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9章 好感值暴跌,祝你生日快乐
    而且,380万!

    颜汐也真敢要,张口就要380万!

    她哪来那么多钱?!她又不是出身豪门,没有有钱的父母,靠自己上哪去挣那么多钱?

    一想到家里那个成天只会哭哭啼啼伸手要钱的母亲,她就觉得烦躁。

    要不是对方还有用处,她会这么费尽心机去救对方?当颜汐的药是那么好抢的?

    万一席景行后悔,肯定会对她心生芥蒂,这让她以后的计划还怎么开展?

    陈香香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才在心底唤道:“系统,席景行和席言的好感值现在多少了?还有,怎么样才能最快赚到380万?”

    陈香香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绑定了一个叫做万人迷的系统。

    她可以通过刷男性目标的好感值而获取积分,用以兑换各种各样逆天的奖励,从而走向人生巅峰。

    这让她简直欣喜若狂,她就知道,她生来不凡,注定是那翱翔九天的凤凰。

    而颜汐,就是她的垫脚石,是她要取而代之的存在。

    “席景行好感值下降至50%,席言好感值下降至1%。”冰冷的机械音在陈香香耳边响起,让陈香香心猛地一坠。

    “怎么会降那么多?”席景行假惺惺也就算了,席言居然直接差点清零!

    亏得她还一直帮席言去给王梓楠牵桥搭线,连昨天生日那样重要的场合,都自降身份邀请了王梓楠这个穷鬼参加。

    “算了。”陈香香没多纠结,事已至此,纠结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脱离眼下的困境。

    “系统,我记得积分满10000是可以直接兑换现金的。”陈香香想了想,“你直接给我兑换380万吧。”

    “10000积分只能兑换10万现金。”系统音仍旧冰冷无情。

    陈香香皱眉,“怎么才这么点钱?!”

    这个系统在其他方面的奖励很大方,比方说让她拥有吹弹可破的肌肤、魅惑苍生的眼眸,还有各种运气加成、健康加成这种无价之宝。偏偏在金钱方面小气得可以。

    她辛辛苦苦刷了那么多好感值才赚到的积分,居然只够兑换10万块!

    不过,算了,聊胜于无。“算了,10万块就10万块吧,快点兑换给我!”

    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席景行他们都知道,冒然拿出380万恐怕还会被人质疑来路不明。

    拿10万,说是自己打工兼职辛苦赚的,正好够她去向颜汐表明还款的决心,还能让大家觉得颜汐在咄咄逼人逼着她还钱。

    最后,还能收割一波同情分。

    一石三鸟,非常完美。陈香香脸上不由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

    万人迷系统顿了顿,机械音才又响起:“……抱歉,宿主,您现在的积分不足,无法兑换。”

    “积分不足?怎么可能!”陈香香失声,今天早上她还确认过,最起码有18000的积分。

    就算席景行和席言好感值下降,那也最起码有一万积分以上。

    系统:“……目前宿主所拥有总积分6000分,请宿主再接再厉,努力刷取目标好感值,才能赚取更多积分。”

    陈香香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她不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霍子昂和傅予淮现在的好感值是多少?”

    系统:“……霍子昂好感值下降至10%,傅予淮好感值下降至60%。”

    傅予淮这个好感值还在可接受范围内,仅仅只下降了10%而已,霍子昂原本60%,居然也降到了10%。

    看样子,这两位也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霍子昂果然够冷血无情,好感值那么难刷,降得倒是挺快的,根本就是把她当成颜汐的活体骨髓库用吧!

    陈香香一口银牙都几乎要咬碎,没奈何只能翻起书本。

    好在她所就读的贵族学校圣阳高中有各种奖学金,她通过系统已经兑换了聪明的大脑,对这次月考的头等奖学金势在必得。

    ——

    颜汐解决完了骨髓捐献的事情,拿着欠条看了看,心里很满意。

    她无意为难陈香香,但也不能任由人欺凌到头上。

    至于以后,陈香香要是真像那本小说里所写的,靠着踩着她上位出尽风头,那就等着被她啪啪打脸吧。

    她戴上口罩,准备去找席景行商量一下上学的事情。

    打开门,猛地一个精致小巧的黑森林蛋糕递到了跟前。

    上面一根蜡烛正静静燃烧,映照着面前少年精致的眉眼,仿佛都镀上了一层暖色。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傅予淮狐狸眼里盛满了笑意,低声哼吟着生日歌,语音缱绻温柔,“颜颜,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舌尖抵着牙齿,仿佛虔诚,仿佛祈祷,一如往昔,“长命百岁。”

    昨天是颜汐的阳历生日,但是颜家和席家都是传统家族,一直都只给孩子过农历生日。

    母亲颜倾城对这个小女儿格外偏爱,在她十二岁那年的阳历生日,还大张旗鼓地准备生日宴。

    也就是那一天,颜倾城因为操持生日宴劳累太过晕倒,送往医院后被查出患了癌症,之后没撑过三年就病故。

    而颜汐的阳历生日,也成了席家人不肯触及的伤痛,之后再也没有人在这一天给她过生日,颜汐也无心过生日。

    但那个时候的傅予淮已经回归了傅家,半大少年仍旧固执地认为,他的颜颜姐是合该长命百岁、喜乐无忧的,因此每年阳历生日的第二天,都会特地来给她过生日送祝福。

    “谢谢你。”颜汐笑了笑,目光淡淡在蛋糕上扫过,“不过我恐怕吃不了蛋糕,只能请你帮我解决了。”

    傅予淮眼底的笑意凝滞了一瞬,“颜颜,你都不打算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吗?你都没有许愿吹蜡烛。”

    颜汐指了指脸上的口罩,“抱歉,我恐怕不太方便,而且我现在有事,有空再叙吧。”

    傅予淮脸上露出个无奈的笑容,“你总是很忙。”

    顿了顿,又仿佛不经意间开口,“若不是知道你的为人,我还以为你是故意在躲着我呢。”

    颜汐笑了笑,即便脸上满是红疹堪比毁容,可那双眼睛,仍旧是漂亮得惊心动魄,浅笑间点点星光盈盈荡漾,让人心弦为之颤动。

    “只要你愿意,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弟弟。”颜汐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