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主角郑久霖谭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主角郑久霖谭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

主编主编 作者:冬临渊 主角:郑久霖谭 2019-01-21 10:34:42 连载中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或者书号:27229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小说简介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冬临渊原创的耽美小说《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郑久霖谭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谭鋆锦将郑久霖揪到实木床边,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钱是哪里来的,你跟我说实话。”郑久霖被谭鋆锦的话震得耳膜发颤,心里七上八下,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第八章 不想跟你过了 免费试读

谭鋆锦将郑久霖揪到实木床边,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钱是哪里来的,你跟我说实话。”

郑久霖被谭鋆锦的话震得耳膜发颤,心里七上八下,自己为他办生日宴会的钱确实来路不正,如果让鋆锦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郑久霖的沉默,让谭鋆锦感到绝望,这个蠢货竟然敢做对不起他的事,他在找死吗?

谭鋆锦面露狰狞揪住郑久霖的衣领时,郑久霖将想好的说辞缓缓说了出来,“鋆锦,钱是我跟小芸借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求证一下。”

郑久霖的这次说谎多半是被谭鋆锦的表情吓的,谭鋆锦单手发力似乎想要揍他,郑久霖被吓得不敢说实话了。

谭鋆锦放开被吓得面色惨白的郑久霖,往实木床上一躺,由他的视角察看郑久霖的神态,脑子里回想郑久霖最近接触到的所有人,寻找有钱的可以“资助”郑久霖的人。

是的,精明的谭鋆锦已经在心里判定郑久霖跟他说了慌。

“鋆锦?”心虚的郑久霖小声呼唤,那怯怯的音调,似乎在忏悔。

谭鋆锦突然起身将郑久霖的手机抢去,用他知道的密码解锁后,翻到小芸的手机号拨通,“你好,请问郑久霖欠过你钱吗?”

小芸接到电话,觉得莫名其妙,但她是混娱乐圈的人,知道有些人会跟“新朋友”说谎,说欠某人多少钱让“新朋友”代为偿还,久霖之前缺钱跟她开过口,看来已经找到肯为他出钱的冤大头了,也罢,自己好心帮他一把,大家都是演员以后见面时好相处。

小芸一本正经道:“诶,怎么说呢,他是欠我的钱,足足十万块,以前一个剧组的也没好意思不借,你是替他还钱的?”

谭鋆锦一听还钱,便把电话挂了,他自己还背着77万的校园贷呢。

“真是借的?”谭鋆锦皱着眉头,问郑久霖。

郑久霖在听到小芸说“他是欠我的钱”,脑子变得迟钝起来,小芸简直神了,仿佛是上天派来解救他的人,鋆锦面色缓和,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谭鋆锦见郑久霖点头承认,气得拿抱枕打他头,“蠢货,办不起生日会就不要办,你拉的饥荒打算要我去还吗?”

“不是,鋆锦我自己承担。对了,家里还没菜我出去一趟。”郑久霖看到谭鋆锦似乎不再生气了,想起着凉的鋆锦该喝点暖胃的汤,他一阵风般出门去采购。

谭鋆锦望了望先前被他砸坏的灶台,台面已被更换,石色还是白色,跟原有的差别不大。

在这狭小的、昏暗且破旧使人压抑的屋子,谭鋆锦的心情怎能会好?

两年了,自己还未毕业,而久霖一直浑浑噩噩还憧憬他们会有多么美好的未来,就凭自己将来当个人民公仆,久霖四处接戏,他们会活得多好?自己显然不会留京,京城不缺他这类人才。人才,他怎么会是?他的同学的父辈们一个个都站在令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为他们铺路,给他们机会。而他呢?机会不会找上门来……这些久霖他永远不会明白。每次看到他那庸俗不堪的世俗嘴脸,就觉得当初爱错了人!“良禽择木而栖”自己想过好生活,根本没错,他觉得跟久霖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还要继续凑合着过下去吗?

郑久霖急匆匆来到生鲜超市,买了熟羊头打算做羊杂汤,又去包子店买了猪肉大葱馅的包子,最后,去药店为谭鋆锦买好感冒药。

谭鋆锦脑壳痛,索性不去思考,屋里也很冷,被冻感冒的谭鋆锦揪起被子盖到身上。鸭绒棉被十分轻,轻到重感几乎为零,跟他和久霖过去盖的十分沉重的破棉被有着天壤之别。谭鋆锦心情激愤,他拿什么跟京城有家底的同学比,又怎会让人看得起?

郑久霖拿着食材回到屋子后,发现谭鋆锦坐在床上愣神。忙过来关心道:“还头疼吗?”并且伸出手来敷在他额头上测试体温,确实是发烧了!

郑久霖怕谭鋆锦着凉,用被子裹着他,倒来一杯温水,喂他吃药,他看他的眼神甚是怜爱,这让谭鋆锦觉得更是别扭。

谭鋆锦挡开郑久霖忙碌的双手,抬头问他:“怎么?你看我,我们就能吃饱饭吗?”

谭鋆锦因为对现实失望,说话语气有几分软弱,这让郑久霖误以为他不生自己的气了,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冲谭鋆锦轻笑一声,转身忙活去熬羊杂汤。

……

春节刚过。京城的这波冷空气终于过境,气温有所回升。

阮琴女士与小鲜肉歌手的绯闻,被贺铭请公关团队压下。乾坤影视对外宣布,预拍摄一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玄幻剧――《使命召唤》。郑久霖接到试戏的邀请函。

谭鋆锦在病好后,多方打听得知邵东、耿星宇会在2月14日这一天去逛位于大观园的庙会。谭鋆锦一早去了发型屋,弄了下头发,之后去高档时装店和皮鞋店租了一套衣服和一双鞋。

谭鋆锦到达大观园时,人流如织。节日的喜气带来快乐,欢腾的人群不断涌来,京城本地特色小吃的香味扑鼻而来,杂耍、西洋片、天津大鼓、北京相声……能带来欢笑的节目,大观园庙会都囊括其中。

即便谭鋆锦被淹没在人海,也能看到他的不同凡响。由于梳洗打扮过,整个人多么的光彩照人!前几日下的大雪,积在地上还未融化,清冷湿寒的风,撩起他耳边的短发,俊朗的容颜在白雪与成片的红腊梅映衬下,显得丰神俊逸,气质不凡。

邵东和耿星宇及他们一帮时常玩耍的富二代、官二代们,此刻在离谭鋆锦不远处的小桥边,谈笑胡侃。邵东刚追上一个青春靓丽的妹子,对对方的照顾那是无微不至,宠爱异常。

邵东捏了一把妹子嫩滑白皙的脸蛋儿,宠溺问道:“咱过那边去套圈?哥给你套个小白兔毛绒玩具。”

妹子身材娇小,娇俏可人,邵东个头很高,身高差距太大让妹子心里不爽。再者,她挤在人群中尽看人肩膀和后背,才逛半圈,游园逛会的兴致已被磨平,哪有心思过去套圈?

邵东看妹子似乎走的累了,忙爬地上说道:“姑奶奶,你上来,我架你过去。”

妹子甜笑盈盈,她的男友在他哥们面前肯给她当马骑,无异于向他们宣布她是正牌女友。

邵东驮着妹子,往套圈游戏摊子前走,妹子想要玩雪,他在石桥栏杆上抓了把雪搓成球,转头递给妹子,妹子喜笑颜开,伸手一抛,雪球飞过人群,恰巧砸到谭鋆锦脖颈处。

碎雪即刻融化,谭鋆锦觉得脖颈处一片湿凉。谭鋆锦以为是小孩子调皮,不想计较,耳中却传来女子咯咯地娇笑,接着便听见邵东喊道:“谭鋆锦,你过来!”

谭鋆锦见邵东驮着一位可爱的美女,望见对方春风得意的表情,心里一阵酸涩,但他却不能显出恼怒表情,他得打问蒋美薇的联系方式,他还有求于邵东,谭鋆锦微笑着随着人群,来至邵东和其女友身前。

邵东仰着头与其女友接吻,在谭鋆锦面前撒足狗粮。谭鋆锦见怪不怪,直直看着。

妹子终于不好意思了,她打了邵东两下,他俩不再缠绵。

妹子大而水灵的眼睛望着俊美非凡的谭鋆锦,很纳闷,从邵东叫他的语气看,他们很是熟悉,但是由邵东发起的聚会,这个帅哥基本没有参加过,“邵东,他是你朋友啊,怎么不给我引荐一下?”

邵东将妹子放下来,向前一步扳着谭鋆锦的肩膀跟他女友交代,“他叫谭鋆锦,我同学,以后你需要帮忙直接跟他说,除了上床,你找他干啥都行。”

邵东脸上带着狂妄的笑、语气轻佻,那感觉就是跟他女友表明,谭鋆锦是他的苦力以后也是你的苦力,你找他拎包提行李,跑腿陪聊,都行,我不管。

谭鋆锦心里很是反感,他不甘心被邵东踩在脚下,但他也无能为力,心里诅咒道:哪一天,你老子进去了,你小子就知道人间疾苦,到时候你来给我提鞋,我都不会鸟你。

这女孩也是单纯,一点也没看出谭鋆锦心里的不自在,上赶着道:“那我要吃彩色棉花糖,帅哥,你能帮我去买吗?”

谭鋆锦忍着衣领濡湿带来的冰冷触感,微笑道:“美女,你稍等,我这就去买。”

邵东大声补充道:“哥们,给我捎一盒中华烟来。”

“好。”谭鋆锦答应后,挤入人群。

蒋美薇还以为谭鋆锦喜欢她,会主动追求。这些天来,只要是邵东和耿星宇举办的聚会,她都会派人过去瞧瞧,让他们留意一下谭鋆锦的动向。这些人回来跟她报告,谭鋆锦没参加过以上聚会。蒋美薇给耿星宇打过电话,才知道,谭鋆锦不被邀请在列。

蒋美薇很是气愤,谭鋆锦也不是不懂社交的人,一定是耿星宇和邵东看她与他走得近,故意不邀请谭鋆锦赴会。

一位保镖用微信向蒋美薇报信,“美薇小姐,谭鋆锦去了大观园庙会。”

蒋美薇立即回复:“跟着他,看他与何人接触?”

……

郑久霖不想跟乾坤影视再有瓜葛,在试戏《使命召唤》时,故意失误,导致他被导演组弃用。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