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有请张天师最新章节小说 张帆阳卡住小说精彩章节精彩阅读

有请张天师最新章节小说 张帆阳卡住小说精彩章节精彩阅读

主编主编 作者:米月太厚 主角:张帆阳卡住 2019-01-21 10:34:38 连载中

有请张天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有请张天师 或者书号:27226 即可阅读全文

《有请张天师》小说简介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米月太厚原创的灵异小说《有请张天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张帆阳卡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张帆阳后悔啊!后悔自己当年怎么就这么好骗,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被那俩祖宗忽悠得伺候了他们整整三年!整整三年啊!一想起来这三年的经历,他

《有请张天师》第十一章 豆豆 免费试读

张帆阳后悔啊!

后悔自己当年怎么就这么好骗,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被那俩祖宗忽悠得伺候了他们整整三年!

整整三年啊!

一想起来这三年的经历,他那苦水简直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比太平洋还广。

在过去的这三年里,他每天都被那俩祖宗当成仆人一样使唤,练的他是洗衣做饭劈柴挑水样样精通,唯独没交过他任何法术武功……

要说这三年里张帆阳也算是长了见识,倒是知道了什么叫“现世活冤家”。

你说这俩加起来肯定过二百岁的得道高人,每天都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

甚至有时候撕衣咬人躺地上互踹这样的小孩子招数都用上了,完全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样子。

而且他们每次打架都不分胜负。

而张帆阳倒霉也就倒霉在了这不分胜负上面。

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就凸显出他的重要作用了:

以前他没来之前,这老两位完全是比谁的耐力长。

就像他遇到他们的那一天,他俩都已经那样僵持了一天一夜了。

反观自打见了他之后,这老两位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扭头一起捶他,无形中让他俩的打架机会增加了不是一星半点,身体也因此更加的硬朗健硕,哪还有一点“时日不多”的迹象?

更加气人的是,这老两位把高人的能耐完全发挥在了他张帆阳的身上。

不但每次削他的尺度都控制的非常好,能完美避开他所有要害,还回回都能让他鼻青脸肿,哀嚎连连。

打过之后呢,又会再强喂他一把他们二人“精心“栽培研制的药草药丸,保准他不影响第二天早起做饭……

讲到这肯定有人要问了,就这样还能老实的伺候他们三年?这张帆阳是有被虐倾向吗?

可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活他只干了三天就翻脸了。

奈何这两祖宗脸皮堪比城墙,说留下是他自己的选择,不做完就不允许离开。然后就照旧日常,哪还给张帆阳开口的机会。

说不过又打不赢的张帆阳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选择了出逃策略。

谁知他们居然在张帆阳身上放了一种叫做子母蛊的蛊虫,无论他跑到哪里,都会被那俩祖宗手上的母虫找到,然后……

唉……算了,说多了都是泪。

可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

你费尽心思想得到的,不一定能得到。当你心若死灰不再奢望的时候,它却悄悄的来到了你的身旁。

就在张帆阳忍辱负重的熬到过第三个年头的一天,吃过早饭没一会,他就被两个老祖宗叫到了他们经常练功的空地上。

一见这空地,张帆阳心里一个哆嗦,战战兢兢的道:“我说老二位……你们俩一大早就拿我开练的话,可别指望还有中饭和晚饭……”

他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狠狠一巴掌:“你小子还真是白跟着我们混了三年,居然除了做饭以外一点长进都没有。”

听他这么说,张帆阳揉着后脑勺忍不住嘟囔着回嘴道:“你也知道这叫做混啊?你也不说你俩一天吃饭睡觉打豆豆玩的多开心,让我这个‘豆豆’拿啥长进!”

“呦喝,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居然会顶嘴了?”

饶是张帆阳声音再小,也架不住老头耳朵贼。

只见濮阳子眼睛一立,身子立刻从他的眼前消失。

被打的习惯了的张帆阳早就有所防备,只觉得自己后脑处恶风刚起,便下意识的身子一矮,脚也没闲着的一个扫堂腿划向身后,却只扫了个空。

一下扫空之后,张帆阳暗道不好,就地一滚险险躲过第二阵恶风。

可他滚出去还没等爬起来,右后肩突然一疼,人一下就被拍在了地上。

张帆阳暗道不妙,忍着剧痛往右滚了三圈,左手撑地猛地翻身站起,谁知刚刚站稳,眼见着一道黑影已经奔着自己面门而来。

这黑影来的太快,张帆阳想都没想连忙身子后仰,脚下意识的踹向黑影下盘。

黑影主人没料到张帆阳居然还有这一手,眼看他这一脚就要得逞,却猛地从侧面袭来一抹暗红。

张帆阳早就没了躲闪的能力,小腿一阵剧痛,被那暗红身影结结实实踹了一脚。

这一脚力道极大,张帆阳的腿被踹的横扫出去,带着身子往旁边栽倒,瞬间劈了一个大横叉。

短暂的寂静之后,张帆阳惨叫一声收回腿,随即捂着腿根痛的直打滚。

黑影的主人看了一眼暗红身影,略带埋怨的摇摇头道:“我说老秃驴,你这下手也着实重了点吧?你我出家人不在乎子嗣,也别坏了这娃儿的后半生啊。”

“阿弥陀佛,这次确实是老衲力道没拿捏好。不过没关系,我这里刚找出一味滋阴壮阳的好药材,这就给他吃了便是。”

话音刚落,一只苍老的手边精准的抓住了还在打滚的张帆阳的下巴,随后释空和尚面带微笑的将另一只手里一团紫不溜丢的药丸子用力的塞进了他的嘴里。

张帆阳是真心不想吃这鬼东西的!

真的!

可无论他怎么挣扎,也逃不开那只捂着自己嘴的手,只能任由嘴里的东西融化在他的口舌之间,他脸上的颜色也随着这药丸的融化,呈现出了五彩斑斓的变化过程。

那药丸刚入口的时候是绿色的清凉。

仅十几秒的时间,绿色退去,又变成一种如连吃了百十根黄连的苦,紧接着一阵如火般辛辣的味道从苦中渐渐分离出来,顺着张帆阳的四肢百骸迅速往体外流窜,不一会全身的毛孔都开始疯狂的往外冒水,就如全身都涂了芥末一样的通透感觉。

这股子辛辣刺激的张帆阳味蕾仿佛都要爆炸了。想到嘴里还剩下半颗药丸没有化透,张帆阳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又过了十几秒,张帆阳的身子虽然还在拼命的反抗,但已经被辣的麻木的脑子终于屈服在了释空和尚的魔爪之下,喉咙一抽一下将那团东西吞进了肚子。

老和尚见状喜笑颜开,一边松手,往张帆阳的身上蹭掉那一手的口水鼻涕,一边慢悠悠的说:“哎,这就对了嘛。你要是早点咽下去,不就少受这么些罪吗。”

等到自己的手擦得差不多了,释空和尚这才慢悠悠的踱步到濮阳子的身边站定,二人一脸普度了众生一样的恬静笑容。

张帆阳懒得跟他顶嘴,手扶着地干呕了好几次也没把那东西吐出来,最后只好仰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生闷气。

可不一会张帆阳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随着那半颗药丸下肚,那种遍布每个毛孔的辛辣感觉居然在慢慢的减退,随后只觉得小腹处升腾起一股暖流,让他身子一震,瞬间觉得精力充沛,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释空和尚看出了张帆阳的变化,微笑着指点道:“现在你盘膝而坐,念几次我们之前让你背诵的心法口诀再试试。”

张帆阳将信将疑的从地上爬起,按照他的话试了一试,突然感觉自己周身仿佛有气息流动,再睁眼时,自己身前已然流转着一层金色的光芒。

“这……这是……”

张帆阳惊讶的长大了嘴,想伸手去抓,可那光芒就好像是包裹着他的气泡,无论怎么动,都只是在距离他皮肤二十厘米左右的位置慢慢的流转,根本碰不到一丝一毫。

释空和尚面露满意之色的轻轻点头道:“阿弥陀佛,老衲果然没看错,你第一次运用这护身罡气便出了如此效果,当真是一个修习术法的好材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