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70章 就打赌我能考年级第一
    颜汐:“好吧,如果你输了,请把你家里的东西整理一下,看看有多少是席言花钱买的,都还给席言吧。我跟你不一样,我比较在意钱,我们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给你花?”

    王梓楠王梓楠愤怒地握紧了拳头,脸都涨得通红:“你——”

    颜汐:“还有,为避免你将来说我欺负你,就打赌我能考年级第一好了。还有席言也是,我赌他月考能进年级前一百。”

    王梓楠顾不得愤怒,愣了一下,“你说你要考年级第一?”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白颜汐为什么要这么自掘坟墓。

    天呐,颜家大小姐怕不是得了血癌,而是得了脑癌吧!

    青天白日的,怎么就脑子不清醒了,居然说她要考年级第一!

    这又不是其他年级,高三的年级第一,是你说想考就能考的吗?

    谢长则维持了多少年的不败神话,神格永不陨落,她以为她有本事打破?

    朱媛眼神闪烁了一下:“这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不要赖我们逼你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她还从没见过这么蠢的,自己先给自己坑死的。

    王梓楠整个状态都肉眼可见地放松了下来,她偏了偏脑袋,冷笑了一声,“那就一言为定,希望你不要反悔。”

    颜汐点了点头,“也希望你说到做到。”

    席言却有些着急,他走到王梓楠身边,拉着她的袖子小声说,“梓楠,别这样,快点跟我妹道个歉,我再帮你求求情,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王梓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席言居然还要自己去道歉?

    她愤怒地挥开席言的手,“我都是为了你好,不然你要被她管得一点人权都没有?你等着吧,等我赢了你再来跟我道歉。”

    说完,她挺着胸膛,一脸高傲地走了。

    席言站在原地,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朱媛跟小姐妹们离开前看了席言一眼,“席言,我们也是为你好。你想想,我们以前一直都好好的,为什么有些人回来后一切就都变了呢。”

    这群女生之所以跟王梓楠走得近,还不是看在她有个出手大方的舔狗的份上。

    颜汐那么霸道,摆明了不许席言跟她们来往,还要断席言的零花钱,大家当然不爽。

    她们说完又不敢跟颜汐对线,转头急匆匆跑了,去追王梓楠去了。

    颜汐没吭声,人群里倒是有人大声喊道,“那以前席言当冤大头供你们吃喝玩乐,你们倒是挺开心的哦~”

    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盯着……乔谦。

    就感觉挺意外的,他不是跟着谢长则的吗,一向端庄稳重,不时要替金昭他们收拾烂摊子,怎么也这么……调皮?

    有人见机大胆询问,“乔谦,颜汐打赌说能考年级第一,你觉得可能吗?谢长则可是具有最高神格的学神大佬。”

    乔谦无语地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为什么不说话,你是觉得对方太狂妄了,对吧?”

    狂妄到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敢去夸海口考年级第一。

    乔谦:“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王梓楠居然这么头铁。”

    听到对方提议说要跟颜汐打赌考年级前八十的时候,他简直震惊得几乎失语。

    这简直太魔幻了,怎么会有人拿年级前八十名的成绩去跟颜汐打赌。

    好在颜汐也没打算欺负对方,认下了考年级第一的赌约,顺带还拉上席言考年级前百。

    ……其实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那种更气人一点。

    乔谦说完抱着资料兴冲冲地走了,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班长。

    倒是其他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王梓楠头铁,不对吧,难道不应该是说颜汐?

    确定不是口误吗?

    ——

    席言跟着颜汐回了教室。

    “颜颜,对不起!”席言赶紧先认错,他也觉得以前对那群人予取予求的自己太傻了。

    难怪被人说是冤大头,而且那个人还是高三一班的乔谦。

    席言现在满脑袋都在想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那样也太丢脸了吧。

    “我、我就是喜欢梓楠,她说要考察我,我当然要好好表现啊。”席言心里有些慌。

    颜汐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他,“哥,你现在还那么喜欢王梓楠吗?”

    席言犹豫了一下,轻点了一下脑袋:“还是……喜欢的。”

    少年时的爱恋,纯真而热烈,哪里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颜汐不是很明白这种感受,但也明白过犹不及:“但你要知道,真心很容易被践踏。对方能不能以同等的感情回报你呢?我看未必,甚至她还仗着你的这份希望肆意践踏你的自尊,也就是说,她在PUA你。”

    席言站在原地,耷拉着脑袋,眼眶慢慢有些红了。

    “她……只是自尊心过强,才需要不停地贬低别人来获取成就感。”

    王家太穷,而席言又是大少爷,他们本来就不对等,更别说席家还资助了王梓楠读书。

    席言不想被别人说成是王梓楠在攀附席家,所以一直都很愿意把姿态放得很低,来抬高王梓楠的身份。

    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温柔的体贴养大的不仅仅是王梓楠的自尊心,还有她无限膨胀的欲望。

    颜汐想了想,“那你有想过以后吗?对了,提醒你一下,高中生可不能谈恋爱,校规有明令禁止。”

    席言被这句话逗笑了,妹妹是个很喜欢遵守规则的人,“我知道啊,我图的是以后。我想努力考上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然后……”

    他之后的人生规划里都有王梓楠,可现在看来,王梓楠的人生规划里可未必有他的位置。

    “算了,回去学习吧,马上要月考了,我得考上年级前百才是,说起来我都没考过年级前百呢。”

    席言一说到学习,手心就忍不住冒汗,有些紧张,有些幽怨。

    “颜颜,你打赌你自己就好了,为什么要把我也拉上啊,我真的没把握,拖你后腿怎么办?”

    至于颜汐能不能考第一,他是一点都不怀疑的。

    连年级第二傅梦佳都要时不时找颜汐问问题,还不足以证明他妹妹的实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