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章 不是让,而是物归原主
    陈香香似乎这才考虑到这个问题,一时有些左右为难。

    傅予淮笑嘻嘻:“其实,我觉得还是不用搬比较好,折腾来折腾去,把颜颜都折腾累了。颜颜既然要养病,自然需要安静的环境,不如去住西边的那间次卧吧,那里一直都收拾打扫得很干净,稍稍收拾下就能住了。”

    他漂亮的狐狸眼含笑看着颜汐,仿佛很真诚地建议。

    只有颜汐知道,他是故意的。

    西边的那间次卧,规格跟她住的这间差不了多少,曾经是母亲养病的地方。

    按照小说里的内容,她回到家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那时候陈香香已经在她的房间里住了一段时间,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她也确实给这个家带来了许多欢笑和快乐。

    颜汐的归来,就显得有些不那么合时宜。

    家主席景行对亡妻情根深种,人死了那么多年还一直怀念,显少展颜,颜家也一直笼罩在哀伤之中,似乎丧失了欢笑的权利。

    但再长久的哀伤,也会被时间冲淡,所有人都期盼着能快点走出来,重新拥抱绚丽多姿的生活。

    因而,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开始自发地维护像是小太阳般温暖的陈香香,而警惕戒备着有可能把这个家又拖入苦痛之中的颜汐。

    于是所有人都帮腔陈香香,深怕颜汐要抢回自己的房间。

    只有何管家一个人据理力争,明明就是大小姐的房间,让外人住了也就算了,大小姐回来了居然还不挪地方,这是什么道理?

    那个时候,也是傅予淮笑嘻嘻地建议她去住母亲的房间。

    颜汐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只是想着陈香香毕竟来者是客,同时不想家人之间失了和睦,到底还是大方地接受了傅予淮的建议。

    这大方的一让,让她到死,都没能再住进自己的房间。

    此时此刻,颜汐又怎么会退让?

    颜汐看着傅予淮,浅浅一笑:“不行。”

    “不行。”另一道声音也同时响起,是霍子昂,他皱眉,显然不认同,“这是颜颜的房间。”

    但顿了顿,便没有了下文,看了陈香香一眼,眼底有淡淡的愧疚一闪而逝。

    陈香香冲他安抚性地笑了笑,主动站出来道:“是我该把房间让给颜颜姐……”

    “让?”这个词让颜汐饶有趣味地笑了笑,“那你恐怕搞错了,这个房间是我的,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陈香香一眼,眸光落在了她的颈脖子上。

    “现在,东西可以还我了吗?”

    陈香香愣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她的神情有些窘迫,手忙脚乱地去取脖子上的那根项链。

    “我、我不知道这个是你的,是伯父让我戴的……”声音都快颤抖了,“颜颜姐,你别误会我。”

    就冲她这句话,颜汐也必须误会她呀。

    一再地强调是席景行要求的,到底是想证明什么呢?还是想激怒她?

    颜汐让何管家把那根项链收起来,浅浅一笑,“我以为,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陈香香脸色都涨红了,低垂着脑袋,一副难堪至极的样子。

    傅予淮狐狸眼闪了闪,“颜颜,你这话说得太严重了吧,就是借戴一下,席伯伯都同意了的……”

    老实说,在场的几个人,谁都没见过颜汐这么不客气的样子。

    颜汐从小养在颜家,一举一动都沾染百年世家的底蕴和教养。

    她性格平和,天资聪颖,从小就是最完美的名媛淑女范本,待人待物永远从容淡定,又心怀悲悯,始终对弱小的人或事物多一份宽容之心,从来不愿意与人为难。

    傅予淮印象中,她连生母去世,悲恸都是深深藏在心里,小小年纪还要安慰父亲和招待前来吊唁的宾客,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这样的人,在遇到冲突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是息事宁人才是。

    可现在,颜汐对待陈香香的态度,可以称得上咄咄逼人了。

    这可不符合颜家的家规和颜汐的教养。

    “好吧,那换个说法,不问自取是为偷,她经过我同意了吗?”颜汐转头看着傅予淮,“予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是非不分了?还是说,伯父就可以随意处置你的东西,而不经过你的同意?”

    傅予淮眼底有黑气一闪而过,很快,舌尖抵着后槽牙,缓缓笑了。

    “好吧,是我多嘴,颜颜你说的都对。”他摸了摸鼻子,一副吊儿郎当又玩世不恭的样子。

    颜汐没有多管他,顿了顿,又转头看向陈香香,“是你在办宴会?”

    陈香香:“……是。”

    颜汐点头:“那你恐怕得梳理一下你的交友圈子,刚刚有个男的,见面就动手动脚,没得逞就诬蔑说我偷了你的手链。”

    陈香香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抱歉,我马上就去说他们。”陈香香倒是没有争辩什么,她发现,霍子昂的脸色已经变了,冰山脸上带着愠怒;而傅予淮,也站直了身子,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

    颜汐,可不是任谁都可以随便欺辱的。

    陈香香心里懊恼得不行,知道今天自己终究还是落了下风,恨不能马上把陈勋那个废物提过来磕头道歉。

    颜汐:“哦,那倒不用,人我已经让人轰出去了。”

    陈香香:“……”

    颜汐偏了偏脑袋:“今天好像是你生日?希望没扫你的兴。”

    陈香香反应了过来,赶紧摇头,“没有没有,你教训得是,他那是活该……”

    “那就好。”正好佣人也火速把东西收拾好了,颜汐朝何管家示意了一下,便请所有人出去,自己关上门休息。

    她是真的困了,没心情去招待这些人,只想好好睡一觉。

    门外,霍子昂站在门边,双目凝视着门板,许久未动。

    傅予淮笑着说:“子昂,颜颜需要休息。”

    顿了顿,拖着腔调意味深长,“她都回来了,来日方长。”

    霍子昂闭了闭眼睛,几秒之后睁开,转身走进旁边的客房。

    何管家让佣人把陈香香的物品和寝具都搬到了这间客房,这也是颜汐刚刚的吩咐,以前,都是她来招待宾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