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有请张天师》主角张帆阳卡住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有请张天师》主角张帆阳卡住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主编主编 作者:米月太厚 主角:张帆阳卡住 2019-01-21 10:34:34 连载中

有请张天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有请张天师 或者书号:27223 即可阅读全文

《有请张天师》小说简介

《有请张天师》是米月太厚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有请张天师》精彩章节节选:张帆阳狐疑的看了赵门主一眼,才小心翼翼的将头探进那石亭中的一个窗子。等他看清那亭中的景象,立刻惊的僵在当场。那亭子内部是个蓄水池,

《有请张天师》第四章 赵氏家族的秘密 免费试读

张帆阳狐疑的看了赵门主一眼,才小心翼翼的将头探进那石亭中的一个窗子。

等他看清那亭中的景象,立刻惊的僵在当场。

那亭子内部是个蓄水池,但是池子里装的不是水,而是一种猩红色的液体。

那红色的液体就像小火煮开的水一般,缓缓的翻滚着,间或有些白花花的东西漂到表面,而那白花花的东西,居然是人的躯体!

它们就在那液体之中上下的浮动,表情安详得好似正在做Spa。

液体持续的翻涌着,又一具尸体漂浮了上来。

一见这尸体的脸,张帆阳吓得猛的缩回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那石亭颤抖的挤出几个字:“姑……姑奶奶?”

赵门主点点头道:“姑姑到这已经半个月有余。不过一具尸身完全炼化大概需要十几年时间,这期间她会一直都在这里的。”

张帆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颤巍巍的开口道:“那……那里面的液体就是张伟那小瓷瓶里的东西?”

赵门主摇摇头,转身往一棵松树下走去。

张帆阳见状立刻爬起身,狼狈的跟在赵门主身后,深怕自己被丢在这么恐怖的地方。

赵门主缓步走到石亭后面十几米的一颗高大的松树下,再次掏出了那块玉,对着树下一个不起眼的石头侧面按了下去。

只听到刷拉一声,那树下居然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洞口里一道长长的阶梯一直向下延伸,不知通向哪里。

赵门主收回玉,率先走了下去。

张帆阳左右看了一眼,也紧跟着走了下去。

等他完全踏入洞中,赵门主又将玉按在左手边的一面洞壁上。只见那洞壁一凹,洞口便刷的一下关上了。

赵门主继续往下走,张帆阳眼看着那玉一拿走,墙面又恢复了平坦,不觉好奇的摸了摸刚才那个位置,发现光滑一片,没有任何痕迹。

二人一路向下,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工照明痕迹,却从两边的墙壁上散发出幽幽绿光,刚好让人看清脚下的路。

又走了大约十几分钟,才来到一个石室。这个石室空荡荡,墙壁上也是一片光滑。

见张帆阳进了石室,赵门主转身走到进来的那个门口旁边,对着门框念了句什么,那门边的墙突然开始移动挡住来路,露出了另外一个洞口。

这个洞口是蜿蜒向上的,二人转了好几个弯,一直路已经到了路的尽头。

赵门主一直走到尽头的墙角之下,又念了几句什么,然后转身往回走。

张帆阳疑惑的跟上他,才在回去的第二个路口那发现那里已经开了一扇门……

张帆阳内心一阵翻腾,心说这机关尼玛都太反常规了吧?根本不按正常思路出牌啊!

不过这倒是把他的好奇心完全吊了起来,迫切的想知道这里最终的秘密。

张帆阳快步跟着赵门主走到门内,门内一片红光。

抬头看去,发现头顶上是一片血红色的墙壁,正散发着妖异的红光。

屋子很大,四周的墙壁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罐子,罐子上写着各种药材的名字,许多是张帆阳连听都没听过的。

屋子的一角,有一个半米见方的黑色石头池子,那红色的房顶上,正滴落下透明的液体,而那液体滴落的地方,正是那个黑色的石头池子。

液体滴落的速度很慢很慢,若不是他们进屋的时候刚好滴了一滴,张帆阳根本就不知道那池中液体的来源居然是棚顶。

石头池子里面只有少半的透明液体。

张帆阳手指发痒,刚想伸进去探探,背后传来一声怒喝:“别碰!”

张帆阳被这一声吓得一哆嗦,迅速藏起那根手指,尴尬的直起腰。

赵门主则越过他,小心的戴上一副金闪闪的手套,然后拿出一个鼻烟壶大小的小瓷瓶,用池子里的黑色石勺舀出一勺液体,小心谨慎的倒入瓶子,确保一滴都没漏在外面。

直到盖好瓶盖,赵门主才如释重负的开口道:“这就是用赵氏族人的尸体,经过药物浸泡沉淀十几年才提炼出来的东西,叫做灵引。

这东西是被腐蚀性液体泡出来的,能腐蚀掉所有有机物质,所以不能直接用手碰,召唤者用的时候必须做好隔离。

以前只有这种金丝手套能隔离,但造价高又不方便。现在的召唤者都换成了硅胶指膜,只在手指上要接触这个的地方做好保护就行了。”

张帆阳探头看着那池中的少半池液体,好奇的问:“就这么一点点灵引,岂不是分分钟就用完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不能把这个提炼加大加快吗?”

赵门主苦笑着摇摇头道:“首先这灵引用量极少,这一小瓶甚至够普通的驱魔人用一辈子的。

另外咱们赵氏的秘法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容得下的东西,除了赵氏族人,外人便是连那结界都进不来半步。

再加上入药的不能是因恶性病症去世的人,这也让本来就人丁稀少的赵氏家族更陷入了一尸难求的境地。

也许过不了多少年,我们赵氏的‘灵引’便要绝迹了。不过这也好,省的被别有用心的人惦记。”

“别有用心?”张帆阳有些不懂,这尸体提炼出来的东西居然还有人主动想要?若是让他天天怀里揣这么一瓶东西……那岂不是以后再也不会孤单了——感觉任何时候都有鬼跟着自己。

赵门主看了一眼打寒颤的侄子,摇头笑道:“汝之砒霜,吾之蜜糖。

你可知那些异兽有的能入药,有的有异能。若是有足够的量,甚至能召唤出上古神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呃……是晚辈目光短浅了。不过大伯,我们不是要回上面去吗?”

眼见大伯出了淬炼室并不原路返回,张帆阳有些糊涂了起来。

赵门主倒是不疾不徐的在前面走着不再说话。

快走到路的尽头时,赵门主对着路边墙壁默念了一句什么,对面的墙壁居然无声无息的划了开来。

这次的石室里灯火通明,满墙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种泛黄的书籍。

赵门主招呼张帆阳进来,用手指了一圈道:“这些都是我们赵氏家族经过几十代人累计下来的有关异兽和异界的书籍。

其内容与山海经内的记载大致相同,但更加详细和具体。也曾有人说我们的老祖宗就是山海经的作者之一。

另外这里还有一些有关道法入门的书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研究研究,回归我赵氏家族做一名召灵人呢?”

“不是……大伯您等会,您刚才是让我也怀揣那尸油瓶子一辈子,到死也要变成那瓶子里的一份子的意思吗?”

听到这里张帆阳彻底不淡定了,弄了半天这门主大人原来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

赵门主摇摇头,张帆阳松了口气。

可这口气还没松到底,人家赵门主却说出了一句差点噎死张帆阳的话:“你是赵家的子孙,本身血液里就有召灵人的基因,那灵引你用不上。不过就算你不做召灵人,只要不是恶疾而亡,你最后都要成为药引。”

“那我要是今天不知道这事……”

“你就算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赵家也会有人接你回来的。不止是你,还有你的子孙后代,只要身体里流淌着赵家的血,就都逃不过这个命运的。”

说到最后,赵门主笑容略带苦涩。

张帆阳则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跟着赵门主返回大宅,才被突然冒出的满屋子老老少少吓得回了神。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