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71章 为什么不可能?她本来就比我厉害
    颜汐:“你不相信你自己,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我保证能让你这次考年级前百,放心吧。”

    这段时间,通过几次的课后习题,颜汐也能大体了解到各科的侧重点和考题类型。

    反推之下,也能大体猜到这次月考的重点范围和题型。

    针对性地训练几天,以席言的能力,考个年级前一百完全没问题。

    为什么要拉上席言一起打赌,当然是要气王梓楠啊。

    看不起席言还天天说他不是读书的料,早就让颜汐很不爽了,那就让她看看,到底席言是不是读书的料吧。

    ——

    陈香香听到王梓楠跟颜汐打赌的事情,特地跑去安慰了一下王梓楠。

    “我是没想到,你会为了我哥做到这一步。”

    詹欣荣原本看不上王梓楠穷还一身毛病,但是欣赏她这份敢跟颜汐对线的勇气。

    “梓楠,你别紧张,这次月考好好考,正常发挥就行了,你肯定能赢的!”

    朱媛去外面打探了消息回来,“你放心吧,颜汐就嘴巴厉害,她进入火箭班以来压根就没怎么认真学习过,经常都不在教室,都不知道她跑哪里晃悠去了。”

    “穆宇阳说,她课桌上的书本特别干净,压根没动过,这哪里像是认真读书的样子?”

    “我知道我能赢。”王梓楠抬了抬下巴,眼底都是傲气,“不过还是谢谢你们来安慰我。”

    陈香香柔声说:“即便是很有把握,我们还是加固一下知识,争取把成绩考得更漂亮一点,周末你来我家复习吧,我们一起查漏补缺。”

    王梓楠犹豫了一下。

    但很快她就下定了决心:“好,那就去你家吧。”

    反正是陈香香邀请她去的,听说颜汐最近都没住在席家,她正好可以问问席言,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们站在楼道边说话,忽然上面响起一阵脚步声,金昭那头标志性的金发出现在眼里。

    王梓楠一看到金昭就想起那天小树林的事情。

    她警惕地看着对方:“你又在这里偷听?金昭,你还要不要脸!”

    金昭莫名其妙:“我偷听什么,你是不是有病?”

    他揉了揉眼睛,瞄了一眼手机,忽然反应了过来,这位原来又去找颜汐battle,然后还貌似输了气势?

    “哇靠,大小姐真牛逼啊!”

    王梓楠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推崇颜汐,难道是因为钱?颜家那么有钱,要是为了钱娶个短命鬼好像也不亏,至少有大笔遗产可以继承。

    “那你是觉得你们班长会输啰?你们高三一班的人,不维护你们班长,反而去维护其他人?”王梓楠盯着他,眼底都要喷火。

    金昭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生气,“你管我维护谁,有病!”

    “而且,大姐你搞搞清楚,是你非要和颜汐打赌,不是我们班长,关我们班长什么事啊。你要是担心自己会输,就多去看会儿书,而不是在这里莫名其妙找茬。”

    “我不可能会输的!”王梓楠的声音铿锵有力。

    本来就是颜汐自找死路,她不过是替天行道。

    金昭翻了个白眼:“是的呢,反正有我们班长给你兜底是吧?那你好棒棒哦。你那么厉害,怎么不赌你自己考年级第一呢?”

    王梓楠捏紧了拳头:“我至少有自知之明,我不像颜汐,连谢长则都敢挑衅。”

    “一再挑衅我的,难道不应该是你吗?”一道清浅而又悦耳的声音从上面的楼道响起。

    然后,谢长则就出现在了楼道口。

    他手上拿着笔和巡检板,表情一如既往,清冷中又携着贵气。

    金昭耸了耸肩,“班长,你都听到了,谁知道这女的为什么忽然发疯。”

    谢长则走了下来,眸光清浅:“金昭是陪我来做安全巡检的,没有人偷听你们的谈话。还有,我也并不认为年级第一就一定是我的,如果你有那个能力,欢迎来挑战。”

    王梓楠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她没想到谢长则居然也在上面!

    她满脸傲气地说,“……我会努力追赶上你的步伐的,数理化全国知识竞赛,我会挑战你。”

    说完,脸忍不住微微红了一下。

    陈香香瞳孔紧缩了一下,她怎么没发现,原来王梓楠居然喜欢谢长则?

    也是,她那么骄傲,自视甚高,看不上这个看不起那个,维持着一身的倔强和骨气,原来都是因为谢长则啊。

    她下意识地去观察谢长则的表情。

    按照他之前的态度,应该是鼓励大家勇于挑战的,这个时候多半要应下。

    说不定王梓楠的特立独行,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谢长则轻笑了一下,“但是很抱歉,我的对手不会是你。”

    王梓楠脑袋嗡了一下,急忙说,“你是说我没有参赛名额吗?我的名额是颜汐走后门抢走的,我这次打赌就是想要把属于我的名额拿回来!”

    “那个名额本来就不是你的。”谢长则淡淡道,然后开口喊金昭,“走了。”

    “等等!”王梓楠有些不甘地喊出声,“难道你觉得颜汐能赢得了你?你根本不可能输的!”

    谢长则驻足,回眸,眼底光影明灭,确实前所未有的认真:“为什么不可能?她本来就比我厉害。”

    少年丰姿如玉,漂亮的脸上神情淡淡,仿佛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美梦。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步履从容,自带一股闲庭信步的优雅。

    王梓楠心里又是欢喜,又是酸楚,眼眶涩涩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但很快,她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更加坚定了信心。

    她绝对不会轻易被打倒,也绝不轻易认输!

    她要证明给谢长则看,自己才是那个可以站在他身边的人!

    楼下,金昭快步追上谢长则,“班长,我觉得你要小心一点,那个小白莲显然还不死心呢。”

    顿了顿,大声说,“人家可是登月碰瓷高手,您不防着一道可不行,这样吧,我让高三一班的人集体留意,但凡对方靠近你身边三尺就赶紧护驾!”

    声音洪亮在楼道里回响,王梓楠就算想装听不到都不行。

    陈香香多少还是心理平衡了一点。

    谢长则对谁都很冷清,看上去温和有礼实际上很难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