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1章 席景行的经济状况;临终关怀
    “你不用担心了,已经没事了。”席景行回过神来,看陈香香发呆,便宽慰地拍了拍她的手。

    陈香香一直到躺在了床上,还在想着这件事,她有些心神不宁,迷迷糊糊睡着后,又猛地惊醒。

    “对了,系统,帮我查查看,席景行现在经济状况如何。”

    她太理所当然地以为席景行是席家的家主,就该享受和掌控席家的一切资源。

    可现在颜汐回来了,这始终是个变数,她不能掉以轻心。

    系统冰冷的机械音响在耳边:“这属于个人隐私,需要消耗500积分,宿主是否确认扣除?”

    又要扣除积分!陈香香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积分,有些肉痛。“……算了,不用了。”

    这种事,她自己又不是不能打听清楚,积分还是先攒着用在比较有用的地方才好。

    颜汐比陈香香更清楚席景行的资产情况。

    隔天一大早,一份关于她、席言以及席景行的个人资产报告就发到了她的邮箱里。

    不得不说,母亲还真是未卜先知,给他们兄妹俩留足了退路。

    席景行自己经营的小公司连年亏损,还是靠着颜汐手底下的几家公司在供血,真要切割开来,席景行恐怕马上就资不抵债直接破产了。

    至于他当董事长的工资,因为当初拿的是股份,实际上工资只有象征性的1元钱。

    所以,席景行这些年花的用的,都是她跟席言的钱。

    颜汐看着这个结果,还是挺意外的。

    席景行这几年到底都做了什么啊,好好的公司被他搞成这个鬼样子,还不如接受她当年的建议直接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呢,好歹稳赚不赔。

    颜汐甚至觉得席景行都对不起他那1元钱的工资。

    既然说好了让席景行用自己的钱支付,那她首要的就是切断对席景行的资助了。

    不能名声和好处席景行得了,结果还是她出钱出力,那未免太对不起她了。

    只是希望席景行说到做到,别到时候反悔就行。

    ——

    “香香!”翌日一早,詹欣荣从教务大楼回来,就很兴奋地冲陈香香挥手。

    “你知道吗,你昨天数学随堂小测,十几分钟就做出一套满分答卷,简直把数学组的老师们都惊呆了!说要推荐你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数理化全国竞赛节目呢!你说说,你以前是不是隐藏实力了,是不是?”

    陈香香愣了一下,旋即很快脸上就挂上清浅的笑容。

    “只是一次随堂小测而已,算不得什么。”

    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总算昨天的积分不算白花。

    “这都叫算不得什么?天呐,你也太凡尔赛了吧!”詹欣荣很兴奋,是个人都有慕强的心理,而陈香香不声不响的,却屡屡掉马甲,证实了她是大佬中的大佬。

    “琴棋书画,还有学习成绩,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对了,你还会制中药丸!”

    詹欣荣觉得拥有这么厉害的朋友,自己与有荣焉。

    陈香香在高二年级人气本身很高,此时交好的同学们都纷纷来祝贺她。

    如果细心一点的人就会发现,这些人中,基本上都是家境好的,或者父母家人在国家单位工作的。

    就算没有家庭背景的,也是有特定用处的,比如说高二一班的班花王梓楠。

    “对了,席家那位病秧子大小姐呢,她不用读书的吗?”有个男生忽然开口问。

    这些人基本参加了那天陈香香的生日宴,那天被赶走,让这些出身不凡的少年们感觉自尊心受挫。

    原本还等着席家为失礼的行为道歉呢,结果呢,等了个寂寞。

    席家压根没有任何表示!

    这可不符合席景行一贯的为人,身为家主最好面子,怎么容许自家女儿有这么失礼的举动。

    “我听说她初中都没读完,这次不会被安排到了初中部吧?”詹欣荣幸灾乐祸,“那就未免太搞笑了吧,她比我们都大,已经十八岁了吧,结果去读初中……”

    陈香香手指轻轻蜷缩了一下,不过没有吭声。

    “人家才没有读初中呢,人家去高三火箭班了好吗。”罗婉容翻了个白眼,陈香香中午还去高三火箭班找傅予淮了呢,能不知道这件事?

    知道却不澄清,也真是够绿茶的。

    陈香香回过神来,轻抿了一下唇:“颜颜姐确实去了高三火箭班,还有,我哥也去了。”

    “你哥?”詹欣荣差点以为她说的是陈勋,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席言去了火箭班?!”

    “这是颜家出手了吧。”之前说话的男生忍不住冷嘲热讽,“还真是一如既往强盗作风呢,没想到居然连火箭班的名额也抢,这些资本家也太恶心了吧!”

    圣阳高中本身就是贵族高中,学校有钱人家小孩简直不要太多,分班这件事情上就存在着可操作空间。

    火箭班的存在则是整个圣阳高中最公平公正的所在,是全校学生挤破脑袋都想抢夺的优质资源。

    结果颜家就这么不讲武德,直接就把两个废物安插进去了?

    穆宇阳出离愤怒了。

    他一向以火箭班尖子生的身份而自豪,自然容不得别人用肮脏的金钱去玷污。

    陈香香微拧了一下眉,“宇阳,别这么说,那是我哥和我姐。”

    穆宇阳觉得她太善良了:“什么你姐,席家把你接过去说要收养你,结果到现在都没动静,不会是遛你玩的吧?还是说,那位席家大小姐嫉妒心那么强,闹着不同意?”

    陈香香顿时就没话说了,神情里闪过一抹纠结。

    穆宇阳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更气了,“呵,我就说那个病鬼回来要坏事,果不其然。”

    妈的,都要死了,还搞东搞西的,难怪得了癌症活不长久。

    他看着陈香香心情低落的样子,有些心疼不舍。

    别人不清楚,他却是再清楚不过,陈香香一直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席景行给了她父爱,她就真心把席景行当成了父亲。

    席景行能渐渐从悲痛中走出来,振作起来,陈香香功不可没。

    颜汐的归来,却一下子把所有的美好都打碎,眼看着又要把席家拖入深渊。

    他不介意带人去“问候问候”颜汐,就当是给这位临终关怀好了,让她死后也记得做个好人,下辈子才能活得长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