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29章 以后,大小姐就由我接送
    张安态度做得这么明显了,颜汐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她没兴趣跟张安继续在这里掰扯,根据小说里的描述,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孤例。

    席家上上下下,乃至于佣人都喜欢陈香香、自发地维护着陈香香。

    小说里的颜汐最后走到绝境,未尝不是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众叛亲离的形式所逼迫。

    陈香香要是故意不看短信、不接电话呢?按照张安的逻辑,只怕到时候就轮到他们去学校找人了吧。

    颜汐心平气和地问席言:“你是打算现在跟我一起走,还是等陈香香?”

    张安握着手机站在一旁,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颜汐再闹有什么用,席言对陈香香的维护可不比别人少,以前也是常常等陈香香到很晚,肯定会劝说颜汐等一等的。

    席言挠了挠脑袋,有些莫名其妙:“当然是现在跟你一起走啊。”

    他干嘛要等陈香香啊,陈香香又不是他亲妹妹。

    张安脸上志得意满的笑容僵了一下,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个巴掌。

    颜汐展颜一笑,点了点头,“哥,那跟我走吧。”

    “不是,大小姐,送您和大少爷上下学是我的职责,您这样我怎么跟先生交代?”张安终于有些慌了。

    然而颜汐看都没看他,拉着席言直接走人。

    张安装模作样地追了几步,“大小姐,您别置气,现在也不好打车啊!”

    现在还是下班高峰期,学校门口又一向是最拥堵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有出租车司机愿意进来。

    颜汐闹归闹,但最终还是只能选择他这个最优选,否则,让她自己打车,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呢!

    席言也担心这个,就算要打车,也不应该是颜汐去打车啊!她还生病着呢!

    就在此时,路边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忽然打开了车门,西装革履的司机走下车,朝颜汐鞠了个躬,笑容亲切:“大小姐,我送您回家。”

    颜汐点了点头,“顾伯伯,麻烦你了。”神态自然地坐上了车。

    席言看到彬彬有礼的司机,也跟着小声喊,“顾伯伯。”然后快步上前溜上了车。

    顾念风微笑着关上车门,略站了站,忽然转头看向了张安,略带皱纹的脸上,一双眼睛却如出鞘的宝刀,锋利而淬着寒冰,吓得张安倒退了好几步。

    他是颜家专门为颜汐雇佣的司机兼保镖,十几年来一直都只被要求服务于颜汐一个人。

    颜汐生病住院后,他就处于待命状态。

    颜汐终于出院,他也终于被启用,可顾虑着席景行的感受和自尊,还是事事以席家的安排为主,他则默默跟着颜汐,随时等候差遣。

    原以为自己派不上什么用场,没想到席家这个司机居然敢刁难颜汐。

    真当颜家人都死光了么?

    “以后,大小姐就由我接送,跟你无关了。”顾念风声音冰冷,“既然你无能到连接送大小姐上下学这种事情都做不好,我建议你自己辞职吧;当然,我也会向席家建议直接解雇你。”

    有些事情,颜家不说,并不代表没那个能力。

    真要惹怒了颜家,整个北桥市,恐怕没哪个家族承受得了颜家的怒火。

    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很快就驶离了。

    张安站在原地,脸色难看至极!

    就这么点小事,颜家居然上纲上线、喊打喊杀的,果然那个病秧子是个扫把星,晦气!

    不行,他不能被席家解雇,席家工资开得这么高,工作又这么轻松,傻子才舍得丢掉这个饭碗。

    他想起颜汐说的那句话,反正席景行都打算收养陈香香了,这件事势在必行,颜汐一个癌症患者,早晚都要翘辫子的,他有什么好怕的?

    眼下还是巴结好陈香香才是正经。

    ——

    一场演奏结束,陈香香再次收获了众人惊艳的目光和不绝于耳的称赞。

    她微微翘了翘唇角,笑着收起小提琴,看见琴盒里的手机,惊呼了一声,“这么晚了!哥都打了几个电话给我,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了。”

    她慌慌张张的,盖上琴盒时动作太用力,差点夹到手指。

    那双手可是艺术家的手,是能拉出精美绝伦音乐的手,看得众人心里一紧,吓了一大跳。

    傅予淮一把将陈香香拉起来,狐狸眼眯了眯,温柔地宽慰她,“没事,不着急,我陪你过去解释。”

    陈香香这才放心下来。

    两人走到校门口,门口停着席家的车,却不见其他人的身影。

    陈香香心一沉,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她今天是故意装作没看到席言发的通知短信,拖拖拉拉到现在,就是为了给颜汐一个下马威。

    颜汐要么忍耐下来,老老实实地在这里等她;要么,就是直接命令司机开车走人,把她一个人丢在学校不管。

    根据颜汐回来后种种的强势表现,她觉得大概率是后者。

    这样,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卖一波惨,同时也坐实颜汐针对她、颜汐嚣张跋扈的事实。

    可现在车子在这里等着……

    陈香香心里忍不住祈祷起来,祈祷颜汐今天脑子抽风,老实忍耐了下来,还在车上等着他们。

    然而司机张安一下来,就浇灭了她的幻想:“大小姐和大少爷已经先回家了。”

    “走了?”傅予淮眉头皱了起来。

    张安没察觉到他情绪的不对劲,但他着急讨好陈香香呢,笑得格外殷勤地开门:“以后就由我专门负责接送香香小姐。”

    甚至语气热络地表忠心,“保管香香小姐上下学不会迟到。”

    他刻意讨好,可陈香香的脸色却不大好,手指缓缓掐进了肉里,飞快地看了傅予淮一眼。

    “颜颜他们是怎么回去的?”傅予淮忽然开口,狐狸眼虽然在笑着,眼底却淬着薄冰。

    陈香香心里一紧,怎么回去的,那只能是打出租车回去的呀!席家总共只有两个司机,另一个跟着席景行呢!

    她是真的没想到,颜汐居然就这么留下车子走了!

    席家的大小姐,对一个养女退让到这种地步,自己却打车回家……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她的名声可就臭了。

    这个司机是个白痴吗,这种道理都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