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59章 我只打自己犯贱的人
    罗婉容说着,把手机照片往穆宇阳面前一怼,“看清楚吧,这是谁。”

    照片是动图,清晰地记录了颜汐从劳斯莱斯幻影上下车的情形。

    穆宇阳瞪大了眼睛,简直要气晕过去!

    罗婉容收回手机,自言自语,“井底之蛙不愧是井底之蛙,看到一角天空,就觉得自己看到了全世界,还得意洋洋到处炫耀,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

    颜汐忽然接过话,“是啊,井底之蛙如果只是自己炫耀那也勉强算是只没见过市面的可爱青蛙;可非要拉踩别人,那就不仅仅是没见识了,还很没教养没道德。”

    刚刚艳羡陈香香、嘲讽颜汐的人一个个脸都涨得通红。

    他们毕竟是火箭班的学生,是老师眼里的尖子生,被这么直白地怼没见识没教养没道德,还是第一次。

    简直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你这样说别人,难道你就有教养了吗?”詹欣荣脾气暴躁,她忍不了。

    颜汐点头:“我确实挺没教养的,对付那种嘴碎还死不认错的人,我压根就不应该跟她讲道理。”

    她说完,出其不意地伸手,一把揪住了旁边正在看好戏的穆宇阳的衣领。

    穆宇阳整个人懵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挣扎:“你放手!你是不是有病?”

    “我有病啊,你不是知道的吗,还派人给我做临终关怀呢。”颜汐微笑着说,手上力道加重,不由分说地拖着人,最后把人以后仰的姿势用力按在了讲台上。

    如此的暴力,如此强硬的作风,整个高二火箭班的人都惊呆了。

    连一向脾气暴躁的詹欣荣,都彻底噤了声。

    现场安静得出奇,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穆宇阳上半身被按在讲台上,颠倒的视线正好跟满教室的同学对个正着。

    他瞬间涨红了脸,这实在是太丢人了,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同学们?

    “你快放手,别逼我打女人!”他勉强装出一副一切尚在把控中的样子,挽尊道,“别以为你生病了,所有人都要让着你,我……”

    颜汐:“有本事你试试自己现在能不能起来。不能就老实点,说清楚为什么要指使张凡等人对付我吧?”

    “在我课桌上泼红墨水,送十八层地狱图给我,诅咒我早死,还打算放学后揍我一顿给我放点血,这些都是你指使的吧?”

    穆宇阳眼神闪烁,他当然不可能承认,“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这些都跟我无关!”

    颜汐轻笑了一声,没想到他还敢做不敢认。

    “不承认也没关系,既然张凡他们指认了你,那我就只能找你麻烦。”

    穆宇阳憋红了脸,他觉得头痛,腰也支撑不住了,“你蛮不讲理!”

    “我这就叫蛮不讲理了?我已经很讲道理了。还是说,你希望我也把你扇成猪头脸?也是,我好像对你太仁慈了。”

    穆宇阳压根就不相信颜汐真的敢打他,这还是在高二火箭班教室,众目睽睽之下!

    她不可能这么放肆的!

    “有本事你就动手打我啊,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我……”

    陈香香也是这么想的,她转头对阵詹欣荣说,“我有点担心颜颜姐的身体,她周五晕倒住院,周六才出院,身体都没完全康复,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句话提醒了詹欣荣。

    对啊,颜汐不仅是个病患,还是个血癌患者。

    他们怕她做什么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在他们班嚣张放肆吗?

    詹欣荣和几个人立马就想上前去拉偏架。

    可还没等她们冲上前,就看见颜汐拿出一本刑法书,狠狠地抽向了穆宇阳。

    书本裹挟着尖锐的呼啸声,朝穆宇阳的脸上袭来,他终于忍不住闭上眼睛放声尖叫,声音凄厉惶恐至极!

    穆宇阳暴怒之下,挣扎得更厉害了。

    颜汐单手把人按住,都不影响另一只手的发挥,之后握着刑法书,抬头看向詹欣荣她们。

    “你们也想试试吗?正好跟他做个伴。对了,不用担心我不打女人,我不像他,我只打自己犯贱的人。”

    詹欣荣脚步停住了,站在不远处,没敢再上前。

    颜汐太彪悍,也太不讲情面了,做事完全没有章法可言,跟她们想象中不一样!

    普通女生碰到那种事情,不应该早就心理崩溃自己退学了吗?

    为什么颜汐不但完成了反杀,还找上门来了!

    穆宇阳忍无可忍:“颜汐,你敢打我?你这个短命鬼,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颜汐轻笑了一声:“作为火箭班的尖子生,你居然在学校里宣言封建迷信,看来书都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还有,睁开眼睛看看,我打你哪里了?”

    穆宇阳缓了缓神,才发现他压根没被打。偏偏他惊慌之下还一直尖叫,形象全无。

    穆宇阳羞愤得简直要晕过去!

    颜汐当然不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打人可不明智,校规说了不能在校内打架,她也不想让学校为难。

    所以刚刚出手,动作看上去吓人,实际上落点都在穆宇阳脸颊两边的讲桌上。

    穆宇阳有些恼怒,“你……”

    一瞬间简直气得心都在颤抖了,太丢人了,都是颜汐,害他在同学们面前这么丢脸!

    “我什么我,你自己没骨气关我什么事?”颜汐刚刚出手威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啊。

    穆宇阳忍着憋屈,没有再吭声。

    他又不傻,这个时候还头铁,说不定颜汐又出什么花招,甚至真的气急了动手抽他也不一定,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忍,以此维护他那摇摇欲坠的尊严。

    颜汐:“以后再敢找人来骚扰我,就绝对不会是今天这样轻拿轻放,懂了吗?”

    穆宇阳最后终于从牙齿里挤出几个字,“……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他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只能暂时憋屈地低头。

    颜汐很满意,松了手,一转头,又看向了陈香香,“对了,这件事全部是因你而起,张凡说穆宇阳是为了替你出口气才针对我,你不是说会澄清误会吗?不如趁现在好好讲清楚吧,也让我听听是不是符合客观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