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54章 别胡说,那是我妹
    他家老板跟霍子昂明明咖位不相上下,不,自家老板还要略胜一筹!

    为什么要沦落到给霍子昂做陪衬,还要被这么晾着浪费时间啊?

    霍子昂的时间很宝贵,他老板的时间也很宝贵啊!

    可惜,他气归气,言非鹿本人都没意见,他也只敢在心底里抱怨。

    唉,怪就怪在鹿哥既没野心也没背景,不像霍子昂,豪门贵公子的身份被扒出后,走到哪里大家都不自觉地对他优待。

    就怕哪天不小心得罪了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吃不了兜着走。

    “我马上帮您联系希文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他最近手头上接了好几个剧本的邀请,还有商务代言什么的,保管您满意!”

    言非鹿脚步一顿,莫名其妙:“我满意个什么?我最近没打算接任何工作呢!”

    助理一脸懵:“那您要剧组这边集中拍完您的戏,不是打算节省时间接更多工作吗?”

    言非鹿:“没有,我是打算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陪陪家人!”

    家人个鬼哦,你不是说你爸早死,你是孤儿吗?

    而且平时言非鹿但凡接到家里电话,嘴巴立马就跟抹了毒液似的,能跟电话那头吵上三百个回合还不带重复的。

    他会这么好心去陪家人?

    助理心念电转,他觉得老板兴致勃勃的样子压根不像是陪家人,反倒是像……

    “老板,你谈恋爱了?!”助理惊了!

    夭寿啦,要是让希文哥知道老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谈了恋爱,他怕不是会被对方给打死哦!

    言非鹿:“别胡说,那是我妹。对了,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吗?我得准备礼物送她。”

    他说着,有些困扰地挠了挠脑袋,转头问助理。

    ——

    颜家,颜汐坐在真皮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电视剧。

    她许久都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娱乐活动,没想到这剧也还挺不错的。

    “外公的身体还好吗?”颜汐记得之前颜允之说要带外公一起回国的。

    颜允之坐在沙发上姿态有些闲散,“嗯,还行,老人家情绪比较激动,医生不放人,希望他控制好了再放他回国。”

    他看了一眼颜汐,“不过你不用担心,他身体没多大问题的。有国外顶级专家医师照看,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老人家接连受打击,一度进了急救室。后来,为了他身体着想,颜允之才把人带出国。

    外公的病本来就是心病,要是一直对着颜汐恐怕伤心过度,身体会一日日地枯败下去。

    好在颜汐出院了,一切都向着好的轨迹发展,有了希望,老人家也会振作起来,身体一日好过一日的。

    颜允之看着颜汐,“你的脸……”

    他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就生气。

    那个西贝货怎么能跟他家颜颜比。

    身材比例不行,骨相差,气质和风度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说她东施效颦都是在抬举她!

    颜允之每个月都有回国偷偷看望颜汐,自然是比外人更清楚颜汐现在的长相的,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把陈香香当回事,也真心不觉得对方哪里像颜汐了。

    要不是颜汐过敏一直戴着口罩,今天还有那个西贝货什么事啊。

    也不想想他姐姐当年可是北桥市第一名媛,风华绝代,长大后的颜汐容貌气质可是更甚他姐姐。

    颜汐摘下口罩给他看了看,“放心吧,我很快就好了。”

    她脸上的红疹子几乎已经快没有了,谢长则的药还真的有奇效。

    颜允之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

    想了想,拿出一张黑钻卡递给了颜汐,“女孩子家家的要吃好喝好穿好玩好,没事多逛逛商场,看到喜欢的就买下来。这张卡是不限额的。”

    颜汐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张黑钻卡是世界银行组织推出来的顶级信用卡产品,不是有钱就可以申请的。

    世界银行组织会根据目标客户的财富和社会地位等进行综合评估,每年只邀请综合排名前500的顶级成功人士办卡。

    而黑钻卡也成了财富和身份地位的象征,是顶级成功人士的社交新宠和名片。

    看样子,舅舅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不用了舅舅,我有的。”颜汐把卡递了回去。

    颜允之:“知道你有钱,但这是舅舅的心意,不许拒绝。”

    他老早就想把小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了,这么多年就憋着这么一口气,今天终于如愿了,怎么着也要好好表示一下。

    颜汐只能哭笑不得地把黑钻卡收下。

    ——

    陈香香当场哭着跑出去,但出了门,脚步却停下了。

    她并没有打算真的就这么跑走,这一招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她就不信了,黎蔚然一个长辈这么逼迫她一个小姑娘,其他人会就这么看着。

    至少席景行的好感度是蹿升了一点的,说明这招很管用。

    她走到隔壁别墅院墙边,看着院子里的樱花。

    天色已暮,粉白的樱花在夜色中格外醒目,夜风拂过,路灯映照着少女满是泪痕的脸。

    看上去教人格外地心疼不舍。

    梁管家眼神不好,看见院子边站了一抹白色的身影,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有些可怜。

    便走过去问了一声,“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陈香香转过头来,看着老管家,又看了眼站在庭院廊檐下的少年,心口一紧。

    她抬手平静地拭去脸上的泪痕,开口,声音有哭过后的喑哑,“梁爷爷,抱歉,我可以讨杯水喝吗?”

    梁管家的身影愣住,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陈香香却没有留意到他的脸色,她的心神全部在廊檐下那道颀长的身影上,微微侧着脸,让雪白的灯光在脸上打下一抹白光。

    面容是“故作镇定”的平静,“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梁管家心里简直要天雷滚滚了!

    他为什么要看到伤心的小姑娘就跑出来啊,让你滥好心,让你滥好心!

    “给她一杯水吧。”谢长则淡淡的声音忽然传来。

    梁管家如蒙大赦,忙不迭进去拿了一杯水过来,塞到了陈香香手里。

    陈香香有些不愿意,她向隔壁讨水喝,又不是真的只想喝水。通常情况下,听到她后面那一句,不应该请她进门坐一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