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23章 蛊惑失败,席言重新振作
    好在,席言的心情不难猜。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闪光点啊,为什么一定要跟别人比呢?你就是独一无二的你啊!”陈香香微笑地注视着席言,目光真诚,“我觉得你很好啊,你心地善良,为人大方,不拘小节,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席言感觉被夸得晕乎乎的,挠了挠头,“是吗,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要是不好的话,王梓楠也不会那么欣赏你了,不是吗?”陈香香开了个小玩笑。

    王梓楠是席言一直暗恋的女孩,长得漂亮成绩又好,虽然出生底层,却一直自强不息,在席言心中是女神般的存在。

    他对王梓楠的滤镜有点厚重,听到这句话,心情好转了许多。

    “梓楠她真的很欣赏我吗?”席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他哪里配得上王梓楠那样美好的女孩子啊。

    “是真的。”陈香香的语气很认真很坚定,“其实学习成绩又代表不了一切,我相信你就算不读书也可以获得成功,你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在乎学习成绩……”

    “抱歉,他必须在乎。”颜汐的声音猛地响起,近在耳边,吓了陈香香一跳。

    “颜颜姐,你怎么过来了?”陈香香神色自然地站起身,“你是来找席言哥的吗?”

    “系统,你怎么不提醒我颜汐过来了?”陈香香在脑海里谴责着系统。

    然而系统仿佛死机了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学习成绩既然代表不了什么,那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学习呢?”颜汐也没料到,她找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陈香香对席言进行开解,可开解的内容却让她有些意外。

    按照小说里的描述,陈香香本人对学习成绩很重视,哪怕后来进了娱乐圈,她也坚持学习,还考上了帝都大学。

    后来更是靠着学霸的人设打了一波脸,收获了无数的粉丝。

    这样的人,居然会劝别人不要在乎学习成绩?

    陈香香脸上现出几分尴尬,“颜颜姐,这件事不能一概而论,我……”

    颜汐根本没打算听她解释,侧头看着席言,笑了笑,“哥,走吧,我们去火箭班。”

    席言愣了一下,“去火箭班?不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火箭班的叶罄老师已经同意接收你了,难道你舍得放弃这次机会吗?”

    颜汐微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温暖干净,坚定从容,又隐隐带着鼓励。

    席言甩了甩脑袋,就仿佛拨云见日,刚刚压在心头的阴霾瞬间被照得无影无踪。

    “不,我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那可是火箭班,整个圣阳高中最顶尖的班级!

    傻子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席言这会儿哪里还管什么陈香香啊,他喜滋滋地提着书包,“颜颜,我们现在就走吧,对了,我还有东西落在国际班,我得去拿回来!”

    无论如何,火箭班肯接收他,这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刘玉笙总是对他阴阳怪气的,这次还不明不白地把他轰出去,班上现在都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大概很多人都在说他是废物、说他丢脸。他要回去,理直气壮地告诉大家,不是国际班不要他,是他不愿意在国际班待下去了!

    颜汐跟在他身后,施施然离开,从容而又坚定。

    甚至都没有看陈香香一眼。

    陈香香咬了咬下唇,眼底闪现过一抹慌乱,她拼命地呼唤系统,一直到离开梅园,沉寂许久的系统才终于有了回应。

    “你到底怎么回事?”陈香香心里裹着一团火,“关键时刻为什么掉链子,还有,你那个解语花的香氛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效果?”

    这才是让陈香香格外呕血的,一次性的道具,居然花了她1000积分,还半点效果都没有!

    系统机械音冷冰冰的:“……解语花的效果已经发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被适用对象心性坚定,则效果会大打折扣。”

    陈香香很快冷静了下来。

    这种迷惑人心的东西,说白了,效果也就那样。

    如果不是颜汐赶过来,她差点就成功了!

    看着席言那压根没动过的好感值,陈香香内心不由生出一股烦躁。

    而且,为什么颜汐跟席言都去了火箭班?!叶罄是脑子坏掉了吗,还是颜家那边动了什么手脚?

    ——

    “刘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拿我的东西。”席言赶到国际班时,还有几分钟时间就要下课了,他敲门走了进来,态度不卑不亢。

    “我要去火箭班了,说起来还真要谢谢刘老师您两年多对我的栽培,否则我也不可能被叶老师看中。”席言露齿一笑,笑容有些闪亮。

    对,他就是想要炫耀,就是这么直白,就是这么肤浅!

    刘玉笙脸色铁青。

    班上也彻底炸了。

    “席言去了火箭班?”

    “怎么回事啊,我还以为是他闯祸了被刘老师劝退了呢!原来搞半天是好事啊!”

    “叶老师可比刘老师严格多了,而且她从不吃资本强权那一套,她居然同意接收席言?啊,我梦幻了。”

    “管他呢,我也想去火箭班啊!可惜叶老师看不上我!”

    席言就是在同学们或嫉妒或羡慕的眼神中,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的。

    这种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是在火箭班班长陆洋过来敲门笑着说来帮席言搬东西。

    东西其实没那么多,但陆洋的到来无异于让这件事更加有了几分真实的质感。

    刘玉笙的脸色这下不仅铁青,而是黑如墨汁了。

    ——

    火箭班,学习氛围一向都紧张而严肃。

    颜汐、席言跟着叶罄走上讲台的时候,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

    “大家抽空听我说几句话。”叶罄敲了敲讲台,等所有人都看过来之后,微笑着说,“我们班今天会有两个学生加入进来,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所有人都意外极了。

    圣阳高中虽然实行走班制,但到了高三下学期,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心态,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变动了。

    这个时候还转班或者是转学的,其实弊大于利。

    不过,讲台上的男生他们倒是认识,女生是谁啊?

    个子好高啊,身材比例也很匀称;而且,她穿着红色碎花裙,衬得肤色雪白,眉眼浓稠艳丽,未免也太漂亮了吧!

    ——题外话——

    颜汐出现后。

    陈香香:系统,你为什么不出来?

    系统:……(默默装死:我当时害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