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6章 欠我的380万,是不是该还了?
    “这不可能!”席景行下意识地反驳,“香香那么善良大方,她不可能要去害你的,你是不是弄错了?”

    陈香香眸光微闪了一下,她就猜到颜汐这次是故意装晕想要对付自己的。

    可惜,颜汐这次打错算盘了。

    “颜颜姐,我一直把你当成我亲姐姐,我怎么可能会去害你?”陈香香说,“我也是听章楷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群人真的太恶毒了,我也很生气,可事情真的不是我指使的。”

    这件事,她完全是无辜的啊。

    既没有明示要对付颜汐,更没有暗示自己讨厌颜汐,一切都是穆宇阳他们自作主张而已。

    那些男生仗着家世,行事向来无所顾忌,谁知道颜汐正好踩在他们的雷点上,引起公众的厌恶情绪呢?

    要往前进一步追究的话,说不定还是颜汐自己埋下的祸根。

    那天她回来一声不吭地就把所有宾客赶走,一点都不给那群少爷小姐面子,这不就招人恨了么。

    陈香香继续说:“而且,我还特地带了中药丸给颜颜姐,希望对颜颜姐的病情有所帮助……”

    她手里捏着一个瓷瓶,露出瓶身,看上去好像很普通的瓷瓶,但确实结合了特殊工艺烧制,价值不菲。

    但在现场肯定没有几个人能看出来。

    席景行是信任陈香香的,但是扫了一眼那个瓷瓶之后,又改变了主意,“……香香,你有那份心就好,这些以后再说吧。颜颜最近有在用西药,暂时不需要。”

    颜汐意外地看了陈香香一眼,席景行没看出来,她却认得,这瓷瓶是汝窑传承大师定制产品。

    似玉非玉而胜玉,普普通通一个瓷瓶,价值十几万。

    小说里也有这么个桥段,陈香香后期已经能炼制出抗癌中药,想要救“她”,却被嫉妒而扭曲的“她”打碎,命人把药丸丢给狗吃。最后羲和研究所的所长证实这就是他们研制出来的抗癌药,无副作用却效果显著,是他们仅有的一瓶抗癌药丸。

    当初“她”对药丸有多不屑一顾,之后跟狗抢药丸就有多反转打脸。

    关键是,脸是打了,药丸好像最终也没能抢回来一颗半颗,“她”当场那是又后悔又崩溃。

    颜汐并不相信陈香香现在就能拿出抗癌药物,真要这么厉害,她不可能隐忍至今。

    “可西药毕竟后遗症太大了。”陈香香微笑着把那个瓷瓶放在了床边,“颜颜姐,你可以先试试,或者让人来检测成分有没有问题。”

    瓷瓶就这么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颜汐看了一眼,并没有伸手:“这是汝窑月白釉暗花瓶,汝窑传人贺不愁的作品,价值十八万。”

    陈香香有些意外颜汐居然能看出来。

    她的这个瓷瓶是特别定制的,市面上基本上很少见,连席景行都看走了眼,颜汐一个天天被关在医院的病秧子,她怎么看出来的?

    但对方既然点明了,她也没有必要隐瞒下去。

    只能颔首微笑,傲然道,“是,我跟贺大师相互认识,他曾想收我为徒。”

    席景行意外地看着她,连席言都张了张嘴巴,一副惊讶的样子。

    陈香香知道,他们肯定被自己的优秀惊艳到了。

    莫云也忍不住伸出手,“那这药丸,真的有用?”

    瓶子都这么贵了,药丸就绝对不可能普通!他知道陈家这个女孩身上有很多古怪和迷点,万一她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正想着,颜汐却冲他摇了摇手,转头,看着陈香香笑了笑。

    “我就是想问你,既然能拿着十八万的瓷瓶去装药,那你想必很有钱了?欠我的380万,是不是该还了?”

    “啊对,你欠的钱为什么不尽快还了?”席言反应了过来,陈香香不是一直都很穷的吗?

    难道都是装的?

    这可不行,他生平最讨厌借钱不还的老赖了。

    “不是,我没有……”陈香香有些懵,她下意识地看了席景行一眼,脸色有些窘迫,“颜颜姐,我现在还没那么多钱……”

    颜汐平静地看着她:“那你可要抓紧了,好歹还点钱表明决心,而不是拿着这么贵的瓷瓶在我面前晃悠,那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根本不打算还钱的。”

    席景行忍不住皱了皱眉:“颜颜……”

    他顿了顿,对上颜汐认真看过来的眼睛,忽然失了声。

    他是觉得颜汐这么催人还钱有些不太礼貌,可话没说出口忽然想起这里还有自己的事呢,要不是他把抗癌针剂让给了陈香香的母亲,颜汐至于退一步让陈香香还钱吗?

    她让陈香香还钱,也是为了减轻陈香香和自己的愧疚之心。

    在这件事情上,席言跟陈香香同罪,他没资格帮陈香香说话。

    “香香,这个瓷瓶你要么卖了还钱,要么收好,别这么拿出来了。”最后,席景行只能躲避了陈香香慌乱的目光。

    陈香香皱眉:“可是我的药……”

    “药?也没什么用吧。”说话的居然是一直默不吭声的谢长则,“不过就是补血的药丸,对颜汐的病情并没有多大帮助。”

    陈香香呆愣住。

    她从进门开始就一直避免自己去看谢长则。

    可她知道,那不是真的忽视或者不在意,相反,正是因为太在意了,才要憋住自己的情绪,假装无所谓。

    今天颜汐主动要谢长则送她的事情,陈香香有所耳闻,知道谢长则在病房后,她才那么急于表现。

    被谢长则这样说,居然感觉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最终,药丸被席言塞回了陈香香手里,“还给你。”

    见陈香香呆愣着没反应,下意识地说,“你别看着我啊,我可没打开,你可以自己清点一下,绝对一粒不少。”

    陈香香拿着瓷瓶站了站,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哥,这药真的有用,你……”

    她伸手想要抓席言的袖子,席言受到惊吓,猛地往后一抽,让陈香香抓了个空。

    连席景行眼里都带上了几分不赞同,他知道陈香香是好心,可能她也是被人骗了吧?

    要是抗癌药物那么好得到的话,颜家也不至于等了三年才搞到F研究所的抗癌针剂。

    况且中药什么的,听着就不是很靠谱。

    ——题外话——

    没想到吧,颜汐看待问题的角度如此清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