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14章 来自替身的炫耀
    颜汐过去的时候,顺带拿了一盒糕点,是她喜欢吃的香甜酥软的茶酥,各种口味都有,印有应季的樱花图案,小巧又精致,赏樱花配茶吃正好相宜。

    颜汐刚走没多久,何管家就进了厨房。

    “什么?大小姐提着一盒茶酥去了隔壁谢家?”

    何管家挠了挠头,“可是我听隔壁的老梁说,他家少爷从不吃茶酥的呀。”

    厨娘脸色一僵,“啊,这可怎么办?隔壁那家挺不近人情的,不会落大小姐面子吧?上次香香小姐过去就闹了个没脸。”

    何管家心一沉,匆匆跑了出去。

    而此时,颜汐已经进入了谢家庭院里。

    春和景明,满庭院的樱花开得正绚烂。

    中式庭院布局也很讲究,三步一景,处处都能看出主人的用心。

    少年长身玉立,站在樱花树下,仰头看着天空,扶着树干的手修长,腕骨突出,是一抹玉似的细腻的白。

    听到动静,他回过头来,朝颜汐微笑着点了点头。

    颜汐这才注意到他另外一只手拿着花剪,旁边的石桌上已经放了几支樱花——原来他是在剪花枝。

    带着颜汐进门的老管家笑着说:“少爷,颜汐小姐过来了,她还带了糕点给您吃呢。”

    老管家直接把食盒打开,将糕点摆出来。又拿了茶具出来麻溜地摆上,老管家一边熟练地沏茶一边说,“颜汐小姐留下来喝杯茶吧。”

    谢长则已经剪好了花枝,把花仔细地包好,“这些是送给你的,要是不够,等会儿再给你摘一些。”

    颜汐吓了一跳,这都装了两大袋子了,“够了够了,谢谢你。”

    顿了顿,微笑着致歉,“刚刚未经你同意就摘了你家樱花,抱歉啊,希望你不要见怪。”

    谢长则:“没关系,你要是喜欢,随时可以来采摘。”

    老管家笑眯眯:“这才刚到赏樱花的季节呢,后面还有好多品种的樱花要开,颜汐小姐可以多上门来赏樱花。”

    谢长则洗好手回来,在石桌前坐下,拿起一块茶酥吃了一口,“谢谢你的茶酥,很好吃。”

    颜汐戴着口罩,有些不大好意思,“我脸上最近过敏……茶水我就不喝了。我就自己转转可以吧?”

    说是转转,其实也就稍稍转了一圈,克制而礼貌,但是颜汐觉得心满意足。

    看见了这么美的花和景,又看见了这么漂亮的人,心情都感觉感觉明快。

    颜汐折回去告辞,“谢谢你们家的樱花。”

    谢长则起身:“我送你吧。”

    颜汐刚刚走出谢家别墅大门,就看见何管家站在门外徘徊,见颜汐出来,何管家明显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回去的路上,何管家忍不住问,“那盒茶酥……他们家收下了?”

    颜汐有些莫名,“收下了啊,谢长则,哦对了,他叫谢长则吧,还说很好吃呢。”

    何管家:“???”

    另一边,颜汐走后。

    路清明一脸懵地从屋子里走出来,“梁爷爷,刚刚有人过来了?哇,这不是茶酥吗,还是桂花口味的,我可喜欢吃了。”

    他说着,一边往石凳上一坐,一边手就往那碟子茶酥伸过去。

    “啪!”一双筷子精准地敲在了他的手腕上,路清明下意识地缩回了手,一脸懵地看着他表哥。

    他刚刚在午睡,这会儿还没能醒过神来,“哥,怎么了?你不是不吃茶酥的吗,对了,上次梁爷爷还把陈香香凶走了……”

    “我现在喜欢吃了。”谢长则微微抬眸,眸光清冷,“不行?”

    路清明一脸的见鬼了的表情。

    然后,他忽然指着谢长则的脸,大惊小怪:“哥,你脸怎么起疹子了?天呐,你过敏了!”

    老管家也懵了,仔细一看,谢长则脸上果然起了很多细小的疹子,因为他皮肤很白,就显得那些红疹子尤其地形状可怖。

    “少爷!”老管家麻溜地准备打电话,“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吗?我让家庭医生来一趟……”

    “不用。”谢长则反倒是不以为意,他起身在庭院角落里的药圃里摘了几株药材,“这些煎水喝就没事了,不是什么大事。”

    老管家愣愣的,接过药材去厨房里煎去了。

    路清明也慢慢放下心来,手又忍不住伸向了那叠茶酥。

    “哥,你说你不能吃你就别吃呗,你本来又不是那种喜欢吃零食糕点的,没必要给任何人面子啊。”

    路清明觉得,这盒茶酥肯定是陈香香送过来的,那天梁管家一言不合就把陈香香轰走,确实有些失礼,所以今天表哥才这么反常愿意吃茶酥,是想安抚陈香香的情绪吧?

    “啪!”再一次被筷子敲击了手,这次还重了许多。

    路清明看着自己的手,都红了,他委屈无比:“哥,你干吗呀!你又不能吃,还不允许我吃了吗?”

    他哥又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为了一盒茶酥,至于吗?!

    回应他的,是整碟茶酥都被修长白皙的手端走,无情又冷酷,只留给他一个清隽的背影。

    ——

    颜汐走进大厅的时候,发现家里有些热闹。

    有品牌方工作人员端着衣服之类的进出,陈香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颜汐进来,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颜颜姐。”

    陈香香仿佛有些不自在,轻声解释,“……这些都是席伯伯和子昂哥、予淮他们送我的生日礼物。”

    颜汐随意扫了一眼,都是一些大牌衣服、包包、鞋子,还有一些珠宝。

    也不知道送这些的人究竟是用心还是不用心,反正东西都是各家牌子的经典款,大街上随便都有可能撞的那种。

    她随意指了其中一件白色连衣裙,“这件是霍子昂送的?”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陈香香盯着颜汐身上那件过时的衣服,眼神闪烁了一下,忽然道,“颜颜姐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送你吧。”

    颜汐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她哑然失笑。

    陈香香却毫无所觉,仍旧很热情地建议:“其实这么多衣服我也穿不了,你住院那么久,也来不及置办新衣服,明天就要上学了,不如就挑几件喜欢的穿着吧。”

    题外话:有人会介意跟人撞衫么?我觉得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反正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