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2章 所以,你愿意选择我吗?
    陆洋这种猜测也不无道理,下午的时候,颜汐听到的流言就变成了“傅予淮跟穆宇阳为争夺陈香香大打出手”。

    金昭跟旁边的同伴说得正起劲:“你们想想啊,颜汐一个大小姐怎么可能去揍穆宇阳,那必须是傅予淮出的手!至于为什么出手,还不得怪穆宇阳那家伙太舔狗不知收敛,大哥的女人他也想染指,可不就激怒了校霸么!”

    应诗雨在一旁笑着说:“舔狗不得house,希望穆宇阳这次能汲取教训。”

    末了,金昭耸了耸肩,“唉,校霸这可怕的占有欲!我建议你们以后离大哥的女人远点,不然下一个被揍的人就是你们。”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最后哦了一声走了。

    原本他们对陈香香挺有好感的,毕竟是校花,长得漂亮成绩又好还为人温柔没有架子。

    大家都喜欢跟陈香香多聊两句,有时候陈香香有什么事情,他们都很乐意为她效劳。

    可现在看来……算了算了,惹不起。

    万一哪天放学回家被套了麻袋,那可就冤死了。

    应诗雨一抬头,看见站在这边的颜汐,便挥了挥手,“大小姐,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玩啊?”

    这边是滑板社的活动区域,下午例行社团活动时间,大家都在这里玩滑板。

    应诗雨转头喊金昭:“走吧,我们去哲研社看班长去。”

    金昭抱着滑板走过来,发现颜汐盯着自己的滑板多看了几眼,愣了一下,心里微微一动。

    “大佬,你要玩滑板吗?我觉得你的大长腿玩起来肯定有优势,要不要试试?”

    颜汐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不行,她身体不好,不能玩滑板。”另一道冷肃的声音响起。

    颜汐听见这个声音,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向了来人。

    傅予淮脸色不大好,狐狸眼里没什么笑意,看向金昭的眼神冰冷而带着威压。“如果她不小心受了伤,你承担得起后果吗?”

    金昭:“……”

    他就是看那天颜汐打人的动作帅到飞起,一时之间忘记了颜汐还是个病患的事情。

    他怂怂地马上认错:“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到。”

    傅予淮伸手来拉颜汐,“你跟我去音乐社吧,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玩音乐。”

    颜汐避开了他的手:“是吗,那我这一秒开始就不喜欢音乐了。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颜颜……”傅予淮喊了她一声。

    颜汐走向金昭和应诗雨,微笑着说,“我想借你们的滑板玩一下,可以吗?我保证不会弄坏滑板的。”

    应诗雨顶着那道压迫感十足的视线,想了想说,“好啊,我教你吧,我技术很好,放心不会让你摔伤的。”

    她说着,就把自己的滑板递给了颜汐。

    “我来。”傅予淮突然伸手接过了滑板,狐狸眼笑了笑,“你那三脚猫的技术,还是别丢人现眼了。你敢保证,我不敢相信。”

    应诗雨:“……”

    哇靠校霸今天是有毒吧,为什么不去找陈香香Happy,非要来这里找茬啊?

    章楷笑着说:“好了,就听傅少的吧,你们社长都曾是傅少的手下败将呢。”

    颜汐一把抓住板子,眉心微蹙,这些人压根都没打算询问自己的意见。“我不用你教,放手!”

    傅予淮不去找陈香香Happy,陈香香自己倒是找了过来。

    看见这幅情形,忙主动请缨:“予淮,要不还是我来教颜颜姐吧,我是女孩子,比较方便一点。”

    见傅予淮沉默,她握起拳头轻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你还不信啊?我的技术都是你教的,你说我很有天赋的。”

    “不好意思,我恐怕不方便。”颜汐不想看这群人表演,她的耐心都快要告罄了。“傅予淮,放手,别逼我打你。”

    傅予淮眼睛微微收缩了一下。

    一只白皙而又骨节修长的手指忽然搭在了滑板上,微微用力,便将滑板从傅予淮手中夺了出来。

    颜汐抬头,看向了来人:“谢长则。”

    谢长则看向了傅予淮:“她不愿意,你看不出来吗?”

    傅予淮狐狸眼里都是冷意,周身的气势都变了,低压而充满戾气:“这些,跟你无关吧?”

    谢长则神情淡淡:“当然有关,我也想教她,所以理所应当大家公平竞争,由颜颜自己来选择。”

    他认真地转头征询颜汐的意见,“所以,你愿意选择我吗?我能保证你的安全,也能让你玩得尽兴。”

    颜汐毫不犹疑地点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傅予淮脸色铁青。

    滑板社其他成员有些懵,这都是什么发展,为什么傅予淮过来了,陈香香过来了,现在连低调得神隐的谢长则都过来了?

    而且戴口罩的女生不是那位传闻中颜家的大小姐吗,听说长得很像陈香香的那位,眉眼倒是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脸是不是一样好看。

    大家都跑过来围观,主要是想看谢长则玩滑板。

    谢长则那么清冷矜贵的一个人,居然会玩滑板?这太不可思议了,然而事实证明,他技术确实挺好。

    无论是倒滑、带板起跳、上台阶还是空中翻转都玩得挺溜,大长腿站在板子上,姿态优雅又行云流水,整个人如渊渟岳峙,就仿佛是从武侠片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

    金昭捂着脸快晕过去:“诗雨,你快掐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呐,我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应诗雨毫不留情地拧着他胳膊上的软肉,面无表情地说:“清醒了吗?”

    金昭抹了把脸,“清醒了一点,但是我还是心里小鹿乱撞怎么办!我就说我们班长没有任何短板!班长赛高,班长永远滴神!”

    滑板社的成员,尤其是那些老手,就……心情挺复杂的。

    他们玩滑板大多是为了耍帅,可拼了命的练习,好像都没有别人技术来得牛逼。

    当然,关键是,人家还长得贼帅!

    很多女生已经压制不住地小声尖叫、欢呼了。

    受气氛感染,颜汐也忍不住笑了,带头鼓起了掌。

    谢长则滑行到她旁边,利落地刹车,衣袂翻飞,动作潇洒又漂亮。

    ——题外话——

    金昭:吃瓜跟着我,保熟不保真。

    应诗雨:反正不要Cue我们班长……的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