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8章 捐血捐骨髓的事情就算了吧
    颜汐神情平静,内心已经没有了什么波澜。

    毕竟提前就知道了结局,确实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可是爸爸,我等这个药已经等了三年。”颜汐目光低垂,脸色隐隐透着病弱的苍白。“我未必再有一个三年可以等。”

    下一次轮上,可能三年都不止,这中间变故太多,谁知道颜汐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席景行呼吸一滞,忽然心口痛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似乎这时才发现,自己轻描淡写的一让,掐断的却是女儿活命的希望。

    当时的情况……他不好怨怪陈香香,却已经有些无法面对陈香香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都怪我!”陈香香贝齿轻咬着下唇,主动招揽责任,“是我跪下来求席伯伯的,我……”

    “你为你妈妈求药,情有可原。”颜汐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陈香香救母情有可原,席景行让出女儿的救命药可没什么情有可原。

    “既然是救命的药,谁用都一样,能发挥用处就好,大不了我继续排队就是了。”她神情平静,目光清正,仿佛没了救命药的人不是她一般。

    席景行却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颜颜姐,你还有我啊,我可以捐血捐骨髓的!我们俩骨髓是匹配的,已经查过了的!”陈香香忽然说。

    颜汐刚刚打断她,就是不想让她说这个话题。

    小说里,陈香香先提了捐骨髓的事情。

    于是那两剂药的事情就这么含混过去了,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而捐了骨髓之后,陈香香就彻底成了颜汐的救命恩人,颜汐在陈香香面前,注定了低人一等。

    每次两人之间有冲突,所有人都向着陈香香,用救命恩人的身份压着颜汐,逼得她不得不对陈香香一再退让。

    席景行父子,也因为捐骨髓的事情,堂而皇之地对陈香香好,将她捧得很高,在席家地位超然。

    至于陈香香,也坦然接受着颜汐救命恩人的这个角色,全然不提席家对她母亲用了颜汐救命药的事情。

    既然知道了这一切,颜汐就压根不可能去接受陈香香捐献骨髓,平白让自己欠别人人情。

    “献血捐骨髓的事情就算了吧,你那么瘦,身体恐怕吃不消。”颜汐平和地微笑,“而且,以颜家的财力,还不至于找不到合适的骨髓。”

    外公说过,颜家人自有风骨。她从小伴随着母亲,已经将生死看淡。

    如果因为接受了陈香香的骨髓,就必须对她低头忍让,任由对方各种抹黑她和母亲的名誉,那她宁愿一死。

    只是,母亲当年或许来不及,她就未必了。靠着她自己,未尝不能治愈癌症。

    陈香香脸上的表情一僵,她大概没有想到,有人居然会拒绝活命的希望。

    席景行皱眉:“颜颜,别说孩子气得话,香香捐献骨髓是她自愿的。”

    “就是!她抢了你的药,捐个骨髓怎么了,难道不应该?”席言本来对陈香香很有好感的,可现在一听事情的原委,顿时就对陈香香有意见了。

    陈香香满脸愧疚,双手紧握拳头,下定决心:“颜颜姐,别说了,我救你是应该,是……报恩。”

    她说出报恩这两个字,心里简直要呕血,怎么回事,为什么情形对调,颜汐反而成了她家的救命恩人了?

    她明明想要占据先机,让颜汐永远欠她一条命,让其他人都对她感激涕零的。

    现在她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反而要求着颜汐接受她捐献骨髓,否则这辈子恐怕都绕不过去这个坎了。

    开局不利,是陈香香始料未及的。

    “报恩?不至于吧。”颜汐笑着摇了摇头,“那两剂单细胞针剂F研究所对外公开售价180万一剂,颜家确实花费了些功夫,算20万好了,你直接还我380万,我们银货两讫。”

    380万这个价格,颜汐不算欺负陈香香,收得很良心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席言先就炸了:“380万?不行!这药舅舅他们费了很多力气才搭上关系的!”

    否则全球那么多癌症患者,为什么颜汐能有名额排上队?还不是靠着颜家的关系!

    席言看向陈香香的眼神再也没有了前几天的欢喜,只剩下满满的敌意,要早知道这个女的是来害他妹妹的,他咬死她的心都有了!

    席景行也觉得不妥:“不行,颜颜,那样你就太吃亏了……”

    他一副全心全意为颜汐考虑的样子,皱着眉,“颜颜,你别太善良,也别考虑太多。捐献骨髓是她为人子女应该的……”

    “既然觉得吃亏,当初怎么就把药给让出了呢?”颜汐忽然说。

    这话让席景行一愣,旋即,眼底浮现出浓浓的愧疚之色。

    他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看见陈香香跪在脚底下苦苦央求,一张和颜颜像了个七八分的脸上满是泪痕,满满都是绝望,让他想起颜颜为妻子求医问药时的艰辛。

    一时之间,就那么心软了,把药剂给了陈香香。

    事后虽然后悔,但是安慰自己,陈香香愿意捐献骨髓,也是一样的。

    可现在,面对颜汐的谴责,他感觉心底很是不安,这不安越发加重了他的后悔。

    陈香香心中微惊,她知道事情不能这样下去,她现在恨不能立刻就把骨髓抽给颜汐!

    颜汐怎么可能让她再说话?笑了笑说,“既然让出了,就没什么吃亏不吃亏的,终究是救了一条人命不是吗?”

    她微笑地看着陈香香,“你可以写一张欠条给我的吧?这样你以后努力赚钱还钱,也就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了。”

    陈香香就这么被动地,又无可奈何地写下了一张欠条给颜汐。

    她被管家请出门时,还听见席言在抱怨,“气死我了,颜颜你就是太善良了!为什么要为别人考虑得那么周到,还要照顾她的自尊心,她有考虑过你吗?”

    而席景行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满心满眼都是心疼愧疚担忧。

    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这一切都让陈香香感到烦躁,她知道,就算是写下了欠条,看似两不相欠,实际上她输得干净彻底,以后永远要低颜汐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