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2章 100分和满分的区别
    火箭班。

    席言过来把化学笔记还给傅予淮。

    “颜颜说她不需要这些让我还给你,我昨天拿回去自己看了看,好像也不是很适合我。”

    以往他没少借傅予淮的笔记临时抱佛脚,但那只能应付一下考试,真正对他的帮助并不大,席言对比了一下,觉得打基础还是叶罄给的资料更全面一点;提升巩固发散思维还是颜汐的方法更好一点。

    卢亦垚有些吃惊地看着傅予淮,原来傅少还把化学笔记借给颜汐了?

    而颜汐居然还不识抬举,让席言还了回来。

    这也太气人了吧!

    这天上午又有化学课,化学课代表拿着试卷来发,发完了所有人的,却意外地没有颜汐的。

    别人不清楚什么原因,卢亦垚却再清楚不过。

    那种作弊了的卷子,自然是被晋老师截留下来了,看样子真的像章楷说的,老师打算冷处理。

    他现在跑去闹,反而可能会得罪晋老师。

    卢亦垚故意站起身大声说:“傅少,恭喜你啊,又考了满分!”

    陆洋转身问傅梦佳:“你考多少分?也是满分吗?”

    “啊,不是。”傅梦佳小声说,“我才考了100分,后面那道附加题我不会。”

    说完,她抿了下嘴唇,“傅予淮同学能考满分,真的很厉害呢。”

    她崇拜一切比自己厉害的人。

    “说起来,晋老师亲口承认,颜汐同学也考了满分呢。”卢亦垚笑着说,盯着从门外走过来的颜汐,“跟傅梦佳一样的满分,难怪昨天不要傅少的化学笔记呢。”

    在场的同学都不是傻子,很快就有人脸上现出了几分异色。

    新同学居然一来就作弊?!

    火箭班的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更何况许多人的考试成绩还关乎着他们的零花钱和前途。

    谁要是作弊了,那就是挡了他们的财路和前途,就是大家共同的敌人。

    傅梦佳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她赶紧澄清,“我可没考满分,我才考了100分。”

    卢亦垚不以为意,“100分不就是满分吗?”

    他觉得傅梦佳就是在模糊焦点。

    傅予淮却刷地起身,走到了他面前,狐狸眼里没有半分笑意:“晋老师亲口跟你说颜汐考了满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卢亦垚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他想起晋老师的原话,“他说你和傅梦佳考了100分,颜汐考了满分……”

    “那就对了,颜汐考了120分吧。”陆洋笑着说。

    傅梦佳猛地抬起头,眼睛晶晶亮地看向了还站在教室门口的颜汐,“最后那道附加题20分,我完全没思路,到现在都解不出来。”

    可颜汐解出来了,这是什么概念?傅梦佳看向颜汐的眼神炙热得让人无法忽视。

    “蠢货!”傅予淮冷声,把手里的试卷劈头砸在了卢亦垚的脸上。

    他准备离开,一转头,却看见了安静地站在不远处的少女,她眸光平静,神情淡然,眉眼如同氤氲了整个江南的山温水软。

    “颜颜……”傅予淮喊了一声,声音里有着他都不曾察觉的沙哑。

    四年了,他以为,他已经把颜汐远远甩在身后,不需要再时时刻刻仰望她。

    可他忽然发现,自己或许错了。

    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这种悸动让他差点就绷不住。

    傅予淮下颌绷得死紧,眸光牢牢锁定着颜汐的眼睛。

    颜汐根本没看傅予淮,而是别过脸,看向卢亦垚,“我也觉得你蛮蠢的,你是怎么进的火箭班?”

    说完,便直接越过傅予淮,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错身而过的瞬间,傅予淮脸上的神情恍惚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指倏地握紧,旋即又恢复了那种游戏人间的微笑。

    卢亦垚简直要气晕过去!

    他没想到,自己想要当众揭穿颜汐作弊的事实,却被质疑打脸,他是搞半天才明白,100分和满分的区别。

    人家说的满分,原来指的是附加题也算在内。

    靠,谁会这么算啊!是不是有病啊!

    最让他气不过的是,颜汐居然说他蠢,还质疑他是怎么进火箭班的!

    她有什么资格质疑他,就凭她那个作弊的满分吗?

    就算不是抄袭的傅梦佳,那也肯定是提前拿到了答案。

    听说颜家最近打算给学校捐赠一个射箭馆,有钱什么办不到?

    火箭班的同学都处在震惊之中。

    新同学居然真的考了120分,这么猛的吗?别说傅予淮做不到,连傅梦佳都做不到!

    所以,火箭班这是终于要出一个神级大佬,可以跟一班的谢长则相抗衡了吗?

    毕竟身为整个年级资源最好的火箭班,却一直都没坐过第一名的宝座,火箭班的同学们每每走出去都觉得特没面子。

    新同学要是真这么猛的话,他们倒是很期待的呢。

    可万一真像卢亦垚说的,新同学是作弊的呢?毕竟十分钟不到做完一张满分试卷,这已经不在他们理解的范围之内了。

    算了算了,还是先观望一阵子再说吧。

    ——

    颜汐也发现,脱离了傅予淮那个小团伙,似乎确实很难融入火箭班。

    同学们大多忙着低头学习,高傲而冷漠,也根本没有要跟新同学接触的热情,所以至今为止,她在班上说得上话的人还是只有陆洋和傅梦佳。

    这天下午,社团活动时间。

    席言又一次被叶罄叫走,单独补课去了,看样子这种状况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颜汐去了一趟学校的化学实验室,校长给了她钥匙,给予了她进出的自由。

    等她忙完出来,经过社办大楼,正好碰到人最多的时候。

    “香香!”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边说边笑嘻嘻地伸手,“你在学校里怎么还戴着口罩啊?”

    她的动作快,颜汐的动作更快,猛地拍开了她的手,“啪”地一声,对方恼恨地尖叫了一声:“你干嘛啊!”

    短发女生看着自己红通通的手背,气得差点掉眼泪。

    这个病鬼不是得了癌症吗,癌症病人居然身手这么敏捷?!

    而且,打人的力气也太大了吧,好痛啊!她感觉自己的手痛得都要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