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5章 这件事情是因陈香香而起
    谢长则:“你不是晕过去,你只是吃了药睡着了。”

    听到这句话,颜汐总算稍稍没有那么赧颜了,不然真的太尴尬了,她都出院了,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还真的不至于这么脆皮。

    “谢长则,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而且,对方当时给她吃的那些药……

    她隐约记得那个药瓶,上面似乎隐约有古篆体的羲和两个字。

    羲和研究所。

    华国古医界的顶级研究所,不仅栽种出了很多早就消失于历史的珍贵药材,还完美复刻了很多失传多年的古医药方。

    完全破了中医无用论的传言,向世界展示了华国中医的威力。

    颜汐淡淡回忆着这些信息,那本小说里,陈香香跟羲和研究所往来密切,陈香香掉马打脸,还展现出了惊人的中医天赋,靠中医治愈了癌症,让世人都受益无穷,也因此收获了超高的声望和回报。

    “妹妹!”席言冲进了病房,神情慌张,满脸的恐慌绝望。

    他身后,老管家跑得气喘吁吁,跌跌撞撞,老泪纵横:“大小姐!我可怜的大小姐啊……”

    两人都冲得很猛,满头大汗形象全无,席言甚至刹车不及时,狠狠撞在了病床上,被顾念风用惨不忍睹的表情给提溜住后衣领,放到了一旁。

    “大少爷,您先冷静冷静,大小姐好着呢!”

    何管家愣了愣,见颜汐冲着自己盈盈而笑,顿时手忙脚乱地擦满脸的泪水,又哭又笑。

    “瞧我,老糊涂了!大小姐岁岁平安、长命百岁!”

    席言满脸的仓皇无措还在脸上,却慢慢地、慢慢地笑了。

    笑着笑着,他的眼眶又红了,上前拉住颜汐的手,声音微微哽咽:“妹妹,你不要有事。”

    刚刚跑到医院的这一段路上,他回忆起当年母亲病故那一晚,他一直跑一直跑,似乎怎么都赶不及。

    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经受一次那样的悲痛和绝望。

    他会好好读书,努力生活,积极向上,把每一天都过得闪闪发亮,所以,他的妹妹能不能不要有事?

    妹妹不在的那几年,他的生活似乎沉底沉入了深渊,一点点看着自己溃烂,却无能为力。

    妹妹才是他的救赎和依靠。

    “我不会有事的。”颜汐想了想,还是郑重说了一句,“相信我。”

    席言用力点了点头,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从不食言。

    虽然颜汐醒了,但医生还是来细心地做了一通检查,莫云也赶到了,跟医院的专家交流了一下,觉得很是奇怪,怎么颜汐都晕过去了,她的身体各项数据反而变好了一点?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好事。

    莫云准备去宣布这个好消息,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发现席景行已经赶到了。

    一起赶过来的,还有陈香香和傅予淮。

    “颜颜,你醒了?”席景行走进来,看见面前这幅景象,倒是有些意外,意外之余,心里隐隐一松。

    在路上的时候,他就跟陈香香了解了一下具体什么情况的。

    听说颜汐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居然约人去干架的时候,他简直震惊得差点晕过去!

    颜倾城是北桥市第一名媛,举止教养都是极好的,那是真正的人间富贵花。

    颜汐也是被千娇万宠地娇养长大的,她怎么能做出跟人打架这么粗鲁的事情?这实在是太乱来了!

    而且,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这样不爱惜自己,逞一时之勇,实在是鲁莽!

    “你这孩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席景行走上前,皱眉,“那几个混混找麻烦,你可以告诉老师告诉学校,实在不行,也可以告诉予淮和香香,怎么能自己去逞强呢?”

    傅予淮站在病房门口,没有进去。

    陈香香握紧了手指,轻声说,“予淮,你不用担心了,颜汐已经醒了。”

    傅予淮随意点了点头,狐狸眼里没有笑意,只剩下冷淡。

    陈香香顿了顿,“……其实,我可以治好颜颜姐的病的。”

    傅予淮抬眸,看向了她,旋即,眉头紧紧皱起:“你认真的?”

    陈香香笑容里就带了几分从容淡定,“嗯,认真的,我有药。”

    她说完,就进了病房,走到席景行旁边,喊了颜汐一声,“席伯伯,你别担心了,颜颜姐会没事的。”

    她的语气带了几分肯定和自信。

    席景行没听出她的话外之音,反而继续说了下去:“你的身体根本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见血,平时连体育课都不能上,怎么能打架!你是要吓死我吗?席言,你每天不是跟颜颜一起放学的吗,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人呢,去哪里鬼混了?”

    席言默默地没吭声,他确实蛮自责的。

    “还有,老顾,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负责接送大小姐保护大小姐安全的吗?怎么还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席景行又把枪口对准了顾念风,语气很快,声音严厉。

    颜汐眉心微蹙,忍不住打断席景行的训斥:“爸爸,跟他们没关系,是我支开他们的。”

    席景行:“怎么没关系,没照顾好你,就是他们的失责!”

    他明显是借题发挥,好不容易抓到顾念风的错处,怎么可能轻拿轻放?

    “够了!爸爸,我说了,是我的责任,跟他们没关系。”颜汐认真看着他,“我成年了,可以对我的所有言行负责,我有分寸。”

    “……”席景行顿了顿,情绪缓和了下来,“颜颜,我只是担心你。”

    “我知道你一直很有主见,可这件事你实在是太胡来了。”

    陈香香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颜颜姐,大家都是担心你。席伯伯也只是内疚,没能照顾好你。”

    席景行觉得她的话说到了自己心坎里,听到消息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差点就晕过去。

    女儿好不容易回来,日子眼看一天天变好,要是再出问题,他该怎么办?

    “颜颜,你要知道,你的生命很珍贵,你要是出了问题,爸爸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颜汐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席景行悲戚哀伤的脸,“爸爸,如果我说,这件事情是因陈香香而起的呢?”

    ——题外话——

    谢长则:她懊恼羞赧的样子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