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4章 我读书只是因为我想读
    朱媛眉心狠狠跳了一下,几乎差点骂娘了,王梓楠这架子摆得也太大了吧?

    她有些尴尬地看了席言一眼,席言低垂着脑袋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朱媛保持微笑:“……梓楠肯定希望你们能单独谈谈,你看你要不要追上去?”

    席言恍然,还真的慌忙追了上去,拉了好几次王梓楠的手都被甩开,到最后一次,路边一辆车呼啸而来,席言见她还往公路中间走,惊出一声冷汗,一把将人拉到怀里,才堪堪避过去。

    王梓楠:“……我是死是活要你管啊!”

    席言还能说什么呢,她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女孩啊,“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王梓楠心里挺不高兴的,她不想就这么轻易地原谅席言,那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对方胆敢站颜汐而不帮她,这口气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不过,她此时却必须咽下。

    “算了,我跟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啊。”王梓楠别开脸,她内心蛮悲凉的,凭什么她要对一个草包富二代低头?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

    她的眼眶红了,瞬间就充盈了泪水:“你维护你妹妹才应该是正常的,毕竟你们才是一家人,而我是陌生人。”

    席言语气很卑微,“我们怎么会是陌生人呢,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跟你共度一生呢。”

    王梓楠唇角忍不住翘了翘,心情算是好了点。

    “我知道你为难,但你性格实在是太软了,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啊,要支棱起来。”王梓楠说,“你妹妹做事太霸道了,她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吗?你本身不喜欢读书,她强压着你,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

    席言:“……可我没觉得被强扭了啊,我觉得读书还挺快乐的。”

    王梓楠深吸一口气,“你真的不用为了向我靠近,就假装自己爱读书……”

    就算席言这样做,她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开心。

    席言挠了挠脑袋:“不是啊,我读书只是因为我想读,不是为了任何人。”

    王梓楠皱眉,刚想提颜汐参加全国知识竞赛的事,这时席言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只得按捺下情绪,等他接电话。

    “什么,我妹妹晕过去了?!”席言懵了,收了手机拔腿就跑。

    王梓楠:“……”

    ——

    颜汐点名让谢长则送自己,两人在众人的视线中走远。

    等到了学校小树林人烟稀少处,颜汐松了口气,但旋即,身体猛地一歪。

    谢长则早就准备好了,一双手迅速把人捞了起来。

    颜汐靠在男生坚硬可靠的胸膛上,有些不大好意思,“抱歉啊,我只能麻烦你了……”

    现在她的身体还是太菜了,根本就经不起太过剧烈的运动,哪怕她已经尽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最后面对傅予淮时,还是忍不住动了怒也动了手。

    她的精神有些萎靡,漂亮的眼睛似乎都有些失去了神采,她闭上眼睛轻声说,“我就靠一靠,你别计较啊。”

    其实她还挺愧疚的,邻居看上去是那种清冷宛如神祇的人,她总怕自己靠着对方是一种亵渎。

    毕竟傅梦佳都说过了,整个圣阳高中,几乎八九成的女生都是谢长则的粉丝,视他为神明。

    神明是应该被供奉在神座上的,而不能走下来被随意玷污的。

    她说完,视线里黑暗了片刻。

    谢长则呼吸微滞,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瓷瓶,取出几颗药丸,摘了口罩飞快地塞入颜汐的口中。

    “你在干什么?你喂她吃了什么?”傅予淮跟过来,看到这一幕,简直目眦欲裂。

    他大步上前,周身都携着极低的气压,桃花眼里殊无笑意,“你到底给她吃了什么?她的病……不能乱吃药,把人还给我!”

    颜汐将药丸悉数咽下,对傅予淮的话充耳不闻:“我们走吧?”

    她吃了药,感觉非常地困,那种从四肢百骸散发出来的倦意,让她根本就不想动。

    说完这句话,颜汐甚至都已经闭上了眼睛。

    意识更深的黑暗之前,她隐约听到了一道好听的男声:“好。”

    谢长则慢条斯理地替颜汐又把口罩戴好,她是个很懂得体贴他人的女孩,戴口罩主要是怕脸上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吓到别人,可在他看来,那些红疹一点也不可怕。

    傅予淮忍不住,上前两步。

    谢长则抬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两人视线相对,傅予淮眼底满是暴戾,而一向鲜少情绪外露、始终宛如完人的谢长则,此时却更加让人觉得恐怖。

    他的眼里只剩下危险、凶狠和彻骨的冰冷,仿佛是被人侵犯了领地某种强大而恐怖的猛兽,择人欲嗜。

    “滚开!”

    “她为什么选择让我送她,而不是你,你不清楚什么原因吗?”

    傅予淮如遭重击,还能是什么原因,是因为颜汐已经不信赖他了。

    她甚至没想过向自己求助、向自己低头媚好。

    是啊,她是颜汐,颜家大小姐,她的脊梁骨永远挺得笔直,谁又能逼得她去低头呢?

    “你已经不配站在她身边了。”谢长则看着怀中呼吸趋于平稳的少女,将人抱起,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傅予淮还想阻拦,乔谦带着人赶到,忙往前一拦,“不是,傅少,您这是打算干吗?我们一班可不是好惹的啊!”

    在高三年级,火箭班还真比不上一班。

    一班虽然只是个普通班,但是谁让一班有个谢长则啊,一班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相信哪怕是傅予淮,都不想去求证。

    最终,他只能冷冷地看着谢长则就这么把颜汐带走。

    ——

    颜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

    顾念风一看她醒来,忙大步走上前,声音急切:“大小姐!您感觉怎么样了?”

    颜汐有些抱歉,“顾伯伯,我给您添麻烦了。”

    她支撑着坐起来,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但是我真的没事了,今天我晕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告诉舅舅和外公了吧?”

    而且说出去还挺丢脸的,她居然真的晕过去了!

    ——题外话——

    席言:我读书都是为了我自己啊,你是不是太给自己脸上抹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