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3章 其实我很会玩滑板
    谢长则微笑着说,“这几个动作是我刚刚跟你说过的,一些比较受欢迎的动作。当然你第一天练习,我们可以先尝试着在板子上站好,如果能流畅滑行就更好了。”

    他伸出手,给颜汐借力,让她站在了板子上。

    另外一边,陈香香看着谢长则那一套流畅的动作,心情五味陈杂。

    少年衣袂翻飞,身形颀长、风神似玉,连她都不得不承认,确实又帅气又漂亮,耀眼得让人心神为之倾倒。

    可对方屡屡选择颜汐,就让她格外地不能理解和……憋屈。

    就是不知道谢长则到底有没有见过颜汐那张布满红疹子的脸?

    保证是个大惊喜,惊喜得他晚上都会做噩梦。

    陈香香忽然走向几个滑板社成员,这几个男生见识过她跟傅予淮玩滑板,事后还跟她交流过技巧和心得的。

    “打扰一下,我今天没有带板子,可以借你们的板子玩一下吗?”

    几个男生犹豫了一下,“你自己想玩是吗,那,行吧。”

    陈香香拿到了板子,忙滑行到傅予淮身边,笑着说,“予淮,你想玩一把吗?我好想看你的倒滑翻转和连上台阶,超级帅气!”

    傅予淮眯眼看了看在谢长则的搀扶下正尝试滑行的颜汐,接过陈香香脚下的板子,脚尖一点就利落上板。

    之后,便表演了一套高难度倒滑翻转和上台阶以及立板等动作。

    谢长则刚刚表演的动作挑选的是一些比较受大众欢迎的动作,因为他完成度特别高,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所以狠狠地惊艳了众人一把。

    傅予淮表演的这套动作不常见,难度等级高,因此他做出来的时候,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等他把一套动作完成,果然也引来了很多的欢呼和掌声。

    大家情绪都很亢奋,今天看见了两场精彩绝伦的滑板表演,简直不分伯仲,太酷了!

    只有刚刚借板子给陈香香的男生脸色有点难看。

    他是看在陈香香的面子上才借的板子,可陈香香却把板子借给了傅予淮,而且傅予淮表演的那些高难度动作,落地时砸了一下板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磕坏。

    早知道就不借了。

    傅予淮滑行到颜汐不远处,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看着这边,虽然没说什么,挑衅的意味却很明显。

    现场安静了片刻,很多人都看出了他的意图。

    应诗雨捏紧了拳头,有些为谢长则担心。

    傅予淮的人气在学校内一直比不上谢长则,可架不住对方很鸡贼啊,他在运动上的天赋很高,基本上与运动有关的社团他都玩得转,到处装逼耍帅,也因此他的曝光度比谢长则高多了。

    这就造成一种错觉,仿佛傅予淮在校内比谢长则受欢迎。

    今天更是拿他擅长的运动来挑衅谢长则,谢长则应战与不应战,似乎都很吃亏。

    她倒是很想去护着谢长则,可奈何自己的技术在两人面前根本就拿不出手……

    偏偏陈香香还在一旁笑着鼓掌大声说,“予淮,你是最棒的!这套动作也只有你才能做到!”

    应诗雨眯了眯眼睛,很想当场掐死这个小白莲。

    谢长则收回目光,语调平和:“他选择的动作难度确实高,但完成度只能说一般。几次落地动作都不是很稳,还很伤板子。”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颜汐笑着说。

    她将头发别到了耳后,主动放开了谢长则的手,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小声说:“有件事我忘了说……其实我很会玩滑板。”

    谢长则呼吸一滞。

    而颜汐说完,就猛地窜了出去。

    一串流利的滑行动作之后,她感觉差不多适应了板子,然后就猛地开始倒滑!

    “天呐,颜汐居然也会倒滑了!”有人忍不住惊呼。

    陈香香看着场地中央的颜汐,满心都觉得荒谬。

    难道,她是想学傅予淮,来一套高难度的倒滑立板动作?

    她一个血癌患者,最怕的就是受伤,她难道不知道,这些动作轻则伤膝盖,重则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吗?

    傅予淮那是经常玩才能有那么完美的呈现,她有什么,病好还没几天,也就是个能走路会喘气的废物,居然敢来应战?

    而且,这种运动最是考验对肌肉的掌控力和身体的平衡力、爆发力,男生本身就优于女生太多。

    颜汐居然如此地不自量力,可笑。

    然而,这个念头刚转过,她猛地瞪大了眼睛。

    颜汐将傅予淮所有的动作完美复刻,甚至完成度要更好,因为她身体轻盈,一套动作做下来显得翩若惊鸿,看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片刻的安静之后,便响起一阵猛烈的、热烈的掌声,大家都起哄起来。

    金昭恨不能喊得嗓子都劈叉了:“颜汐你好牛逼啊!”

    应诗雨笑着鼓掌,把掌心都拍得通红,却觉得格外解气。

    她转头对陈香香说,“你看,凡事没有绝对,这套动作明明颜汐完成得更好,会得出那样的结论,只能说明你见识有些少。”

    陈香香心里几乎呕血。

    她之前说的那些话仿佛变成了一个巴掌狠狠甩在了她脸上。

    她抿着唇,用力握紧了手指,指甲掐入了掌心的软肉里。

    嘴上却一副高兴的样子,“是啊,颜颜姐好厉害,我都没想到。”

    应诗雨盯着她看了几秒,耸了耸肩,这小白莲脸皮挺厚的啊。

    颜汐摆尾刹车停在了谢长则身边,笑着说:“好多年没玩过了,差点以为自己都生疏了呢。”

    顿了顿,感觉谢长则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古怪,“怎么了,你生气啦?抱歉,是我没事先说明。”

    谢长则收回略显灼热的视线,摇头,“怎么会?我只是,有些被惊艳到了。”

    颜汐站姿很笔直,透露着良好的教养,发丝随风飘扬,她忽然转移话题说:“不过也不能怪我,我都说不用了,当时大家还争着抢着要来教我,没人愿意认真听我说话。”

    这句话,当然是用来回敬傅予淮和陈香香的。

    她都一再说了不用了,这两人还非得上赶着要教自己,真当她没脾气的么?

    ——题外话——

    颜汐:不好意思,我没有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