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穿越女尊之背锅主角舒曼花生米全文阅读大结局完结版

穿越女尊之背锅主角舒曼花生米全文阅读大结局完结版

主编主编 作者:枕上阕时 主角:舒曼花生米 2019-01-21 10:34:57 连载中

穿越女尊之背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穿越女尊之背锅 或者书号:27240 即可阅读全文

《穿越女尊之背锅》小说简介

新书《穿越女尊之背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枕上阕时,主角舒曼花生米,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这一放慢步子,最先跪下来的那个人就抬起了头,双手拱着冲她央求道,“申大姐,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妹这次吧?小妹给您磕头赔罪。”小妹

《穿越女尊之背锅》第六章 男女? 免费试读

她这一放慢步子,最先跪下来的那个人就抬起了头,双手拱着冲她央求道,“申大姐,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妹这次吧?小妹给您磕头赔罪。”

小妹?舒曼一边制止这个人磕头的动作,一边打量起说话的这个人。

真奇怪,她明明没有原主的记忆,这个人说话调子也很怪,她却听得懂。

这一细看,她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这是个女人?五官很难看出女子的柔和,身板虽然瘦,可大眼一看给人感觉就像男人。

反而,这个自称小妹的人身边的那个人更像女人一些,头发挽了起来,还插了两只簪子,露出袖子的手也更纤细些。

舒曼正打量着,就被那个自称小妹的挡了视线,注意到另一个往后瑟缩着,她怔了下还是收回了视线,都是女人,她不过多看了两眼,怎么就吓着了?

这两个人态度怎么这么奇怪?这个自称小妹的应该是男的,一个男的这么怕她这个女的,而他媳妇,一副怕她看上的模样,都是女的,她能拿她怎么……难道原主是个拉拉?

是不是她是个女同,那两个同伙是男同,这三个狼狈为奸做着拐卖的勾当,这附近的人都不敢惹?舒曼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大。

“申大姐,您要,要……用早食……还是再歇会?用早食的话,孩儿她爹现在就去……给您做……”,这个自称小妹的结结巴巴说着,推了一把身边的人。

舒曼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她怎么觉得这个“小妹”说的孩儿他爹是指这个插簪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隔壁这家男女称呼怎么这么乱?

脑子里原先的想法全被打乱了,舒曼觉得她应该回去理一理。

看这两人的态度,舒曼想了下就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闩门的时候看到那一对奇怪的夫妻还跪在地上恭送着她,舒曼闩门的动作更迅速了。

虽然跟她预想之中的打探消息方式迥然不同,但从这相邻几家的态度中能看出原主是个彪悍到无人可惹的女人。

光是嗓门就这么厉害了,说来她昨晚好像搬东西时也没觉得累,虽然现在的身板有些太man了但也有好处啊,舒曼想着,试着活动了下腿脚,她虽然练过,却没什么实战经验。

原主的身板比她强,但毕竟不是她自己的身体,活动起来格外不顺心。

而她,似乎真的穿越了,在华国,再落后的村子里也不可能男女都留长发,在冬天还穿着臃肿的袄裙,放眼望去整个村子都没有电线杆……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她在这里,那原主是到了她的身体里吗?

舒曼踩着厚厚的雪往正屋走去,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心里越来越茫然了。

等她坐回屋里,近处的扫雪声已经听不到了,隔壁也静悄悄的,看着炕上静躺着的少年,舒曼忍不住叹了口气,怎么她就穿越了呢?

穿越也就算了,怎么是个女张飞,不,女土匪,女败类……还是个喜欢女人的……还有两个败类同伙……

还有炕上这个少年,如果她早些察觉自己是穿越了,有这个身板在,至少昨晚这个孩子就不会多受一次折磨……

她虽然没拐卖这个少年,现在占了原主的身体,却得替原主偿还,平白背上这么深的罪孽,舒曼浑身都不舒服起来。

还好他是个男孩子,相对女孩,以后的路,也会好走些。

不过,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这孩子还是昏着……

打量着炕上安静的少年,舒曼也坐不住了,这会雪也停了,她还是出去找大夫来给这孩子看看吧。

舒曼找到昨天从衣服里摸出的铜币跟碎银,也不知道这些够不够,原主应该还有钱吧?就是不知道在哪放着……

先把大夫请来再说,舒曼把主意打到了隔壁,她是不能离开这里,得防着那两败类,再说她也不认识路,不知道去哪找大夫,还不能随便开口问。

舒曼敲了敲隔壁的门,她觉得自己没怎么用力,门却发出了咚咚的响声。

“申大姐,早食还没好……”

舒曼才放下手,门就开了,自称小妹的那个人探了头出来,一脸惶恐地对她说。

“你去找个大夫来。”,舒曼刻意控制了下嗓门,仍是觉得自己耳朵有些受不住,她有些不敢想象原主平时放开嗓门说话会是什么样子。

她也不多说别的,塞了些钱到这个人手里就转身离开。

“申……大姐……”,孟柳小声喊了一下就赶紧住了口,见舒曼回头,她顿时松了口气,还好她声音小,要是被听到了,又该挨揍了。

“妻主。”,孟柳的夫郎听到门外没了动静,这才拉着躲到他怀里的小子从厨房露出头来。

“无事无事。”,孟柳关了门,走过去摸了摸自家小子的辫子,对着夫郎笑了下,叮嘱道:“我去请秦大娘过来一趟,我出去后谁敲门你都别开门。”

“妻主……秦大娘肯过来吗?”,孟柳的夫郎一脸担忧地看向她。

“会过来的。”,孟柳叹了口气,“秦大娘也不敢惹她啊,再说,她这回给钱了。”

“我去去就回,她要是再来敲门,你回她话就行,别开门。”,走到门边,孟柳忍不住又叮嘱道,虽说做邻居五六年倒也相安无事,自家夫郎也没甚姿色,可隔壁是个混的,不能不防。

“妻主快去快回。”,孟柳的夫郎被方才舒曼那一打量吓得不轻,挨着这么久了,那申虎也就在他们搬过来时正眼瞧过他一次,那一次就把他吓得够呛,他怎么也不明白那申虎怎么就又开始打量他了,一想到申虎平时的作为,他就不安的紧。

惦记着家里的夫郎,孟柳恨不得插双翅膀飞过去,可雪太厚,这会儿天还未大明,总有几家还没清理自家门前的雪,摔了一跤后,她也只能压着焦急小心看路了。

到了秦大娘家,可巧秦大娘刚用了早食,这会正在屋里研药呢,孟柳抹了把额头上冒出的汗,一张口就是一团热气。

“大娘好!隔壁申虎大姐托我来请您过去一趟。”,匆匆问了好,孟柳就直奔主题。

“病了?”,秦大娘一听是申虎,就停了手,没好气地问。

“这……不知道。”,孟柳摸了摸后脑勺,“看起来好好的。”

秦大娘摇摇头,站起身来捶捶腰,“这请老朽过去也不说一声怎么了,净整些事来麻烦我这把老骨头!”

孟柳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忽然想起诊金,忙从怀里掏出来,“这是申大姐给的。”

秦大娘接过一数,不由惊讶了,“怎地如此大方?你确定是给老朽的?”

被秦大娘这么一问,孟柳也不敢确认了,申大姐好似也没说,“这……”

秦大娘一看孟柳这反应,就把钱又塞回孟柳手里,摇摇头,“你拿着吧,真是给老朽的再说。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申虎那折腾,你等着,老朽提了药箱就走,唉,大清早的都不让人安省。”

孟柳一边对着秦大娘赔着笑脸,一边把钱又收回怀里,觉得胸口被这钱烧得难受,她今儿是没睡醒吧,不然怎么尽办些傻事?

昨夜儿也听到隔壁动静了,怎么早上起来就忘了申虎在家呢?这一堆事,都是自己惹的,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