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穿越女尊之背锅(主角舒曼花生米)章节列表小说完本

穿越女尊之背锅(主角舒曼花生米)章节列表小说完本

主编主编 作者:枕上阕时 主角:舒曼花生米 2019-01-21 10:35:00 连载中

穿越女尊之背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穿越女尊之背锅 或者书号:27243 即可阅读全文

《穿越女尊之背锅》小说简介

《穿越女尊之背锅》是枕上阕时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穿越女尊之背锅》精彩章节节选:孟柳本来心急秦大娘走得慢,走了一段就发现秦大娘嘴上抱怨个不停,脚下却紧跟着她,心里松了口气。到了家门口,孟柳住了脚,先敲了敲门报告

《穿越女尊之背锅》第七章 女尊?! 免费试读

孟柳本来心急秦大娘走得慢,走了一段就发现秦大娘嘴上抱怨个不停,脚下却紧跟着她,心里松了口气。

到了家门口,孟柳住了脚,先敲了敲门报告了下,“我回来了,先送秦大娘过去。”

听到门后传来自家夫郎的声音,孟柳放了心,回头继续搀着秦大娘往前走,“大娘,我送您到门口。”

“你得陪着老朽进去,你这孩子可不厚道啊,留老朽一个人待里面,出了事咋整?”,秦大娘不干了,不肯往前走了。

“这……大娘,申大姐她不让人进她家啊,我回家就贴墙根站着,有啥不对您喊一声。”,孟柳苦着脸安慰道,眼看到门前就没她事了,怎么秦大娘不走了。

秦大娘怎么想怎么觉得她一个人不靠谱,以往吧,都是自家女儿陪着自己过来的,可巧女儿在镇上回不来,这还是头一回她自己过来。

不行不行,这会怎么着也得让孟柳这丫头进去,哪怕站屋外等着,也比站隔壁等着靠谱。

虽然这丫头也没什么用,但多个人好歹能给她壮个胆啊,秦大娘这样想着,牢牢拽住了孟柳的胳膊。

“大娘,您别这样……真的,我进不去的……”,孟柳挣扎着,却不敢太用力。

孟柳秦大娘两人正胶着着,就听到一声吱呀门开的声音,循声一看,申虎正怪笑着看着她们两个,顿时两个人也不敢磨蹭了。

“申、申大姐,秦大娘来了,我、我去看我家夫郎早食做好没?”,孟柳说着就低头弯腰跑开了,天啊,申虎这表情也太吓人了。

秦大娘徒劳地伸手捞了两下,没捞住人,看到申虎冷笑着看着自己,顿时两股战战地往前走,心里暗骂孟柳这丫头溜得快。

舒曼听到隔壁的敲门声就从正屋出来准备迎接,一开门就看到隔壁的邻居跟一位老人家在门前拉扯着,看那老人家拿了个跟药箱似的箱子,她下意识就扬了个笑脸。

隔壁那邻居又跟受了惊吓一般跑开,舒曼也没拦着,她现在是能少见人就少见。

见这位老人家颤巍巍地迈门槛,舒曼伸手准备扶,却见这老人家猛地跨了门槛,脚下一个趔趄却很快站稳了,冲着她直摆手,一脸惶恐道:“老朽自己来,自己来……”

舒曼看这老人家也害怕自己,就不敢再尊老了,硬着心肠看她艰难地背着药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

走了几步,舒曼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下这位老人家,方才那个邻居称呼这位老人家为秦大娘,那她是女的?

可看起来不像女的……呃,隔壁那个男的也自称小妹,难道他们这里是男女称呼反着来?

这样的话就说的过去了,舒曼正想着,就听到这位秦大娘颤声问她,“申娘子哪里不舒服?”

申娘子?舒曼反应了会,是说她吗?隔壁那邻居好像称呼她申大姐,原主应该姓申,她正要应下来,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她很确定原主这副身体是女性,如果他们这里男女称呼反着来,她不是应该被叫申大哥,申公子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舒曼忍不住住了脚,盯着秦大娘仔细观察起来。

秦大娘被舒曼这种恨不得扒光了她衣服的视线看得差点站不住,见舒曼不动,她也不敢挪动一下,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努力笑了下,“老朽讲错了,是老朽的错,不号号脉怎么知道哪里不舒服呢?申娘子别跟我这把老骨头计较哈。”

秦大娘思来想去,她也就说了这一句话,不管怎么着先认错,她真怕申虎这脾气上来了给她一下,她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住,真是作孽啊,她们村怎么就出了申虎这种横人!

舒曼看着老人家不停地抹汗,只能压下心里的疑惑,大踏步先往屋里去了。

秦大娘拍了拍胸口,又抹了把汗,赶紧跟了上去,可别再出什么差池了,老天娘一定要保佑她平平安安从这里出去啊。

到了正屋,秦大娘就热的受不住了,本来赶路身上就热的难受,屋里还升了两堆火,门还关上了,她觉得自己要呼吸不上来了。

秦大娘顾不上别的,先放了药箱,又扯了扯衣襟上的扣子,把脖子露出来。

见舒曼直奔里屋,秦大娘只能提着药箱过去,心里想号脉在大堂就行,可是,她不敢对舒曼说。

一进里屋,秦大娘就看到了炕上躺着的人,目光落到那人脸上,瞥到其下露在外面的细白脖颈,她就忙转了身,造孽啊,申虎这祸害从哪拐了个小郎君!

舒曼疑惑地看着这个秦大娘,这位老人家背过身是什么意思?

“秦大娘?”,舒曼等了一会,看秦大娘还是背着身子一动不动,不由出声催促道。

她这嗓门在室内尤其闷响,舒曼能看到秦大娘被她的嗓门惊得一个哆嗦,但出乎她意料的是,秦大娘还是不肯回头。

不待她再次出声询问,秦大娘已经激动地开口了,“申娘子!你若是想老朽给这男子看诊,恕老朽难以从命,自古以来,哪有大夫给一个男子看病的道理!你请错了人,给他看去庙里请巫公去!这男子生病,晦气的紧,申娘子还是赶紧把他挪出正屋去,免得沾了一身晦气!”

什么啊?!舒曼听得一脸懵逼,她怎么就听不懂这秦大娘在说什么啊,床上的少年是男的啊,她万分肯定,可这秦娘子怎么说自古以来没给男子看病的?怎么可能!这男尊女卑的古代,不能看病的是女人吧?

怎么到秦大娘这里全颠倒了?怎么听起来像是女尊男卑?

女尊男卑,女尊男卑……舒曼默念了两下,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测。

她咬了下唇,定定看着秦大娘,“秦大娘,你……是男的……”女的?

“申娘子!你就是再激老朽,说老朽是男儿,老朽也不会给他看的!老朽一个大女子,堂堂正正行医治病,怎么能给一个男子看病,传出去老朽可怎么活?”

大女子!大女子!!!舒曼觉得心里的猜测成了真,女尊!这里是女尊!她不仅附到别人身上,到了古代,还到了女尊男卑的社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