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主角郑久霖谭)完整版在线阅读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主角郑久霖谭)完整版在线阅读

主编主编 作者:冬临渊 主角:郑久霖谭 2019-01-21 10:34:32 连载中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或者书号:27222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不放手之侵心记》是冬临渊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郑久霖谭,书中主要讲述了:蒋美薇派来的跟着谭鋆锦的保镖,将谭鋆锦为邵东及其女友跑腿的照片,发给蒋美薇。蒋美薇看到后,很是气愤,邵东怎么能这样欺负人?谭鋆锦为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第九章 早断迟断一样 免费试读

蒋美薇派来的跟着谭鋆锦的保镖,将谭鋆锦为邵东及其女友跑腿的照片,发给蒋美薇。

蒋美薇看到后,很是气愤,邵东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谭鋆锦为邵东女友买好棉花糖,去商店买烟时,接到郑久霖的电话。

郑久霖等电话接通,听到电话那头十分嘈杂,知道鋆锦在外面,“鋆锦,你在哪儿?听你那边很热闹,你在逛庙会吗?”

谭鋆锦没有说话,他知道如果告诉郑久霖,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过来找他。

“爸,这就是大观园,湖水都结冰了……”游园小孩与其家长的对话,通过谭鋆锦的手机听筒,传到郑久霖耳中。

郑久霖激动地道:“鋆锦,你在湖边等我,我马上过去。”说完他急匆匆出门,打车去大观园找谭鋆锦。

耿星宇和其一帮哥们都来找邵东,看见,十分帅气的谭鋆锦举着彩色棉花糖,挤过人群向他们走来。

谭鋆锦将棉花糖递给邵东女友,将中华烟拆开,抽出几根散给邵东、耿星宇和其他几位同学、朋友,最后他挨个为他们点烟。

话说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但今天逛庙会的人成千上万,犯规者不止这几位,大家都不在意。

谭鋆锦自己没抽,一来:他跟他们的关系不是很亲密;二来:他早就摸清了邵东的脾气,这人爱显摆,人越多越爱摆谱,喜欢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据说他祖上还是满族正黄旗,躺在祖宗的“丰功伟绩”上,他的家族自豪感不是一般的强。跟着他们一块儿吸烟会触怒他,对自己不利。

邵东嘴上说道:“谭鋆锦,你也抽一支?”可行动上没有任何礼让的成份,转身将半包中华烟,交给跟着耿星宇的小弟――吴江。吴江笑着道谢,将烟揣入口袋。

耿星宇原名刘星宇,他身高不高,头发发黄,眉毛很淡,眼睛不大,皮肤特别白,没有展现男性力量型的肌肉,他的体育成绩刚刚达到警察学院的录取分数线,他的志向是当一位成功的商人,报考警察学院是家里人的意思。他们家世代从商,不打算再让子弟从事这行,耿星宇身背改换门庭的使命,生活的并不轻松。之所以,被邵东这帮人尊称为大少,是因为其小姨嫁了一位高官,而这位高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生育子女。其小姨年纪越大越想要小孩,就在其上高中时办了过继仪式,随了姨夫的姓氏。

耿星宇喜欢单人独处,被邵东撺掇着游园已是勉强,这会儿,他打算撤了。

“大东,逛够了吧?那咱回!”

邵东兴致仍然很高,看着耿星宇被冻得发红的鼻头,笑着道:“你这人就是缺乏锻炼,多走动就不会冷了,走,咱去那边逛!”

谭鋆锦随着这帮人走走停停,……在相声摊子前,听了一段相声后。耿星宇说什么也不继续逛了,邵东被他厌烦的态度扫了兴致,背起女友道:“回就回,谭鋆锦给你。”

邵东甩给谭鋆锦自己的豪车钥匙,让他去停车场取车,在大观园正门口接他们。谭鋆锦去年暑假才考取驾照,驾车技术一般,而邵东一早在国外就拿过国际驾照,驾驶技术炉火纯青。

耿星宇这人比较谨慎,他听到这话淡淡地说道:“大东,你去停车场将车开来,谭鋆锦或许有事要忙,你别脾气一上来就瞎指挥人。”

邵东听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耿星宇的意思,大笑道:“为大少当司机,我乐意,”转头对其女友道:“宝贝,我先送哥们回去,再送你好吧?”

“嗯!”邵东女友从他背上下来,低头答应。

谭鋆锦见吴江去了公厕,他也随着去,小便时随口问道:“吴江,蒋美薇小姐在追你们大少吧,怎么看他接到蒋小姐的电话也不着急回,让女孩主动可不好。”

吴江小声回答:“你别瞎猜,蒋小姐的父亲与大少的父亲是朋友,追不追的事儿,那可难说,大户人家谈婚论嫁的事你不懂,以后不要再问了!”

谭鋆锦洗过手,转身离开公厕。

吴江盯着谭鋆锦的后脑勺,心内鄙夷,“这小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敢打美薇小姐的主意,敢挖大少的墙角,真是找死!”

郑久霖赶到大观园庙会,随着拥挤不堪的人群,往湖边走去,他心里很着急,来之前,因为打不着车,他就耽误了半个多小时,诶,鋆锦还在湖边等着他呢,春季京城的气温很低,鋆锦不知道在湖边站了多久。

谭鋆锦一扭头,就望到低着头随着人流拥挤入园的郑久霖,可他还跟邵东他们在一块儿,不愿意郑久霖出现在他同学面前,立即闪身,躲在一颗大树后。

现在的郑久霖越来越不让他省心了,早前去学校找他,要不是学校已经放假,就让邵东他们撞见了!这群富家子弟,什么不清楚啊?难保看不出来他和郑久霖的关系,到时他们的异样眼光却是小事,自己的前程恐怕会受到影响。

郑久霖这段时间不断来找谭鋆锦已经触怒了他。

谭鋆锦心里难安,觉得现在的郑久霖愈发在缠着他,“他想干什么?想公开他与他的关系吗?是,早在老家时,他当初年少,不在乎人们的眼光,好多相熟的人都知道了,但是,这是京城不是老家,久霖这么做是想干什么?威胁他?觉得自己对他不够好?还是觉得他们在一起两年了,应该让人知道了?”

谭鋆锦觉得久霖是坏事的由子,是他通往锦绣前程路上的绊脚石,他觉得早断迟断都一样,他们在一起会互相连累,“何必非要在一起呢?没人说爱过就得到天荒地老,久霖这个人就这点不好,他的脑子稍微变通一下,自己也不用这样对他。诶,还是狠心些甩掉吧!”

谭鋆锦不想被郑久霖羁绊住,现在的他付不起那个责任,久霖在情感上太依赖他,让谭鋆锦觉得他是个负担。

郑久霖好不容易才接近湖边,可前面的人群突然停住脚步。郑久霖踮起脚尖望小桥对面的湖边,没有发现谭鋆锦的身影。郑久霖猜测鋆锦可能在湖边凉亭里坐着等他。

小桥承重有限,公园安保人员,拉起警戒线限制人数,分流人群,让他们分批经过。

郑久霖真舍不得让谭鋆锦在四处漏风的凉亭等他,他转身往回走,打算不经过小桥,绕道去湖边凉亭。

郑久霖一开始走得很顺,但他很快发现,由于他逆着人群行走,一路上磕磕碰碰,在走到一处时,竟然被往前涌着的人流塞住,他无法走动,急得额头冒汗。一时慌了手脚的郑久霖给谭鋆锦打电话,但电话听筒传来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郑久霖判断鋆锦的手机可能快没电了,他为了省电,将手机关掉了。

被塞在人群中的郑久霖,半天挪动不开,想出出不去,想进进不来!俊脸涨得通红。

郑久霖急了,开始央求前面的人,“麻烦您让让,让我先过去!”

前面是一位身体康健的耄耋老人,他扶着老伴也来游园,听到身前有年青人着急地喊,说要先过去。他怒声回怼:“总有先来后到,年轻人该有点耐心,让你过去,对前面、后面的人都不公平!”

郑久霖本来就是守规矩的人,听到这话很是愧疚,想到鋆锦还在凉亭里等他心里更是难受,两厢煎熬,郑久霖的脸越发涨成血红色。

老人走了两步回头一看,望见年轻人的脸色异常,稍想一下随即明白,他问郑久霖,“年轻人,你是不是给尿憋的?”

郑久霖恍惚中听到这话,先摇头后又点头。他的表情将大爷逗乐了,大爷侧转身子,给他让出空间,“你先过吧,刚才你直接跟我说尿急,我能拦着你不让你先过去吗?快去吧,往左转那个角落就是公厕,甭给憋坏了!”

“就是,就是!”

他老伴也随声附和,弄得郑久霖更加不好意思。

……

谭鋆锦望着邵东载着耿星宇和吴江离去,等他们走后,方庆、段子钰、熊爱平等一帮同学也相继离去。只剩下邵东女友甄甜甜被留在大观园正门外。

邵东离开时嘱咐谭鋆锦,“帮我照顾好甜甜,我大约四十分钟后来接她。”

说完,送给自己女友一个飞吻,甄甜甜也笑着回吻。

甄甜甜穿着雪白羊绒斗篷,耳孔上带着白色小绒球耳坠,还戴着白色绒毛耳箍,脚上穿着白色翻毛过膝长靴,从头到脚,透着小女生的可爱。她歪着头打量几眼谭鋆锦,蹦蹦跳跳跑到谭鋆锦身边,挎着他胳膊撒娇道:“冻死我了,帅哥,我们去咖啡馆暖和一下。”

谭鋆锦被她大胆的行为吓得赶忙抽走手臂,客气说道:“甄小姐,这边请。”

甄甜甜显然恼了,一跺脚,气得说道:“你干嘛?只是朋友间普通相处,你以为我看上你啦!真是小气,猥琐!”

甄甜甜向咖啡馆跑去,谭鋆锦只得去追。

……

费了一番周折,郑久霖终于到达他以为谭鋆锦会在的湖边凉亭。四处张望,未发现鋆锦的身影。

郑久霖开始向游客四处打问。

“请问你看见一位20多岁,长得很帅气的男生吗?”

“打扰一下,刚才这里坐着一位年青人,他是警察学院的学生,坐姿很端正,你们见到过吧!”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