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精彩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郑久霖谭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精彩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郑久霖谭

主编主编 作者:冬临渊 主角:郑久霖谭 2019-01-21 10:34:50 连载中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或者书号:27235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绝不放手之侵心记》是冬临渊所创作的一本耽美风格的小说,主角郑久霖谭,书中主要讲述了:好半天,谭鋆锦才让郑久霖放开他,他们一前一后进入地下室。郑久霖真怕谭鋆锦会跑了,像阻挡强盗进门一样将门立马拴上。还用电脑椅将门堵上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第十二章 你不要抛弃我 免费试读

好半天,谭鋆锦才让郑久霖放开他,他们一前一后进入地下室。郑久霖真怕谭鋆锦会跑了,像阻挡强盗进门一样将门立马拴上。还用电脑椅将门堵上,他是很想坐在这把椅子上当人肉沙包堵着门。但他又想亲近谭鋆锦。

郑久霖用让人可怜的眼神望着谭鋆锦,而谭鋆锦到这会儿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郑久霖的肚子早就饿了,他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吃饭,他还担心饿着谭鋆锦,但他现在分身乏术,总不能一边做饭一边看着谭鋆锦吧!要是鋆锦吃饱了,恐怕跑得更快吧?

郑久霖在谭鋆锦的事情上老是患得患失,糟糕的是: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多!他心里暗恨自己,什么时候他们美好的爱情变为利益的索取,他要的是鋆锦对他好,一直陪着他。鋆锦需要的是什么?他知道的有限,是不是从来都不曾满足过他?他们哪里出了问题?

谭鋆锦望到郑久霖的眼圈又要红了,不知怎么心里酸涩,于心不忍,他将站在他眼前的人拉到床上,要他坐着,可郑久霖这个人很倔强,坐在床上并未放松,戒备地望着他,并且用力抓住他的手。

谭鋆锦的手上传来被薄茧摩擦的触感,他的心被现实击打,久霖为了他常年打工,来京后虽然做了演员,但替演的工作十分劳苦,久霖为人实诚喜欢助人,他帮其他演员做了多少事?又帮道具场工搬了多少道具?人都是有良心的,谭鋆锦并非不知道郑久霖背后的辛苦,可辛苦有什么用?久霖还是替身演员,他有出头机会吗?恐怕不会有吧?

谭鋆锦在与郑久霖的深厚情感和现实的残酷无情间左右摇摆!

谭鋆锦拿起抱枕,用其一角替郑久霖抹去就要滴落的泪,他实在没法面对那双让人心疼黑亮又湿漉漉的大眼睛。”

谭鋆锦转头不看郑久霖,片刻后,他自己去灶台,翻到橱柜里还有两桶方便面,他烧壶开水将面泡好,喊郑久霖道:“过来,吃饭!”

现在的郑久霖草木皆兵,他望见亲自泡面的谭鋆锦,就觉得这是最后一餐,一直以来都是他做饭。

郑久霖激动地冲到谭鋆锦面前,一把抱住他,哽咽道:“鋆锦,不要抛弃我!”

谭鋆锦没有给郑久霖回抱,郑久霖的心仿佛被冰封冻结着,正一点点冷到没有知觉。

谭鋆锦收起精明眼神,露出一点无奈,揽着郑久霖的肩膀将他按到餐桌前,“吃吧!我不搬了!”

整个地下室光线晦暗,使得身处其中的郑久霖观望到谭鋆锦那张青春逼人的脸庞轮廓,带着一点点虚幻,这种不真实有距离的感觉让郑久霖的心又痛又堵,他想摸摸谭鋆锦,将手抚到他的脸颊上。

谭鋆锦没有躲避,仅是微皱着英气眉毛,就将郑久霖逼入情感悬崖,“要怎么办?”

郑久霖无能为力的心使他万分疲惫,他多想他们的爱情能继续下去,他想跟他携手一生,共到白头。

鋆锦已经不愿意了!

才短短两年,他正沉浸在在一起的甜蜜幸福中,鋆锦却感到了厌烦,要了断他们之间的爱情,他要怎么去弥补、维护?

挽回是郑久霖的执念和任务,然而刚刚才知道鋆锦已经厌弃了他,这一残酷现实后,他还没准备好如何应对。

郑久霖因心就要碎裂带来的莫大痛苦,导致,他没有能力去思考。

可怜说的就是他吧!

可悲的却是他们的爱情已经被蒙上利益的尘埃!

“吃吧。”

谭鋆锦将筷子硬塞进郑久霖手中,语气也很温柔,可听在郑久霖耳中却变了味,他在心里计较:鋆锦,你为啥要跟我客气?

俩人吃过这顿半前晌的饭,谭鋆锦挤进狭小的浴室冲澡。郑久霖用手捂着额头,坐在小餐桌前静默着,家里的气氛很冷。

谭鋆锦换过衣服得拿去干洗,他要尽早还给店里,衣服毕竟是租的。可,郑久霖时不时盯看他的眼神,让他不好出门,最后谭鋆锦开口说道:“久霖,我要去店里还衣服,你跟我一起去?”

郑久霖听说赶忙去浴室刷牙洗脸,他一早出门报警,就那么灰眉蹙眼去了!这会儿要跟鋆锦出去,他必需要干净整洁体体面面。

两人出门后,一向不敢跟谭鋆锦在街上主动拉手的郑久霖,执意要拉谭鋆锦的手,而抱着和平分手理念的谭鋆锦,几经犹豫终于让他拉着了!

情人节刚过,街上花店、礼品店,打出的各色情人节优惠活动的横幅还未撤下。京城的街景有着不一样的极具北京特色的繁华。每一处胡同牌坊下穿过匆匆行走的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族的人……每一个景点内有绘声绘色讲述历史的讲解员……在紫荆城的琉璃瓦上还残留着即将消融的残雪孤冰……在每一个公园票友集聚的凉亭还回荡着扮相俊美唱念双绝的京剧爱好者的京腔京韵。

谭鋆锦将衣服拿给干洗店员时,脸上带着羞赧的微笑,这笑深深刺痛了郑久霖,他的鋆锦从来都是阳光自信的男子,心内坦荡安宁。这复杂的让人极不舒服的笑容,鋆锦不该有,他忽略了,环境是可以改变一个人!

等待干洗的过程中,总有店员时不时向郑久霖投来探寻的目光,他们发现坐在等候座位上,脸上带着哀戚的漂亮男子,很是面熟,但这种熟悉又有距离。

几个店员交头接耳后,大着胆子走来,小声问站在一旁的谭鋆锦,“小哥,你是他的助理吗?”

谭鋆锦不知可否地望着他们,片刻后,那些店员摇摇头,抱歉说道:“对不起啊,我们将他误认为是歌星了!”

谭鋆锦以前和郑久霖出门时,从来没有遇到过追星族蹭到长得亮眼的郑久霖面前。

谭鋆锦觉得纳闷,即使郑久霖长得好看,但他并没有明星气质,至少自己看不出来。

谭鋆锦觉得是不是他跟久霖太过熟悉,难道外人眼中的久霖不是平庸无能之辈?

谭鋆锦付过钱,拎着衣服出门,郑久霖紧紧跟随着他。他们到达高级时装店还衣服时,遇上这家店在搞年庆,而顾客通过必需要经过表演礼台,其中一个店员嫌顾客太多挡住礼台,硬是拦住郑久霖不让他进店。

郑久霖跟对方说:“麻烦让一下,我进去有事!”

店员拒绝道:“你不能进去!”

郑久霖诧异问道:“为什么?”

店员索性拿出小礼品塞给郑久霖,请他到一旁等候。

谭鋆锦还了衣服出来,郑久霖忙迎上去,不知为何,方才那阻止他进店的店员立马横在郑久霖面前,面露抱歉地说道:“先生,您踩到话筒线了!”

郑久霖忙抱歉着离开礼台。

谭鋆锦和郑久霖走了一段路,两人都很沉默,最后,郑久霖问谭鋆锦:“鋆锦,卡里的钱你留下一部分做学费和生活费,剩下的都买了衣服吧。你同学邵东的品味不错,咱可以跟他买一样的!”

谭鋆锦心内无奈,久霖在影视城混了这么久,跟各色演员打交道,难道还对奢侈品牌的图标没有印象?邵东的一件卫衣就十几万,久霖啊,你给我的卡里只有九万吧,咱能穿的起吗?

郑久霖见谭鋆锦没有表态知道对方不愿意跟他说话,心里寒着,口中仍然说着他认为体贴的话,“过了年,影视城开机的剧组会更多,我去找认识的群头,问他们要些片酬高的角色,鋆锦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在京城不难过,等你毕业后工作了,咱的日子会更好过。”

郑久霖看到他们所在的街道,离一位群头的住处很近,便拉着谭鋆锦过去找他。

“久霖,你要去哪儿?”

“鋆锦,我去见下群头,再给他一份我的照片资料。”

“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吗?为什么不打?”

“电话说不清楚,见面好谈!”

七拐八绕,郑久霖牵着谭鋆锦的手在纵横交错的胡同里穿行,终于来到一家四合院前,他敲了敲已经锈得绿黑的门环。

一道洪亮、粗犷的男人回应声从院子里传来,“您谁呀?门开着呢,进来吧,院里不养狗甭担心。”

郑久霖推开门先让谭鋆锦进去,而后,他进来将院门掩上。

群头――卢奇光膀子在院子里举石锁锻炼身体,他膀大腰圆看着像杀猪屠夫,面目虽恶倒是热心肠的好人。

两年前,闷热夏日的一个中午,郑久霖蹲在影视城墙根下等活儿时,被热得差点晕倒,卢奇看他脸色不对,将他拉进影视城给他水喝,让他吹了一个多小时的空调,之后,还给了他一个小角色。

郑久霖还未开口,卢奇放下石锁盯着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谭鋆锦,大笑起来,“久霖,好久不见,你同乡也要当演员啊?”

卢奇围着谭鋆锦转了一圈满意地点头,跟郑久霖说:“他这条件不错,可以去剧组试戏。”又对谭鋆锦道:“小伙子,你普通话标准不?记得住台词吗?还有其它才艺吗?比如唱歌、跳舞、诗歌朗诵,”谭鋆锦淡笑着道:“您说笑了!我什么都不会,也根本没兴趣做演员,明星是什么?说白了,在古代就是戏子,”谭鋆锦说得好像很厌恶这个职业,这让郑久霖很是诧异:鋆锦从来没表现出来,不想他做演员这一行,鋆锦这是在骂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