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7章 凭什么她能参加?
    书不好好读,天天在学校里逞凶斗狠,还自以为是讲义气,古惑仔电影看多了吧?

    “傅少是校草,也是那个,校霸。”傅梦佳抿了抿唇,“有傅少出面的话,他们就不敢对你动手的。”

    傅梦佳因为脸上的胎记,又因为喜欢独来独往,曾经莫名其妙遭受过一阵子的校暴。

    哪怕直到如今,她也是被孤立在群体之外的那一个。

    所以今天早上看到她跟颜汐课桌上都有红墨水,她才第一反应是冲着自己来的。

    仿佛她脸上有胎记、她丑,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完全凭自己的喜好而肆意妄为,根本就不懂得尊重一词。

    颜汐是席家的大小姐,跟傅予淮是朋友,要是她肯跟傅予淮服个软,傅予淮肯定会把她纳入自己的保护伞之下的吧?

    “今天上午,章楷还特地跟我打听过你被人恶作剧的事情,傅少那边应该也肯定知道了。”

    颜汐眸光平静:“谁说我要向傅予淮求助?他是他,我是我。”

    “啊?”傅梦佳有些呆掉。“那你打算找谁帮忙啊?”

    颜汐笑了笑:“没事,我会解决的,帮我保密,谢谢。”

    她的笑容很平和,又带着几分从容不迫,仿佛没什么事情能难倒她,傅梦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下午的时候,颜汐去了一趟教务大楼。

    走廊上,正好碰到了刘玉笙,颜汐略点头致意了一下,径直走了过去。

    “站住!”刘玉笙却猛地开口了,他看着颜汐,冷笑,“这就是你当学生的态度,看到老师招呼都不打一声,还有没有礼貌?”

    王宝国在办公室里看得分明,这姓刘的又在没事找茬啊!他赶紧捧着茶杯跑出来,笑眯眯的,“刘老师,火气怎么这么大呢,我看见颜汐同学朝你点头了呀,怎么就生气了呀这是。”

    其实他知道,刘玉笙只是借题发挥罢了。

    席言天天跑叶罄办公室补习,少年傲气,看到刘玉笙简直鸟都不鸟他一下,早就让刘玉笙憋了一肚子气了。

    现在只不过是柿子捡软的捏罢了。

    刘玉笙有些恼羞成怒,他这只是前菜,后面还有正餐要上呢!

    “我只是看不惯践踏规则的人罢了。”刘玉笙说,“叶罄非要收他们兄妹俩进高三火箭班,本身就对很多学生不公平了,好,这些我都不说。叶罄天天给席言开小灶补课,行,我也不说。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你们连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的名额也要抢?都高三了,马上要高考了,不能把机会留给高一高二吗?”

    说完,目光瞥向了王宝国。

    王宝国喝了口茶,咂摸了一下,这火气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颜汐大概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高三就不配参加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那我倒是想请问刘老师了,学校有明文规定高三不准参加这些竞赛吗?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的组织方有要求高三的禁止参赛吗?”

    刘玉笙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反问自己!

    王宝国赶紧笑眯眯地补充:“那当然是没有的,不然学校也不会让我们班的谢长则去参加呀。”

    原来这件事情还跟谢长则有关?

    颜汐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既然刘老师那么喜欢强调公平和规则,那就应该鼓励高三学生都参加才是。与其在这里大义凛然,还不如回去好好提升自己学生的实力,等你们班学生实力达到谢长则那个水平,您想怎么让名额都成,最起码不用慷他人之慨。”

    没实力,就少在这里逼逼叨叨了。

    刘玉笙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是,他拖整个高三年级下水,是不想谢长则参加,不想一班出尽风头!

    一个普通班,凭什么一直踩在他们国际班的头上?

    可就算他特别看好陈香香,也没那个底气说陈香香就能赢得过谢长则!

    谢长则那就是个人形考试机器,但凡他参加的竞赛考试统统都一骑绝尘,完全没别人什么事。

    他们这一届被压了这么长时间,早就一肚子火气了,眼看着要高考了,还这么出风头,他就非常不忿。

    “高三的应该以高考为重……”最终,刘玉笙只能从齿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

    “哎呀,那就不劳您担心了,我们谢长则肯定能考上帝都大学。”王宝国笑眯眯。

    别的他不敢打包票,这个他可敢得很。

    谁让他们班的谢长则就是那么争气、就是那么给他长脸呢。

    刘玉笙暗恨,他就算诅咒谢长则高考翻车也没用,人家压根就没拿过第一名以外的名次。

    目光一转,落到颜汐身上,忽然又有了话题,“那她呢?凭什么她能参加?”

    他刚刚被气糊涂了,差点忘了自己本来的目标就是颜汐了。

    颜汐稍稍诧异了一下,原来这里面还有她的事?

    叶罄找她过来,是为了说这个的?

    王宝国愣了一下,不是很懂:“她为什么不能参加?她数理化不是挺好的么,前两天晋老师发的卷子你也看到了吧。”

    那天晋荣拿着颜汐的化学随堂小测试卷暗戳戳地嘚瑟,还美其名曰分享、实则炫耀地发到各个群。

    不得不承认,最后那道附加题的解答,简直堪称完美。

    刘玉笙一听这个就气,五脏六腑都在燃烧。

    “呵,东施效颦,炮制别人的经历,真当别人是傻子?”

    明明那天上午陈香香数学随堂小测不到十分钟做完一张数学满分答卷,在教务主任那里大出风头,直接被定下参加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的名额。

    下午颜汐也搞了个化学随堂小测十分钟满分答卷,晋荣还跑去找教务主任极力推荐颜汐参加全国数理化知识竞赛。

    这操作,不能说很相似,只能说简直一模一样。

    难怪陈香香说她这个姐姐病了许久心理恐怕有点问题。

    确实蛮有问题的,虚荣心强,爱出风头,还喜欢抢属于妹妹的荣耀!

    刘玉笙冷笑:“那种全国性的知识竞赛,请了帝都大学和京师大学的教授坐镇,本着最严谨科学的态度办的知识竞技类的节目,不是秀场,也容不得黑幕。我就不信颜家能插得了手,你以为你去了能讨得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