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1章 颜汐,不是你招惹得起的人
    说到陈香香,对了,陈香香呢?

    班主任之前站在教室外,被讲台挡住,没看见陈香香。

    此时一低头,就跟跪在地上的陈香香对了个正眼,班主任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你跪着做什么,快起来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首先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詹欣荣。

    詹欣荣她们以前可没少找陈香香麻烦,都让他撞见过好几次,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们最后能化干戈为玉帛,但对方脾气跋扈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他第一反应就是詹欣荣她们故态复萌,又来欺负陈香香了。

    詹欣荣被看得莫名其妙,又很生气!

    关她什么事啊,为什么陈香香有事要第一个怀疑她啊!

    陈香香赶紧说:“老师,我没事,就是刚刚被讲台拌了一下,腿软没站起来。”

    她的那些事让同学们知道也就算了,她可不想在老师们那里也传得人尽皆知。

    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那么多老师的喜欢,让她在各方面都得到关照,可不能就这么前功尽弃。

    颜汐也没多费口舌的打算,“老师,那我回去上课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班主任张了张嘴想挽留,最后只能遗憾地叹了口气。

    回头看见穆宇阳和詹欣荣还站在那里,忍不住板着脸提醒,“快上课了,都回去吧,别在这里杵着了!”

    ——

    高二火箭班发生的事情,大家有志一同地选择了三缄其口。

    毕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颜汐最后那番话仿佛在他们所有人的脸上都狠狠甩了一巴掌。

    而且班主任这么推崇颜汐……就很迷,大家都表示看不懂。

    但有小道消息的人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

    毕竟颜汐去高二所在楼层,很多人都看见了。

    卢亦垚打听了一阵子八卦,其他的不清楚,只知道颜汐好像对高二的穆宇阳动了手,但好像又没打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章楷看了眼颜汐所在的方向,终于忍不住问傅予淮:“傅少,颜汐她……不用请假休息吗?那天才晕过去,还是好好养身体比较重要吧。”

    傅予淮今天沉默得有些异常。

    那双漂亮的狐狸眼里没有任何笑意,他不笑的时候,周身都散发着肃冷的气息。

    也就章楷还敢跟他说话。

    卢亦垚不清楚周五晚上发生的事情,闻言冷笑:“她请假休息什么啊?那身体素质彪悍得很,上午还去找穆宇阳麻烦了呢,跟个泼妇似的,哪里像什么千金大小姐!”

    被一脚踹到膝盖上的时候,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直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羞耻感才慢慢回笼:“傅少,你……”

    他还有些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被踹。

    傅予淮狐狸眼冰冷:“以后胆敢再说她一个字的坏话,就给我滚出圣阳高中!”

    他说完,就转身朝教室外走出去。

    章楷见卢亦垚还一脸懵逼,轻叹了一声,把人拉了起来。

    “你以后嘴巴紧一点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好吗?就算压力大,也别再去攻击一个女孩子,颜汐,不是你招惹得起的人。”

    他说完,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了傅予淮的背影。

    那天北门巷子口发生的事情,他只隐约听了个大概。

    听说颜汐直接甩了傅予淮一个巴掌,而傅予淮却压根没有还手。

    章楷跟了傅予淮很多年,亲眼见过他打架时的狠戾和嗜血的疯狂;也见到他无论如何疯,始终不肯把学习丢下,每次都牢牢把握着那条线。

    仿佛这些年,有什么撕扯着他逼迫着他往更疯狂的世界滑去;又仿佛有什么温柔的力量始终牵引着他鼓励着他,往更好的方向成长。

    章楷不知道是什么促成了今天的傅予淮,但他知道,傅予淮的自尊和骄傲,绝不允许任何人甩他巴掌还全身而退。

    哪怕是陈香香都不行。

    ——

    下午,放学后。

    穆宇阳今天被颜汐狠狠削了面子,心里一直都很不痛快。

    他走到哪里,都感觉仿佛有人在嘲笑自己。

    好哥们约他去打游戏,他想了想,正好发泄一下,便去了附近最大的游戏城。

    正玩得嗨的时候,旁边的位置上有人坐下来了,穆宇阳随意看了一眼,没当回事,但不一会儿就有撞翻了他装游戏币的杯子。

    他当场就炸了,“傻逼,怎么走路的,眼睛瞎了吗?”

    等看清楚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果断收了声,“傅少!原来是你啊,不好意思,误会误会……”

    傅予淮单手插兜,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装满游戏币的杯子。

    他就这么冷冷地看着穆宇阳,眼神冰冷得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之后,他猛地动了,一把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砸,紧跟着拳头也砸上了穆宇阳的脸。

    现场发出小小的骚动,但是很快就被跟过来的章楷等人稳住了局面。

    几分钟之后,穆宇阳躺倒在地上,整个人都是傻的!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傅予淮要打他!

    他摸了摸破了皮的嘴角,到底不敢问为什么。

    ——

    翌日,颜汐上学时听说穆宇阳被人打了,有些惊讶。

    陆洋跟她分享这个消息,是因为有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说人是颜汐打的。

    他说完,犹豫了一下,“傅梦佳说上个星期你被人刁难,事情现在解决了吗?”

    颜汐笑着说:“当然解决了,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陆洋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这种传闻你不用管,想想也知道你不可能去打穆宇阳的……”

    他原本说得很笃定,可看着颜汐微笑着的样子,一瞬间又有些不确定了。

    席言最近几天忙着学习,基本上每天不是在埋头刷题,就是在埋头刷题的路上。

    但从他透露出来的寥寥数语里,可以得知席言很崇拜自己的孪生妹妹,甚至说陈香香连颜汐的赝品都算不上,因为陈香香不会打架。

    这种迷惑发言一度让陆洋满头黑线,可现在想起来,或许是真的呢?

    傅梦佳犹豫了一下,转头问颜汐,“那天的事情,是穆宇阳指使的吗?穆宇阳,不会是傅少打的吧?”

    “傅予淮?不可能吧!”陆洋满脸的诧异,“他不是一直挺维护陈香香吗,穆宇阳是陈香香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