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8章 十三岁就考了理科状元
    “不是,老刘,你这话就有些过分了啊。”王宝国把茶杯盖一盖,听不下去了。“颜汐同学实力强悍,是得到校长认可的。”

    “我能不能讨得了好是我的事。就不牢刘老师费心了。”颜汐笑了笑,“刘老师如果有异议的话,不如去跟校长反馈。”

    刘玉笙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不相信她有那个实力,怀疑她那天的考试都是在作弊。

    人心里的偏见是一座大山,有些人或许能冷静下来看待问题,但是刘玉笙显然不会。

    所以颜汐没打算跟他废话,“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再见。”

    她不卑不亢地道别,然后转身就走,背影清瘦纤长、清冷孤傲。

    王宝国咂摸了一下这情形,忍不住问:“刘老师,你不会还认为颜汐同学那天化学考试的成绩是作弊来的吧?”

    “难道不是?”刘玉笙板着脸。

    最后那道附加题确实很难、可以说超级难,能解出来的人很少,所以颜汐那个答案才更加不像是真的。

    反而像是事先拿到了答案,所以才那么地严谨标准没有任何缺陷。

    反正颜家那么有钱,有钱什么办不到?

    王宝国看向刘玉笙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同情,“你没看完颜汐同学的个人资料吧?”

    “王老师,这件事情我有自己的判断,你没必要说服我。”刘玉笙跟王宝国一向不对付,才不相信他会有什么好心。

    王宝国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端着茶杯老神在在地回办公室去了。

    等谢长则和乔谦他们过来,他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老刘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错把珍珠当鱼目,居然到现在还认为颜汐同学是作弊,哈哈哈哈哈。”

    谢长则漆黑的眸定定地看着他电脑上内网的界面上。

    那上面正是颜汐的个人资料。

    她小学时候参加过很多竞赛,拿的金牌数不胜数;初中之后锐减,到后面似乎泯然于众。

    可只有谢长则知道,那个时候,她已经进了国家特地开设的少年天才班,以极短的时间完成初高中所有课程的学习。

    十三岁那年,颜汐参加高考,并且直接考了个市理科状元,以断层第二名十几分的成绩。

    当年,她就被帝都大学直接录取。

    只是那个时候颜老夫人病故,她根本来不及去帝都大学报道;之后又是休学在家照顾病重的颜倾城,为母亲的病到处奔走。

    到后面颜倾城病故,她自己也病倒,就彻底没办法去帝都大学报道了,休学期满学籍也自动取消,这才轮到圣阳高中捡漏。

    乔谦勾着脑袋看完了颜汐的所有资料。

    不知道自己该震惊于对方那过分漂亮的真实面容,还是该震惊于对方那过于完美的人生履历。

    他一拍大腿,“我就说嘛,她跟班长以前都是少年天才班的!难怪!他们那个班的学生那哪里是人啊,那是怪物好吗,完全超出了人类能力的范畴!”

    被王宝国在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他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那个,班长我没说你是怪物啊,我就是纯粹身为普通人发出的感慨,你们这些天才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可不是神一样的存在么,简直太恐怖了好吗。

    十三岁就考了理科状元,现在重新参加高考,那不跟玩儿似的,简直就是满级大佬来屠戮新手村了。

    谢长则目光清平,形状优美的唇瓣透着一抹冷,他盯着颜汐的证件照,那还是她几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小姑娘明眸皓齿,眉眼精致如画,非常地漂亮。

    他忽然开口,“不是,我跟她不是一个班。”

    鸦羽般的睫毛低垂,声音有些低,含着清浅的笑,“我低她一届。”

    虽然年纪相仿,自己还要年长一个月,但真要算起来的话,他还得喊她一声学姐。

    ——

    叶罄找颜汐过来,果然是为了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的事情。

    刘玉笙都那样说了,颜汐必须要参加啊。

    “好的,我会做好准备的,请老师放心。”她微笑着应了下来。

    而且,她没记错的话,小说里陈香香就是借着这个节目名声大噪,成为国民偶像的,为她进军娱乐圈积累了国民度和粉丝。

    颜汐想不通的是,撇开她这个变数不谈,谢长则是肯定要参加这样的竞赛的。

    那为什么最终反而是陈香香拿了冠军?

    甚至第二第三名都没有谢长则,好像决赛第一轮谢长则就被刷下去了。

    这就说不过去了。

    小说是以陈香香的视角展开的,对谢长则根本就没有任何着墨,像是刻意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可对方无论是外貌还是头脑,都优秀得让人惊艳,绝对不可能泯然于众,沦为小说的背景板。

    颜汐不相信这是巧合。

    ——

    “傅少!”章楷匆匆从外面回来,一进教室就跑到傅予淮旁边坐下。

    “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参赛名单下来了,这次我们学校推荐了6个人,每个年级2人。”章楷捏着罐饮料,喝了一口,缓了缓气,“你猜都有谁?”

    “肯定是香香啊。”这题卢亦垚会,中午吃饭时陈香香透露过,“还有就是一班的那个谁呗。”

    说后一句,他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往年高三不可能参与这种竞赛的,毕竟要高考了,应当以高考为重,可谁叫人家谢长则强悍到所有人都不担心他的高考呢?

    这种为校争光的事情,当然是派有把握的人上啊。

    傅予淮也是这么想的。

    他唇角挂着散漫的笑,“香香有那个实力。”

    “不是,高三是两个人参赛的。”章楷强调了一遍,目光下意识地往侧前方扫了一眼。

    那个方向,正是傅梦佳所在的位置。

    “那个丑八怪?”卢亦垚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她不是一心专注学习,对这种竞赛从来不感兴趣的吗?”

    傅梦佳是万年年级老二,当然是付出极大的努力才换来的。

    对方没有社交没有休闲,心无旁骛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她就不怕一个不小心,成绩就大滑坡,高考翻车?”卢亦垚笑了两声,满脸的嘲讽。

    他挺看不起傅梦佳的,长得丑就算了,成绩好也是靠死读书,而不是靠天赋和智商,跟傅予淮怎么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