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80章 小丑竟是他自己
    他说得太干脆利落了,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教室里寂静了片刻。

    傅予淮抬起头,看着讲台上的晋荣,狐狸眼微微眯了眯。

    “老师,你是不是弄错了?”有人忍不住了,“不应该是傅予淮或者傅梦佳吗?”

    这也是在场大多数人心里的想法。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颜汐怎么能科科都满分呢,人总要有短板的吧,像傅予淮和傅梦佳,英语和语文就稍微弱一点。

    而且他们俩偶尔一科考满分,也不是次次都能有满分。

    其他人也议论纷纷,教室里一时之间变得吵闹起来。

    卢亦垚说:“而且颜汐提前一个多小时交卷的,刘老师可以作证,他还怀疑颜汐作弊……”

    他被颜汐这个分数冲昏了头脑,有点不满自言自语,“不会是学校又对资本让路了吧,颜家就那么牛?”

    “呵呵。”晋荣冷笑了一声,扫了一眼教室,点名,“卢亦垚,看样子你对颜汐同学这个分数有意见得很啊,来,具体展开说说,当时考试都是怎么回事?到底谁涉嫌作弊,谁被警告了?”

    卢亦垚没想到晋荣连这些都知道,还专门点出来了。

    他硬着头皮说,“颜汐考试时态度都不端正,每门考试估计半个多小时到一个小时就做完了,她考这么多分,真的是凭自己的实力?”

    他不正面回答晋荣的问题,可晋荣不会放过他。

    “涉嫌作弊的那个人是你吧,你扔纸条给颜汐,你说说你到底想干嘛,逼得颜汐为自证清白提前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交卷。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没错?这要是普通同学,心态就崩了,这门成绩就挂了,你赔得起吗?”

    晋荣把目光对准班上其他人。

    “在这里我要严肃提醒一下大家,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要作弊或者自作聪明帮人作弊,别把自己当回事,兴许你成绩低了人六七十分呢。”

    卢亦垚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但他不服气。

    “颜汐不会是提前知道了答案吧?晋老师这不公平……”

    晋荣冷冷地盯着他。

    卢亦垚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他有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仅自爆,好像又在针对颜汐了!傅少不会不高兴吧?

    可这也不怪他啊,确实是不公平,总不能让他蒙眼装瞎当做看不见。

    晋荣冷不丁地开口,“今天没有语文课,但是我特意问过你们语文老师了,颜汐语文也考了满分,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个成绩更不可思议了?”

    这个消息太劲爆了,全班哗然!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晋荣和颜汐,却发现当事人颜汐一如既往地淡定。

    傅梦佳眼睛晶晶亮地盯着颜汐,“我、我还想请你喝奶茶!”

    颜汐笑着说:“啊,那谢谢。”

    晋荣顿了顿,幽幽开口:“本来我不想说的,说了怕打击你们的自信心。毕竟颜汐同学十三岁考了市高考状元的时候,你们中的某些人可能还在玩泥巴。”

    众人:!!!

    班上顿时炸了。

    消息一个比一个劲爆,大家已经彻底傻眼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魔幻起来。

    “真的假的?老师你别骗我们啊,我害怕。”有人小小声。

    “十三岁的高考状元?不会吧,我不相信!”

    “对,怎么可能啊!”

    “不会又是颜家搞的什么噱头吧?我怎么都没听说过!”

    傅予淮放在课桌上的手懵地攥紧,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颜汐,心脏猛烈地在胸腔里跳动起来。

    “还噱头,你当高考是儿戏吗?别自己蠢还怀疑别人办不到,听说过国家举办的天才少年班没?谢长则跟颜汐都是少年天才班的学生。颜汐参加高考的成绩没有大肆宣扬,但在国家教育官网也是可以查到的。她家里当年发生了一些事情,才休学没能去大学报道,不然还轮得到你们来当她同学?”

    晋荣说着就有些感慨。

    他看到颜汐的资料时,简直又激动又心酸。

    如果不是家中屡次遭逢变故,她应该拥有更加璀璨的人生。

    所以在得知有人质疑颜汐关于数理化全国知识竞赛的参赛资格时,他整个人震惊且愤怒了。

    这些学生都是怎么想的啊,还妄图用舆论倒逼学校换下颜汐,好博取自己上位,真把学校当成名利场了啊?

    这才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在班上澄清这个误会。

    就是好像没有按照校长的要求要低调行事,反而早早地把学校的底牌都亮了出来?

    算了,管他呢。

    晋荣说完自己爽了,下面的学生们都傻眼了。

    “哇靠,还真的是啊!”

    “跟谢长则一个地方出来的,我滴妈,难怪这么恐怖。”

    “我十三岁的时候不开窍,可能还真的在玩泥巴,就想哭。”

    晋荣敲了敲讲桌,随口道,“哦,对了,虽然两人同岁,但谢长则还低颜汐一届,说起来还得喊颜汐一声学姐呢。”

    众人:“……”

    这是说,颜汐比谢长则还厉害?完蛋了,彻底裂开了。

    章楷想了想,转头问卢亦垚,“你当时扔纸条给颜汐,确定是担心她输得太难看,有心想帮她?”

    卢亦垚愣愣的,下意识地张嘴:“对啊。”

    回答完,猛地反应过来,顿时感觉脸躁得慌,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他是疯了吗自己干蠢事就算了,还在班上自爆了出来!

    天呐,不敢想象接下来一段日子同学们看自己的眼光。

    原本同情颜汐成绩烂,才想让她输得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当然心里更隐秘的可能还有点得意,毕竟整个考场颜汐能求助的人就只有自己了。

    可万万没想到,小丑竟是他自己。

    章楷同情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他转头看了看傅予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傅少,没想到颜汐原来这么厉害。”

    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崇拜和赞赏。

    傅予淮眯眼看了看颜汐,少女始终是那副笑容清浅的模样,温润得仿佛一颗珍珠,光芒不刺眼,只有走进了才知道她有多璀璨。

    他忽然想起陈香香中午吃饭时故作漫不经心的炫耀和得意。

    舌尖抵住牙齿,缓缓笑了。

    果然,赝品始终是赝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