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山海潮纪

山海潮纪

主编连载中 作者:刀笔之吏 主角:王白雪 2018-11-19 22:38:00

山海潮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山海潮纪 或者书号:15 即可阅读全文

山海潮纪小说简介

此方名为山海界,内有蛮荒,有海域,有万妖,也有人……
天下之央处号为中原,有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如今正是崇文尚武的大治盛世。
中原州治九十有九,这个故事便是起于明月皓光之下的庐州……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山海潮纪》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山海潮纪最新章节,山海潮纪,山海潮纪全文阅读.
....

山海潮纪精彩内容



铜壶表面粘附着不少的陈年泥渍,苏潮先是用水清洗了几遍,方才发现铜壶表面有着极为复杂的铭文。

起先看时像是树轮,再细看时又觉得是图腾……

这铜壶上的铭文就在眼前,但怎么看着都觉得不太真切,尤其是凝神聚气去看这些铭文的时候,更是有一种云里雾里被绕住的迷茫感。

“这……肯定不是寻常之物!”

先有何首乌凭空消失的异像,如今又是发现这铜壶表面的图腾铭文,苏潮愈发笃定,这铜壶说不得就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这铜壶也不知晓和小白共处了多少岁月,就凭借方才小白用这铜壶让何首乌凭空消失的手段,就是让苏潮认为小白掌握了如何使用这铜壶的奥妙。

“这何首乌必定是被铜壶吸到里面去了……”

苏潮又是盯着那铜壶口,向内看去,方才自己也想灌一些水到这铜壶内清洗一遍,却是发现水根本倒不进去!

如今看向里面,还是幽黑一片,看不见铜壶内壁和底面。

苏潮把铜壶拿到了小白的面前,询问道:“你知道怎么把吞进去的何首乌拿出来对不对?”

“咿咿……咿咿咿!”小白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一副不敢肯定的模样。

“你亲自来饰演一遍给我看看!”苏潮没有好气的说道,因为方才的何首乌事件,也是让苏潮愈发肯定,小白再怎么通人性,自己和小白之间,沟通还是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尤其是自己在丢失了血灵芝之后,即便现在是遏制了心头的怒火,却仍旧是十分生气,这倒还不如让小白自证清白地演示一遍看的真切。

“咿咿……”小白用嘴叼住了铜壶的尾端,示意苏潮放开手。

苏潮放开手之后,小白仅仅是拿嘴叼着,轻轻地在桌案上扣了几下,让苏潮意料不到的事情便发生了。

“哗……”

那铜壶口居然是倒出来大量的豆粒儿物件,乍一看,五彩斑驳的,若不细看的话,还以为铜壶里的是小白收集起来小颗粒的鹅卵石。

“嘶!”

再细看至清楚的时候,苏潮不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苏潮在这铜壶里倒出来的豆粒儿里面,居然是发现了自己先前吃过的……上品三灵丹!

“咿咿……”

见到了铜壶里倒出来的东西,一副精疲力尽神态的小白也是探出脑袋,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食入腹几枚豆粒儿,方才是恢复了一些气力。

见到这状况,苏潮脑海里不免是冒出来了一个极为荒谬的念头……

“这些像是豆粒儿的东西,不会都是……丹药吧!”

苏潮用手捻起来一枚自己觉得像是三灵丹的豆粒儿,细细打量了起来。

这才是发现,手中的豆粒儿,无论是表面的丹药纹路,亦或者是溢散出来的淡淡香气……都是与苏潮上次在小白身上得到的上品三灵丹毫无区别!

“真的是三灵丹!”苏潮脸上瞬间涌出来的惊骇之色无以复加:“还都是成色极佳的上品!”

如是,确定了红褐色与青绿色相间的丹丸正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品三灵丹以后,苏潮不免是将目光投向了其他成色的丹丸。

首先是一枚血红色的丹药,倒是并没有那种复杂的丹纹,成色极为通透,毫无斑驳杂质。

苏潮将其放到了鼻翼下轻轻一嗅,居然是隐隐之间嗅到了一股血灵芝的灵药香气。

“这莫不是血灵芝丹丸?!”

话音刚落下,苏潮又是抓起来了一枚紫黑色的丹丸,细细一嗅,又是一股隐隐之间的……何首乌香气。

如此不用多说,苏潮便是已经肯定这些丹丸都是经过提炼和炼制的丹药!

尤其是血灵芝和何首乌两味丹丸,苏潮更是知晓前因后果,故而也是看向了桌案上的铜壶,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

这铜壶能够将血灵芝、何首乌一类的灵药吸进去,再从其中炼制出来提纯后的丹丸。

一连串的惊讶已经是让苏潮麻木了,将铜壶拿在了手中,苏潮细细打量着,虽然是不明其故,但也是知晓,这东西在手,对自己必定是有着极大的裨益!

要知晓,一株灵药的确是可遇不可求,但只要是地位够高,手中握有的资源够多,总归是有着各种渠道得到的。

那些真正世家大族在意的是如何将灵药的价值最大化,要知晓,最简单的将灵药熬成药汤,对于真正的行家来说,简直是暴殄天物!

故而那些世家大族也是供养了不少的炼丹术士,以此来取得吸食灵药药力的最大化。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苏潮也是知晓这个道理的,虽然自己还未探知清楚这铜壶的真正奥秘,但眼前这显化出来的种种异象,已经是让苏潮认识到了这铜壶的价值。

“咿咿咿……”

见到终于是真相大白,这小白也是颇为欢喜的叫着,估计是方才使用铜壶耗费了太多的气力,这小白纵然是吃了几枚丹丸,眼睛却是不似往日那般灵动,显得无精打采的。

见状,苏潮也是一阵心中波荡。

仔细说起来,这小白还真是自己的福将,若非是今日这铜壶奥秘显现出来,恐怕自己还真是误会了小白贪嘴,再说这铜壶,也是小白带到自己身边的。

眼前这些丹药对苏潮来说,简直是一笔泼天的财富,拿着那铜壶口对着这些丹药,却是没有能够像小白一样,将这些丹药吸进去。

苏潮这才是回想起来,前世有“能量守恒定律”之说,现世虽然是光怪陆离,但这铜壶再为奥妙,怕也是脱离不了能量的催动。

再看小白使用铜壶展现奥妙的时候,事后也是一阵精疲力尽的神态,估计也是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这般想着,苏潮心目中已经是隐隐有了猜测,当即用手拿住了铜壶,闭目养神,凝神聚气,从丹田处运转元力,从手掌间渗透出来,缓缓地包裹住这铜壶。

不知为何,苏潮隐隐感觉是有着一面壁障在阻挡着自己与这铜壶之间的元力渗透。

“传闻当中,道家术器常常是有着灵性的,少不得凝神祭炼,使宝物认主!”苏潮想起来了那些志怪杂谈中的描述,“我并无道家的秘法,但……那个方法或许一试!”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苏潮从桌案底下的抽屉里寻出来一把短匕,伸出了自己的食指,在顶端刺出来了一个小口子,顿时就有鲜血泌了出来。

苏潮又是将这血滴到了铜壶之上,居然是行滴血认主的仪式。

那小白见状,又是站了起来,看着苏潮这副动静,有些不理解为何苏潮为何会使用这个方法。

苏潮的一滴血落在了那铜壶之上,虽然铜壶并无什么异动,但苏潮却是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似乎是那铜壶之内有什么力量抗拒着自己的血液,但苏潮却是差距到了这种力量并不强烈。

倒是一旁的小白兀的站了起来,盯着那铜壶,又是看着苏潮,“咿咿咿”的叫着,但旋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是低下了头,埋在了桌面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苏潮察觉到铜壶那股抗拒自己血液渗透的力量霎那间消失的荡然无存,感觉听到了铜壶内的一声轰鸣,带着苏潮都是精神一振。

待缓释过来的时候,苏潮才是发现了自己的心神和这铜壶建立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难以用言语描述清楚这种晦涩难明的异样感觉。

“果真有效!”

苏潮脸上洋溢出来一丝惊喜笑意,旋即又是催动元力,心神一动,果然,那铜壶内一阵不可被他人捕捉到的嗡鸣声过后,桌案上的丹丸顷刻间便是被吸入壶内。

见状,又是让苏潮一番啧啧赞叹。

“咚!咚……咚!”

“开门!开门……”

苏潮听见有人在敲门,声音还是异常的熟悉,乃是三娘身边的那位通房丫鬟乌鸢。

将铜壶收拾好,小白也是潜进了躲藏的房梁处,苏潮方才是打开了大门。

乌鸢一脸怒气的呵斥道:“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如今这个时候,苏潮倒也不似先前那般容忍乌鸢了,当即是目光带着一丝冷峻,呵斥乌鸢道:“苏府什么时候这般没有尊卑了,需要我堂堂的苏府直系子弟为你这丫鬟开门!”

“你……”乌鸢不知为何今日见到着的苏潮与往常大不一样,居然是敢朝着自己呵斥,偏偏这副眼神却由不得自己驳斥回去,故而乌鸢也是冷哼了一声,强挺起来腰背说道:“三夫人方才听见了内屋有什么动静,过去查看的时候发现丢失了一些财物,怀疑是有人入苏府盗窃过来了,正在严查!”

“严查?”苏潮看着乌鸢冷笑道:“三娘还是你的意思,是说我这屋子里藏了盗贼不成!”

“奴婢岂敢是有这个意思,不过那盗贼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苏府内,在府里任何一个地方藏着都是有可能的,苏老爷子那边也派人过去知会了。”

乌鸢这话说的极有底气,苏潮也是知晓估计是不能够拦着被搜查了,故而也就是让开了进门的路,且是冷冷的吩咐了一句:“搜前什么样子,搜后也要什么样子,有半点破损或者褶皱,仔细你们的手脚!”

闻言,乌鸢身后的那些奴仆也是悻悻脸色,面面相觑,就是在方才,乌鸢还嘱咐过,这一番要借机将苏潮少爷的屋子翻箱倒柜一个底朝天才作罢,如今苏潮少爷这不怒自威的神色倒是让这些奴仆有些怯首怯尾了!

连着乌鸢都是僵硬着脸色挥了挥手道:“搜吧,就按照苏潮少爷嘱咐的那样,仔细一些!”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