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76章 她应该很快就会去席家了
    “那叔叔就干脆收养香香当女儿呗。”席耀华仿佛在开玩笑,“我听我妈说您之前有这个打算的,再晚香香都满十八了,法律上就不能再收养了。”

    席景行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怎么解决,闻言看了陈香香一眼。

    他之前怨怪陈香香那天晚宴时不懂事哭着跑走,搅和了好好的宴席。

    可这些天陈香香一直小心翼翼的,明明要准备月考忙得很,仍旧每晚坚持煮养生汤给自己喝。

    无论如何,这份孝心叫人感动。

    陈香香下意识地说,“耀华哥,别让席伯伯为难。我没关系的,反正我自己心里一直都把席伯伯当成父亲,有没有名分都无所谓的。”

    她转头看着席景行,一脸的濡慕之情。

    席景行心里微微一动,这孩子确实一直都很贴心,“香香确实是个好孩子。”

    “那既然这样,香香就干脆改口叫叔叔爸爸好了。”席耀华眼神闪烁,脸上带着笑,“总是叫席伯伯太生疏了。”

    席景行对自家能干的侄子一向给面子,“耀华的提议也不错。”

    “爸爸!”陈香香笑着喊了一声,满心满眼的柔顺乖巧。

    席景行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只觉得这声爸爸叫得他熨帖无比。

    他的一双儿女,无论是颜汐还是席言,都不曾有过这样乖巧的时候。

    “好孩子。”他想了想,上次承诺给陈香香的红包还没给,便吩咐何管家拿个红包过来,递给了陈香香。

    陈香香眼睛都亮了,忍不住又说了一声谢谢爸爸。

    何管家不过是听从席景行的吩咐送红包进来,闻言诧异地看了陈香香一眼,“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什么大事。”席景行说,“没事了,你出去吧。”

    何管家年纪大了,这年纪大了就脾气很顽固执拗,要不是颜汐非要把家里的财政交给对方搭理,席景行都不想把对方留下来。

    作为一个下人,连这种事情都过问,主意是不是太大了点?

    何管家眼看着席景行不高兴,便闭紧了嘴巴,什么都没说地走了出去。

    他原本还有事情要提醒席景行的,既然席景行说没事了,那就没事吧。

    席景行顿了顿,忽然开口,“香香,以后私底下喊我爸爸可以,人前就还是喊席伯伯吧。”

    这件事毕竟没有提前告知颜汐,他担心何管家会跟颜汐告状。

    陈香香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不甘,但还是应下了。

    等回了房间,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红包数了数,旋即有些愤怒地把钱往床上一砸!

    五千块!她喊了一声爸爸,就只值五千块?!

    席景行居然抠门成这样子!

    她一想到颜汐那天随口喊了霍啸一声叔叔,就到手一百八十八万的红包,顿时眼眶都嫉妒得发红了。

    陈香香起身,打了一通电话,“你到底行不行?那个刁钻的老太婆你还没搞定吗?”

    电话那头,女人温温吞吞的声音传来,“香香,别这样说,你姑奶奶人很好说话的。”

    “所以,到底行不行?”陈香香特别烦女人没出息的样子。

    “应该可以吧。”女人犹豫了一下,给了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大概怕陈香香发火,她又开口补充了一句,“我觉得没问题,她应该很快就会去席家了。”

    “那就好!”陈香香说完就挂了电话。

    席景行的性子太摇摆不定了,她不能把所有筹码都放在席景行身上。

    也是时候,该有个长辈替席景行做决定了。

    翌日一早,是月考结束的第一天。

    根据学校的工作效率,成绩肯定在今天能全部出来。

    陈香香吃早餐时犹豫了一下,对席景行道:“席伯伯,您放心,王梓楠那边我会劝劝她,别把赌约当着,当面给颜颜姐难堪。”

    席景行担心的就是这个。

    王梓楠是席家和颜家慈善基金共同资助的学生,这样的学生成绩都非常好,否则也不会被资助。

    对方周六来家里复习时,明显一脸的傲气,被同行的几个女生一再吹捧,看得出来成绩很好。

    当然,耐心辅导王梓楠功课的陈香香则更优秀一点。

    想到这个,席景行就又是骄傲陈香香的聪慧像极了妻子,又是担心颜汐今天会被打击得无地自容。

    “那就辛苦你了。”他倒是没觉得姓王的小姑娘提的要求很过分。

    参赛名额什么的,颜汐脸都没好呢凑什么热闹;至于管着席言不给他零花钱,这个倒是好主意,但是又显得太过严肃了。

    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喜欢打抱不平,倒也不失为青春期的一段美好回忆。

    就是颜汐可能在里面扮演了不太好的角色。

    席景行觉得自己操碎了心,这天还特意把陈香香送到学校,想要看看能不能见见颜汐。

    好几天没有见到女儿了,他多少有些想念。

    “香香!席伯伯!”詹欣荣看见席景行,简直不敢置信,忙跑了过来打招呼。

    席景行收回张望的目光,温和地冲对方点了点头。

    “席伯伯,你是特意来送香香的吗?”詹欣荣笑着说,说完还冲刚下车的罗婉容挑了挑眉。

    罗婉容莫名其妙,席景行送不送陈香香上学,关她什么事,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

    那颜允之还天天送颜汐来上学呢,怎么没见颜汐炫耀呢。

    她发现自己脾气越来越不好了,总是忍不住想要敲开詹欣荣这些人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都装的什么浆糊。

    刚想着,就看见颜允之的那辆阿斯顿马丁缓缓停下。

    颜汐一眼就看到了席景行,倒是很意外,他居然对陈香香上心到了这种程度,还专门送人来上学。

    这可不像是席景行会干的事,他一直嫌早上到处都堵得水泄不通,嫌学校门口家长们吵吵嚷嚷。

    不过她还是主动下车打招呼:“爸爸。”

    席言也提着书包下车,“爸。”

    席景行忙丢下陈香香和她的一众小姐妹,朝颜汐这边走了过来,“颜颜,你最近还好吗?”

    “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还是觉得我照顾不好颜颜?”颜允之下了车,看见席景行就没好气。

    席景行下意识地说:“允之,你别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