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9章 我相信你啊
    颜汐从来的第一天就看出来了。

    谢家这栋别墅比之于自己家的,略显局促了点。

    可这一片药圃却比这栋别墅都要来得值钱。

    “这两株连心草很快就会长成一片的。”谢长则温声说,“到时候你想用来做什么都可以。”

    颜汐点了点头,她捡起这两株连心草,自然是有用处的。

    这种药材基本上已经绝迹,可其他人绝对想不到,自家院子里的玻璃花房里,种了一大片。

    那是陈香香种植的。

    按照小说里的描述,因为连心草的事情,自己也跟陈香香发生过一场冲突。

    因为不满陈香香在自家玻璃花房里种草,她一气之下把所有的连心草都给拔了。

    然后,便有帝都来的医学大拿、国医圣手捧着重金上门求购连心草,在得知连心草被颜汐拔了就为了种花后,简直无语至极。

    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训斥起人来也就带着雷霆之势。

    “年纪轻轻就只会争风吃醋、玩物丧志!你知不知道你拔掉的是什么,那是人类的福祉!你这满园子的花都比不上一株连心草!”

    “你愿意赔偿?你拿什么赔,算上整个席家你都赔不起!”

    “听说你还是北桥市第一名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简直是鼠目寸光,不知所谓!”

    盛怒之下的人们还冲进来,把她种的花全部给拔了,把玻璃花房也打砸了。

    之后,这件事情还被人拍成视频发到了网上,她成了全网嘲的对象,那句鼠目寸光,成了她的代名词。

    所谓的北桥市第一名媛也成了笑话,很多人都戏称,这怕不是北桥市第一名蠢吧!

    “怎么了?”谢长则见她微微晃神,还以为她担心,“放心,连心草珍贵,只是因为早已绝迹,但凡有一株植株或者种子存世,我都能给你种出一大片来。”

    颜汐当然相信他的话,忍不住展颜一笑:“我相信你啊。”

    自家的邻居又不是普通人,他既然这么说了,那绝对是没问题的。

    颜汐自己是没兴趣去拔玻璃花房里的连心草的,这东西既然这么珍贵,自然是越多越好。

    每多一种珍贵的中草药存世,世人就多一份活命的希望。

    她还不至于连这点格局和心胸都没有。

    只是她搞不懂的是,陈香香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连心草?玻璃花房里种植的那些,她旁敲侧击地跟花农打听过了,是陈香香直接弄来植株,指挥花农种下的。

    直接就跳过了种子发芽成长的经过。

    而且那些连心草种下后,陈香香也并没有怎么去照看,每天只有花农兢兢业业地遵照着陈香香的嘱咐在侍弄。

    那么多天过去,她第一天看见的是什么样,现在去看还是什么样。

    颜汐回到家,先是看了看席言的复习情况,之后去了趟琴房。

    陈香香正在拉小提琴,琴音悠扬悦耳,可怎么听都感觉有些耳熟。

    颜汐没有多看,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登录了许久都不曾登录的账号,发了一条信息:大家好,我回来了~

    琴房内,陈香香放下琴弓,朝着旁边的直播镜头微笑,“好啦,今天就给大家分享这一小段啦,整首曲子我还在创作中,感谢大家的喜欢。”

    直播间里人数才几百,这些观众大多沉默寡言,静悄悄地来,又静悄悄地走。

    但陈香香却一点不气馁,仍旧心态平稳地表演完了。

    她刚准备关直播,忽然间,屏幕被特效包围了。

    “用户54321689送出一艘深海潜艇!”

    “用户散散心送出一艘超级母舰!”

    “用户……”

    陈香香唇角的笑容于是更加灿烂了,她再三谢过大家,这才关闭了直播间。

    然后算了算,这些礼物加起来,她今天这场直播分成就有3000块。

    这只是个开始,她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赚到足够的钱,还给颜汐,省得对方没事总是拿这个说事,压着自己低头。

    她不喜欢处处对颜汐低头隐忍退让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很憋屈。

    可偏偏,系统规则又不允许她直接售卖用积分兑换的东西。

    导致她手握那么强大的金手指,却仍旧一贫如洗,还得靠直播去赚钱。

    ——

    颜汐用卡林巴拇指琴演奏了一段轻快的音乐,顺带附上了简单的教程。

    把这些都上传到视频网站后,她心情好了许多,没有再跟粉丝互动,就直接下线了。

    陈香香回卧室时经过颜汐的卧室,通过门缝看见颜汐手上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乐器在演奏音乐,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从席景行那里得知颜汐从小就会小提琴时,她内心是慌乱了一瞬的。

    最近一段时间练小提琴都勤奋了许多,为的就是把颜汐给比下去。

    现在看来,她实在是有些高估颜汐了。

    乐器只要一段时间不碰就会手生,颜汐这都有四五年没碰过小提琴了吧?难怪只会玩玩那种哄孩子的小玩具,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一个千金大小姐,连小提琴这种高雅的乐器都不会,简直要笑掉别人大牙。

    她悄无声息地退出去,回了房间,准备刷刷数理化卷子。

    “香香!”席景行走了过来,喊她,“今晚家里会来客人,你记得收拾打扮得漂亮一点,我带你认认咱们家的亲戚。”

    陈香香的眼神微微一亮,她握紧拳头,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好的,席伯伯。”

    顿了顿又问,“都有哪些人啊,我需要注意什么吗?我怕我到时候犯了什么禁忌,冲撞了人家,给席伯伯您带来什么麻烦。”

    席景行满意地看了陈香香一眼,她思虑得一向周到。

    “没事,都是自家的长辈,你就自然表现就好。”他凝视着陈香香的侧脸,忽然补充了一句,“对了,你记得穿白色裙子。”

    相信那些亲戚们见到陈香香长得跟颜汐如此相似,多少都会有点好感吧。

    到时候他再借着颜汐跟陈香香长得像的话题,让陈香香认颜汐做干姐姐,想来也不会被反对。

    之后,他再提议收养陈香香,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