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9章 但我忽然就感兴趣了呢
    “不是啊。”章楷愣了一下,“另外那个人,是颜汐。”

    傅予淮脸上散漫的笑容倏地消失无踪影,他猛地转头看着章楷,狐狸眼里透着冷意。

    许久,他舌尖抵着牙根,缓缓笑了。

    卢亦垚:“颜汐?她去参加什么?”他觉得太荒唐了,甚至下意识地哈哈讥笑了两声,连连摇头,简直不想多说。

    “那还不如傅少去呢,傅少好歹是年级前三。”旁边的人闻言也觉得荒唐,小声嘀咕。

    转学生虽然眉眼生得很漂亮,传言还长得很像陈香香,应该是个大美女,可那又怎么样?

    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是一项很严谨的以科学为主题的竞技类综艺,受到科学界和各大高校的关注,优胜者还能获得保送和高考加分的机会。

    试问谁不想参加啊?可大家都要脸,知道自己的实力,也相信学校的安排。

    傅予淮忽然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消息不知道是怎么传出去的,一路上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学校这波操作我有些看不懂,为什么连这种竞赛都允许别人走后门?”

    “好气啊!这不是去丢人现眼的吗,这下好了,我们学校要出名了,丢脸丢到全国面前了!”

    “我不理解,但我大为震惊。”

    “学校跪舔资本姿态太难看了吧,这是要给人家大小姐镀金呢,太恶心了!她哪来的脸?”

    “那你可真相了,听说她却是没脸——你知道她为什么天天戴口罩吗?因为她毁容了,是个丑八怪啊!”

    ……

    傅予淮漠然听着这些讨论和诋毁,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一趟教务大楼。

    “你说你想参加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叶罄忍不住皱起眉头,“你不是说对这种竞赛不感兴趣的吗?”

    傅予淮狐狸眼笑盈盈的:“但我忽然就感兴趣了呢。”

    叶罄还真的不好忽视他的要求,“你让我考虑考虑。”

    “毕竟比起颜汐同学,我才应该是更适合的那个人选。”傅予淮却动都没动一下,态度看似恭敬,语气却不容置疑,“也更加服众,对吧?”

    叶罄盯着傅予淮看了片刻,无奈:“行吧,我会向学校反馈的。”

    等傅予淮出去了,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

    这件事情学校也是才刚刚定下来,公告都没发,怎么会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傅予淮之前,已经好几个人来向她反馈,反正就是不服她把颜汐的名字上报去的决定。

    别人吵得再凶,她都可以置之不理;但傅予淮想参赛的话,还真不能忽视他。

    火箭班,傅梦佳成绩是最好的,但傅梦佳心态不行,她要用尽全力才能保住成绩不滑坡,根本就没余力参加什么竞赛。

    傅予淮不同,他一向游戏人间的架势,成绩却一直维持得很稳,这个年级第三拿起来好像没用多少力气的样子。

    他要去参加竞赛,还真不算勉强,也有竞争奖项的实力。

    ——

    走廊上,大家在讨论数理化全国知识竞赛的时候。

    王梓楠站在拐角处,抿着唇,眼神带着几分倔强。

    她旁边,好友朱媛一脸的愤愤不平:“凭什么啊,走后门的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抢别人的名额吗?”

    她转头,对王梓楠道,“梓楠,我觉得这个名额应该是你的才对!这种竞赛本来应该高二挑大梁,你学习成绩优异得奖无数,参加这种竞赛肯定能为学校拿个奖回来的!”

    她们身边的几个好友也深以为然。

    王梓楠的成绩一向很好,漂亮聪明又有气质和实力,一向受人追捧。

    更何况,她的追求者还很多,其中不乏席家大少爷席言这样的富二代。

    “对啊,本来这种竞赛就应该是高一高二发力,高三的来凑什么热闹!”

    “高三的凑热闹也行,那得像谢长则或者傅予淮那样的啊,她一个才转学过来的,书本上的知识都没摸清,好意思硬插一脚吗?”

    “席言怎么也不去说一声啊,不是他妹妹吗?他妹妹抢梓楠的竞赛名额,他都不管管?梓楠,你也不说一下席言吗?”

    王梓楠心里很不舒服,却倔强地说:“我为什么要去说他,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话虽这么说,王梓楠心里却一直很烦闷。

    她昨天在气头上拉黑了席言的微信,可到了今天又后悔,把人给加了回来,到现在都快两个小时了,席言居然一条微信都没发给她。

    席言以前对她,那就跟只听话的哈巴狗似的。

    这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冷酷,这让她不爽到了极点。

    朱媛跟其他人面面相觑,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梓楠,发生了什么?你跟席言吵架了?你傻啊,这种时候跟席言吵什么架。”

    她们这群人是见识过席言有多宝贝王梓楠的,也觉得王梓楠确实姿态拿捏得太高了。

    席言这样的豪门大少爷,你吊吊他可以,但是三天两头耍性子,还就不明智了。

    不过,即便如此,朱媛还是站自己的好姐妹的,她还等着王梓楠嫁入豪门,自己好攀上豪门关系呢!

    朱媛认真劝王梓楠:“梓楠,你别跟席言置气了,跟他好好说说,你是他喜欢的人,他肯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对啊,在我们老家,小姑子都是要为儿媳妇让路的,她抢你名额,席言就该狠狠教训她一顿!”

    王梓楠一直不吭声,手指攥紧掐进了软肉里。

    她个性要强,又很好面子,自然不会跟自己的小姐妹说,她跟颜汐交锋过,而且席言还站在了他妹妹那一边。

    “算了,这个名额让给她就让给她吧,我不稀罕。”王梓楠语气带着几分酸气,“谁让她是个短命鬼,活不长呢!”

    朱媛简直无语,“那世界上活不长的人多着去了,人人都要让吗?这不是我弱我有理式道德绑架吗?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帮你跟席言好好说说。”

    朱媛挺为王梓楠不值的,拿出手机就准备联系席言。

    王梓楠听见这句话,抿了抿唇,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没有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