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4章 我没教养,你没道德,我们半斤八两
    “不是,这件事跟我舅舅和外公有什么关系?我进火箭班是因为学校想要招揽我妹妹啊!”席言瞪大了眼睛。

    他没觉得自己做得不对,火箭班难进,颜汐给他争取到了机会,他难道还傻乎乎地放走?

    王梓楠:“……”

    “你当你妹妹是什么香饽饽吗,还不是因为她姓颜!”王梓楠激动得脸都红了,“她自己走后门也就算了,还带上你。把火箭班这种神圣的地方当成什么了啊!”

    “还有,我一直觉得你三观挺正的,才愿意跟你交朋友。可我没想到你居然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优待!”

    知道这个消息后,她气得饭都吃不下。

    王梓楠家境很差,能进圣阳高中,靠的是她自身的努力和傲人的学习成绩。

    虽说席家资助了她,但她骨子里就是有傲气,觉得这是资本在向她聪慧的头脑媚好。

    她在席言面前一向有优越感,自己有独立的人格傲人的成绩,将来肯定能考上一流大学,成为社会精英。可席言有什么?除了家里有几个臭钱,他什么都不是。

    但如果席言上进了,进了她拼了命都进不了的火箭班,她就觉得自己的骄傲被冒犯了。

    席言茫然了,又有些小委屈:“你说让我好好学习,我也想为我们的未来努力一把。我怎么就不该去火箭班了呢?”

    “你觉得你的学习成绩配去火箭班吗?你抢占了别人的资源,你对得起高三年级所有人吗?”王梓楠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我们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结果都抵不过你们有钱人家的孩子轻飘飘的一句话,你觉得这公平吗?”

    “哇靠,这是PUA吧!”金发帅哥翻了个白眼,无语,“这个小白莲段数挺高的,席言完蛋了。”

    那边,席言看到她掉眼泪,心疼得不行,已经开始低声下气地道歉了。

    颜汐想了想,开口说:“他不会完蛋的。”

    她忽然出声,把两名偷窥者吓了一跳,金发帅哥捂住自己的小心脏,看着面前的女生。

    第一反应是,好高啊,这得有一米七几了吧,天呐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是真实存在的吗?!

    目光再一顿,落在了颜汐的眼睛和口罩上。

    即便是戴了口罩,也无损于她的美貌。

    皮肤很白,额头饱满,眼型生得非常地漂亮,眼波流转间动人心弦,让人非常好奇口罩遮挡下是怎样一张惊艳的脸。

    “好漂亮啊。”金昭不争气地捂着脸,满脸的痴迷。

    “你不是性别男,爱好男吗?!”应诗雨简直无语,不过,她也觉得颜汐应该是个大美人。

    那样漂亮的一双眼睛,气质又绝佳,脸蛋得有多漂亮啊。

    想想都很期待的呢。

    那边,颜汐已经走了过去,“我也觉得确实挺不公平的,席言应该主动把名额让出来给你才对。”

    王梓楠脸色微微变了变,她没想到居然撞上了颜汐。

    不过颜汐之所以能进圣阳高中,靠的是颜家金钱开路,在她眼里颜汐比席言还要不堪,所以她脸上不由带着几分不屑。

    但,她还是抬着下巴打了声招呼,“你好。”

    顿了顿,眼神清高而倨傲,“……我没有说让出来给我,本来我跟席言也不是一个年级,我只是觉得,应该让大家公平竞争。”

    席言看见妹妹,嘴唇翕动了下,没吭声。

    莫名地,他有些心虚。

    颜汐笑了笑:“既然你那么喜欢公平公正,那应该知道你家隔壁邻居那个姓古的小姑娘也想被颜家资助上学读圣阳啊,我记得你小学时成绩还没人家好吧,那你应该公平地把资助资格让出来啊!”

    当年颜倾城带着颜汐做慈善,她看到过很多被资助的资料。

    她记性好得很,至今仍对那些慈善生的资料倒背如流。

    王梓楠小学时的成绩只能算中上,并不拔尖。可小姑娘生得好看,又很会哭,于是就这么被选上了。

    靠着颜家的资助,这么些年良好的教育资源堆积,护送她一路读到圣阳高中,养得她光鲜亮丽,就自以为高人一等了?

    王梓楠脸色大变,她没想到颜汐居然连这个都知道?可那又怎样,被资助的资格是她争取过来的,她为什么要拱手让人!

    “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怎么不能混为一谈?”颜汐眨了下眼睛,不解,“还有,远的地方有非洲,近的地方有大凉山,许多孩子都吃不饱饭呢,你那么公平,怎么舍得顿顿吃两碗大米饭,这太不公平了吧?你知不知道你剥夺了多少人生的希望?”

    王梓楠脸色涨红了:“你这是在道德绑架!”

    颜汐脸色平静:“嗯,所以你刚刚不是在道德绑架吗?”

    王梓楠气得手抖,她深吸一口气,懒得跟颜汐在这里吵架,没的丢人现眼。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席言,心里的恼恨就这么泛起,“席言,算我看错你了!你果然就像他们说的,就是个草包富二代!只会用金钱玩弄人心!”

    颜汐抬眸:“等等,让你走了吗?既然你看不起席言,不喜欢他的金钱,那就把他送你的东西都还回来。对了,先把身上的衣服首饰鞋子都给脱了吧。”

    王梓楠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简直快气晕过去:“你、你还有没有教养!”

    席家大小姐,不是说最是温婉大方的吗?怎么会说出这种没有恶毒的话!

    颜汐:“嗯,我没教养,你没道德,我们半斤八两。”顿了顿,颜汐又笑了笑,“不过我觉得你还要胜出一筹,毕竟我做不到这么厚颜无耻狼心狗肺倒打一耙。”

    颜家做慈善,确实是想回馈社会,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资助了这些慈善生,是没有奢求过这些慈善生能怎么回报,但你最起码不能倒打一耙吧?

    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就是不能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王梓楠的脸色如同开了染料坊,脸色红了白、白了青,最后红着眼眶看着席言:“你就这么站在这里,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这一年半以来,席言一直都在追求她,予取予求的,根本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

    她觉得席言肯定会为自己主持公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