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30章 恐怕张司机的薪水得由您本人支付
    “你怎么可以让颜颜姐他们就这么走了呢?”陈香香抢先指责司机张安,语气里带着失望,“颜颜姐还是个病人,万一她在路上出点事情,你负责得起吗?”

    张安懵了,这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陈香香不是最温柔和蔼、善解人意的吗?

    他还不都是为了她!

    “我是为了等香香小姐您……”张安赶紧解释,“而且大小姐跟大少爷是坐颜家的车回去的。”

    陈香香还是气,她必须要撇清自己的干系:“怎么就是为了我?我早跟你说过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语气之激烈,面目之狰狞,简直吓了张安一大跳。

    然而,几秒种后,她忽然反应过来,系统没有提示好感值下降!

    她猛地回头看向傅予淮,眼底氤氲着雾气,“予淮我……”

    原本周身笼罩着低气压、风雨欲来的傅予淮,此时却神情晦涩难辨,但陈香香敏锐地感觉到了,他没生气。

    他没生气!

    “颜家啊……”傅予淮薄唇轻启,吐出这几个字,眼底有黑气一闪而过。

    抬头对着陈香香,却笑得迷离又温柔,“好了,香香,别气了,又不是你的错。”

    看着控制面板上不降反略升了一点点的好感值,陈香香的一颗心彻底落回了肚子里。

    看样子,傅予淮算是彻底被她攻略了,他是真的爱惨了她吧?

    对于第一个完全倒戈向自己的男人,她自然是不介意给他多点温柔和关心的。

    伸手抱住傅予淮的胳膊晃了晃,“予淮,谢谢你理解。不然我真是有口都说不清了。”

    傅予淮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地抽出胳膊,“事已至此,不是什么大事,我陪你去席家解释清楚吧。”

    ——

    席家。

    颜汐跟席言回家后,直接吃了饭回房间复习去了。

    高三的课程这个时候早就上完了,席言对各科知识的掌握算是囫囵吞枣,颜汐没打算帮他梳理知识点,反正这些有叶罄在做,她只是抽出一些针对性的题目让席言先自己做,席言做完了,她再讲解,深入浅出,举一反三,让席言如醍醐灌顶。

    这种讲法,他很好理解,也很好掌握。

    颜汐还让他整理错题集,这样便于知识的查漏补缺,保证下次遇到类似的题型不会再犯晕。

    这种知道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强的感觉真好,席言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再也不会出现那种翻开书本就害怕就退缩的感觉了。

    兄妹俩一直忙到很晚,快到十一点时,何管家端着牛奶过来催促两人赶紧休息。

    “今晚予淮少爷过来了,不过就坐了坐,跟先生说了些什么。”何管家说,“对了,香香小姐说想跟您道歉,被我拦回去了。”

    颜汐脸上没多少意外的神色,傅予淮这是当说客来了?

    她让席言去洗澡,自己则下楼去了一趟书房。

    书房里,席景行正坐在办公桌前,电脑亮着,似乎在忙碌。陈香香正在给他按摩肩膀,好一个父慈子孝的场景。

    颜汐走进去时,陈香香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些,放开手后退了一步。

    “颜颜。”席景行脸上的笑容还未消散,显然心情不错,“怎么还没睡?你还生病着,不宜过度劳累,记得早点睡。”

    颜汐直接在椅子上坐下:“我来跟您说件事,以后我跟哥哥上下学由颜家司机接送;至于张安司机,既然我指使不动他,那就让他……”

    “他今天确实做得很不对,我已经罚过了他。”席景行赶紧接话,说完看着颜汐。

    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张安又不是外人,那是他嫂子娘家的兄弟,沾亲带故的,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闹个没脸,亲戚都没得做。

    颜家那个下人真是管得太宽了,动不动就开除解雇的,太不给人面子了吧。

    “其实他担心香香,也是因为我吩咐过他,每天务必要保证好香香的用车。”他当时之所以这么吩咐,还不是怕席言放学后只顾着跟狐朋狗友出去混,而忽略了香香。女孩子家,总要格外关照的。

    颜汐抬眸:“所以,他就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

    席景行脸上顿时现出一抹尴尬。

    陈香香贝齿轻咬下唇,满脸自责:“都怪我,是我不该忙着社团活动、忘记看手机……”

    “你不在现场不了解全貌,请你闭麦。”颜汐面色平静,语气却不容置喙,陈香香究竟是不是故意,她没空追究;但拿着席家的薪水却不听使唤的人,必须要追究责任。

    她转头看着席景行,“所以,爸爸您对张安的处置结果是?”

    席景行沉默了一下,避开了颜汐的目光:“我觉得你的提议挺好的,以后就让他专门接送香香吧。”

    其实他是很不高兴颜家派人来接近颜汐的,可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心里到现在还窝着火呢。

    颜家直接给颜汐派的劳斯莱斯幻影,上千万的车子,连他都没这种待遇,他又有什么理由不许颜汐坐颜家的车子?

    索性捏着鼻子认下来了。

    张安已经跟他保证过了,以后会懂得察言观色,颜家那个司机总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到时候张安就可以趁虚而入。

    再说了,陈香香也会在中间说和的。

    他觉得陈香香千好万好,颜汐早晚会看到陈香香的优点的。

    颜汐一点也不意外席景行的处置方法,点了点头:“可以。”

    陈香香飞快看了颜汐一眼,又赶紧低垂下头,唇角忍不住翘了翘。

    颜汐继续说了下午,“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没有为席家提供任何服务,恐怕张司机的薪水得由您本人支付了。”

    这话席景行也听张安说过的,他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好。”

    颜汐的目的就是这个,既然席景行认下来了,那其他就好办了。

    “那我也没什么意见了,晚安,爸爸。”临走前,她甚至心情很好地朝席景行笑了笑。

    那个笑容温婉而明媚,如日光朗朗,又如月光温柔,席景行看得差点失了神。

    陈香香却莫名地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心底莫名升起一股不安,可不待她说什么,颜汐已经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