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基因战争之起源在线阅读无弹窗】主角陆天宇

【基因战争之起源在线阅读无弹窗】主角陆天宇

主编主编 作者:轻舞的沙 主角:陆天宇 2019-01-21 10:34:52 连载中

基因战争之起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基因战争之起源 或者书号:27236 即可阅读全文

《基因战争之起源》小说简介

《基因战争之起源》是轻舞的沙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基因战争之起源》精彩章节节选:警察局牢房的门都是隐形透明的,只要有人接近牢房门十厘米之内,牢房门就会显现出纵横交错的引力网,如果不小心碰上了,就会被一股巨大的外

《基因战争之起源》第十一章分歧和争吵【签约加更一章】 免费试读

警察局牢房的门都是隐形透明的,只要有人接近牢房门十厘米之内,牢房门就会显现出纵横交错的引力网,如果不小心碰上了,就会被一股巨大的外力弹开,作用力越大反作用也就越大。

“埃尔维斯警官……”,陆天宇站在牢房门口大叫道。

埃尔维斯听见陆天宇的叫声,打了一个哈欠走到牢房门口,不满道:“什么事情,一大清早也不知道让人休息一下,年轻人精力就是好……。”

“我的当事人已经记不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到此结束,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埃尔维斯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伊娜道:“等一下,等办完了手续后,你们俩就可以离开了”。埃尔维斯的脸色有些缓和下来,小镇上的事情根本就不多,就算像汤米这样的流氓,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惹事,自然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陆天宇搀扶着伊娜走出了警察局,喻悦已经听斯考特说过事情的经过,昨天晚上跑到警察局准备保释伊娜离开,可是埃尔维斯坚持等伊娜醒了以后才可以放伊娜离开。一早两人便在警察局门口等着自己和伊娜,喻悦走到伊娜身边,伸手将伊娜搀扶到斯考特的汽车上。

陆天宇走到车门口准备上车,“昨天伯母打电话到我家,询问你为什么一夜未归,斯考特说你在他那里干活,我们现在要送伊娜回家,你自己先回去吧”,喻悦明显对自己昨天为什么出现在酒吧的事情很不满,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

斯考特抱歉的对自己笑了笑:“我也没有办法,她打电话来我那里,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隐瞒……,这是那个礼物……,你自己看着办吧”,斯考特很痛快的把自己出卖了,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了自己的手中,盒子里面放的是萤石球。

自己恨不得狠狠的踹斯考特一脚,这件事情怎么能把喻悦扯进来呢?一个萤石球难道就能消除喻悦的不满。陆天宇重重的把车门关上,看着斯考特的汽车从自己的面前离开,事到如今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回到家中,母亲在厨房里听见自己的开门声,并没有询问昨天的事情,真的以为昨天晚上是在斯考特那里干活,“天宇,吃过没有,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早饭。”

“我不饿,我现在感觉非常的累,想好好的睡一会”,陆天宇赶紧走到楼梯上,不想让母亲发现自己脸上的淤青。

“那好吧,中午的时候要我叫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会起床的”,自己并不是真的很想睡觉,只是感觉有些疲惫,顺便将脸上的淤青处理一下,要是被母亲发现了又会盘问自己。

陆天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海里闪过一个个疑问:“为什么伊娜一个人会出现在酒吧里;为什么喻悦没有在伊娜的身边;为什么伊娜会喝的烂醉如泥……”,这里面有很多事情说不通,当时事情发生的太快,来不及思考,等自己冷静下来便发现事情并非如自己看见的一样。

从伊娜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伊娜并非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当时伊娜是故意的……”,一个匪夷所思又荒唐的想法在脑海中闪过,“那么伊娜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让自己根本睡不着觉,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手机拨通了喻悦的电话:“嘟……嘟……嘟……”,没有人接听。自己知道一定是喻悦还在生自己的气,陆天宇突然想到应该当面和喻悦好好的谈谈,可是刚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现在伊娜还在喻悦的家中,这时候解释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还是等伊娜离开后再找喻悦谈谈。”

伊娜那种说不出来感觉的眼神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到底是什么人,跟马尔斯又是什么关系,来安特坎到底做什么,不行……,一定要查清楚。”

自己并不清楚伊娜的来历,要想知道伊娜的身份,最快的办法就是入侵能源公司的数据库,可是这不仅不现实也非常耗时,可是自己清楚马尔斯·梅隆的来历,就从马尔斯·梅隆以及伊娜就读的学校开始查起。

西元120年,个人的信息已经成为网络资源的一部分,海量数据时代都已经无法形容当今信息世界,只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没有网络不记录的事情。

马尔斯·梅隆是梅隆家族的成员,那么伊娜会不会也是梅隆家族的成员,梅隆家族的资料在网络上到处都是,只要输入查询梅隆家族的关键词,网络上便出现了几千万条关于梅隆家族的词条,筛选、分类、定向搜索,很快梅隆家族所有女性名单便出现在陆天宇面前的投影屏幕上。

伊娜的照片赫然出现在梅隆家族的合影里,人脸识别系统很快将伊娜的身份和资料,显示在投影屏幕上,“伊娜·梅隆,女,二十二岁,出生于宾夕法尼亚……”。

陆天宇再次拨打了喻悦的电话,可是对方依然没有接自己的电话,“不行,必须要找到喻悦把事情说清楚。”

“天宇,马上要吃午饭了,有什么事情不能下午再说吗”,母亲听见陆天宇的下楼声音,连忙从厨房中走出来,惊讶道:“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昨天帮斯考特调试激光切割仪的时候,不小心碰的……。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要去喻悦那里,不要等我吃饭了……。”

“你这孩子,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记得带喻悦回家来吃饭……”,母亲看见陆天宇骑上摩托车消失在家门口。

······

“伯父、伯母,喻悦不在家吗?”

“喻悦和伊娜去超市购物了,你这孩子很久没有到家坐坐了,她们俩已经出去一会了,可能马上就回来了,进屋等吧。”

“不了,我去找喻悦,再见……”,自己不愿意在愉悦家中说这些事情。

小镇上只有一家小型超市,通常小镇上的人都喜欢去安特坎购物,不过去安特坎太远,喻悦当然不会去安特坎购物。陆天宇的摩托车停在了超市的门口,小镇超市只有几百平方米,一眼就能看清超市的全貌,自己很快便在衣帽区看见购物的喻悦和伊娜。

喻悦没有想到自己会追到超市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你是我什么人。”

陆天宇十分厌恶的瞅了一眼喻悦身边站着的伊娜:“我有事情跟你说,跟我来……”,陆天宇拉着喻悦的手往旁边走。

“放开我,有什么话,快说,我可没有时间和你磨牙。”

陆天宇强压着心头的怒气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给我怎么冷淡,是不是因为她……”,自己抬头盯着远处站着的伊娜。

“你不要冤枉好人,她可什么都没有说,是你……,你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心里想什么,你还不清楚吗?只从她来到安特坎之后,你的态度就变了,是我一直在寻找机会弥补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你却总是逃避,这到底是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我来不是跟你吵架的……”,陆天宇发现自己和愉悦争吵次数越来越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愿意跟你吵架……”,喻悦有些开始激动起来,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吸引了周围购物人的目光。

“小声点,我们能不能平心静气的谈谈……。我发现伊娜的身份不简单,她是梅隆家族的成员……。”

“梅隆家族的成员怎么了,难怪你心里不舒服,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天宇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避免和喻悦再次发生争吵:“你听我说,事情没有你想想的那么简单,我不是说伊娜的身份,而是说伊娜的性格,我查阅了伊娜和他整个家族的资料,发现伊娜患有DSM帝斯曼综合症……”。

“你偷窥伊娜的隐私,你真卑鄙、无耻……。”

“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简单的话,伊娜患有一种叫做多重性格性障碍缺陷的疾病,也叫DSM帝斯曼综合症,这种疾病的症状是多疑、自负、怨恨和猜忌……”,自己不想与喻悦在这个问题上争辩,如果自己没有发现不对劲,当然也不会去调查伊娜的隐私。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喻悦疑惑的问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伊娜接触你和我是有目的的,她对赛车的事情念念不忘,虽然现在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破坏我们俩之间的感情,难道你就一点没有发觉吗?”

“我什么都没有发觉,倒是我感觉你在疏远我,你为什么不同意我们俩订婚的事情,你为什么总是在回避这件事情,我们之间就算没有伊娜也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陆天宇不愿意跟喻悦讨论订婚的事情,当然有自己的苦衷,“我们今天不要讨论这件事情好吗?伊娜真的是居心叵测,你知不知道,她以前因为家里的仆人没有照顾好自己的一只波斯猫,尽然等了几个月之后,诬陷那个仆人偷了家中的珠宝,你现在应该明白了我说的话了吗?”

“我不明白,你偷窥别人的隐私,还在我面前搬弄是非,我真是吓了眼看错了你……,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喻悦根本就听不进去自己的解释,已经把陆天宇当成了卑鄙龌龊之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