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不一般傻白甜章节目录最新章节免费试读】主角秦然谭姐

【不一般傻白甜章节目录最新章节免费试读】主角秦然谭姐

主编主编 作者:舟不行 主角:秦然谭姐 2019-01-21 10:34:35 连载中

不一般傻白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不一般傻白甜 或者书号:27224 即可阅读全文

《不一般傻白甜》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不一般傻白甜》是舟不行所创作的一本耽美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然谭姐,书中主要讲述了:“嗯,你觉得秦然这个人怎么样。”“啊?”表哥突然转了个话题,白思愣得眨了眨眼,然后扁着嘴想了想,“脾气不太好,但心挺软的,表哥你晕

《不一般傻白甜》第九章 这女主角啊 免费试读

“嗯,你觉得秦然这个人怎么样。”

“啊?”表哥突然转了个话题,白思愣得眨了眨眼,然后扁着嘴想了想,“脾气不太好,但心挺软的,表哥你晕车的那次他是一脸的嫌弃,但全程都特别的细心。”

周末药本来是静静的看着白思说,听到“一脸嫌弃”那里突然就笑了。

白思见周末药笑了,顿时嗅到八卦的气息,一颗小脑袋凑了过来,“表哥。”

周末药:“嗯?”

小姑娘只有八卦的时候才会开动脑筋,“你不会是对人家有意思吧,人家照顾了你一次你就想以身相许?”

周末药笑着推开了白思的脑袋,“想什么呢,我是问你觉得他在工作这方面怎么样?”

白思一听到工作就没劲了,以为是周氏要挖艺人,便顺着周末药的话去想了,最终白思得出结论:“简直全能。”

白思这话说得一定都不夸张,化妆前临时决定副导演做了试拍,人员都还没到齐,只能靠几个小助理滥竽充数,都是刚毕业的,自己本职工作都能出马脚更别说是自己从来没接触过的工作了。

拍了个花絮,全程靠着秦然一个人,不光要指挥着灯光师,还要教临时录音师怎么录音,布景灯光造型后期美工他全包了,连副导演都对这个全能男主角赞不绝口。

小姑娘语气天真:“表哥,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这么厉害,哪像我那个破学校,屁都没学到一个。”

周末药哭笑不得:“注意用词,让姨母听到了又该教训你了。”

白思手臂抱胸哼哼两声,“我才不怕她。”说完又揽住周末药的手臂,“表哥,你还没跟我说秦然哪个学校的呢?”

周末药抿了抿嘴角,做了“嘘”的动作,白思立马懂了,这是要保密的事,连忙点了头,做出发四的动作。

周末药摸了摸白思的脑袋,“秦然高二辍学。”

“啊?!”白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想了好几个不错的学校,甚至以为秦然是像表哥那样出国留学回来了,怎么也没想到秦然居然连高中都没毕业。

“可他却是打入韩国主流演艺圈的第一位中国艺人。”周末药扬起了嘴角,语气里不免骄傲。

“他17岁被经纪人选中,还未成年就被派往韩国,因为语言不通经常被人为难,他英语都只会你好再见,如今却能说一口流利的韩语,这全是他按着谐音一个个去记住的,他在韩国三年,公司没给他一分钱,温饱都成问题,在这样的条件下拼命训练,练舞骨折了两个多月自己都不知道。”

白思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的表哥,不禁感叹:“好厉害。”

周末药拍了拍白思的肩,“作为表哥我自然是希望你做一辈子的小公主,可作为这部剧的编剧,我也期望你能明白苦难是生活最好老师。”

白思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浑身充满正能量,“我知道了,表哥,我一定会好好演的。”

周末药:“那黄导再说你呢?”

白思咬了牙:“就让他说去。”

周末药一脸的孺子可教也。

“那回去继续拍?”

白思猛地点头,她虽然不太懂这里面的事,但也知道停拍一天剧组要损失很多钱,而且这些钱还都是她家的!

出了化妆间,白思猛地想起:“表哥,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秦然的事啊。”

周末药淡笑不语。

白思:“.......”

又来了!每次不想回答的事就想用刷脸赖过。

林城见白思这位姑奶奶总算出来了,终于舒了口气,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白思声音软软:“林城。”

林城本来还想教育小姑娘两句,可白思这一喊他的心就软了,叹了口气:“诶,算了算了,下次可别再这样闹脾气了,我一把年纪了吃不消了。”

白思笑得月牙弯弯,揽过林城的手臂晃了晃,“谁说的,你可不老,谁说你老我就跟谁急!”

白思这马屁拍得林城还挺舒服的,谁知白思下一句就是:“明明就是正如狼似虎的年纪。”

林城:“.......”

林城只想扶额,顿时哭笑不得。

顺带鄙了一眼正在偷笑的周末药,用眼神问他:你又给你妹看你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周末药甚是无辜的摇了摇头,表示他什么都没做,那眼神谁看了都觉得是个不会说谎乖孩子,要不是林城跟他认识这么久了他都要被骗了。

林城仰天长叹,他这辈子都栽在这两兄妹手上了。

“那行,我去找黄导,中午前得拍完这个镜头。”林城看了眼时间说。

白思倒是懂事了,摇摇头:“还是我去吧,是我做得不好,我去给黄导道个歉。”

绕是林城经历过那么多虚以委蛇,但此刻听到白大小姐能说出她要主动道歉的话愣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林城看向站在一边手插着口袋相当随意的周末药:“你把她脑袋重装了?”

周末药笑出声。

白思抬腿一踢,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过还是让林城乐了半天。

三个人从小就玩在一块,或者说是林城和周末药跟个老妈子似的天天带着这小姑奶奶,后来慢慢大了各有各的选择没想到如今还凑在了一块。

林城自己都说,没想到他有生之年居然要给一个中医写的剧本做制片人。

白思就真去给黄导道歉了,她也不是死要面子的人,完全是按着自己的性情来走,只要她觉得对的道个歉也没什么。

黄导听了她的道歉,也是一愣,这个谦和道歉的小姑娘跟刚才那个在片场飞扬跋扈的女演员完全不同。

老导演拍了半辈子的片子了,突然遇到一个这么傲气的丫头片子怎么不生气,只是人家都低头道歉了,他也不可能追着人家生气吧,只好哼哼两声,放了两句狠话,“我不管你是从哪来的,有什么背景,到了我这你就是个演员。”

白思也不是个没脑子的,见黄导松口了,赶紧应着,这都是为了跟周末药的承诺啊。

闹了快一上午,总算是开始重拍了。

还是那句话:“第一场戏第一个镜头,演员就位。”

镜头下的白思正坐在几人长的餐桌上,听着周围的七大姑八大姨讲着各类的话题,这里白思只需要安静的吃着东西,一句台词都没有,顺利过了。

再接下来,就是女主角木之樱的小姑突然点名提到了木之樱,木之樱从低头到抬头的那一瞬间那个眼神之前被黄导NG了好几次。

拍之前白思也紧张,心里反反复复默念着黄导的话:“乖巧中透露着不羁,乖巧中透露着不羁,乖巧中透露着不羁........”

此时一群人都紧张的望向餐桌上端坐着的白思。

木之樱手握着瓷质汤勺,手指细细摩擦着勺柄,眼角微眯,然后抬起眼皮,“噢,是这样的啊。”

“咔!”

白思心一紧。

黄导下一句话才说出口:“过。”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这过得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秦然就站在布景外,站得笔直,这是多年练就的良好习惯。

白思对着秦然笑了一下。

秦然一愣,她这是对他笑?

难道白思看到他进了化妆间?

他要不要跟她保证个他什么都不会说出去?

白思不会想到她就是这么顺便笑了一下,秦然的内心戏就能这么丰富。

白思也有个小助理,是个小姑娘叫小菜,小菜叫来了化妆师换妆,马上就要拍下一个镜头了。

本来下一个镜头是女主木之樱从家里逃出,可为了让白思早点进入感觉,导演决定把男女主的对手戏提前,放在前面来拍。

贵族学校就在旁边,正好还在暑假,学校里一个人都没有,早就找来了一堆的群演,能把这么多人挖来山里,剧组也是真心的不容易。

男女主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得从爬墙说起,女主扮丑扮穷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这个贵族学校,她天真懵懂对自由的未来充满了向往。

开学的第一天,女主迟到了,于是决定再一次点亮技能翻墙进去。

正好男主也在附近,就这么被从天而降的书包砸了个正着,话还没骂出口呢,就又被从天而降的女主砸了个........不,这里为了配合唯美的傻白甜口味,改成了男主顺利的接住了从天而降的主角,对,用公主抱。

然后两个人就开撕了,从此结下了深仇大恨。

白思的确是演上瘾了,换好了造型,对着镜头转了几圈,然后就赶来继续拍。

作为男主的秦然已经在校园里等了,点了根烟,时刻保持着这个角色的中二气质。

结果等啊等啊等,烟都烧到烟屁股了,书包扔过来几次,女主还没爬上墙.......

众人看着奋力往上爬的女主:“.......”

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