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1章 病弱的白月光
    夜半时的一场大雨,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搅碎了一室清梦。

    翌日一大早,雨停,窗外新翠如滴,伴随着朝阳,预示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颜汐站在露台上,早春的风还带着森森寒意,她却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神情怔忪。

    照顾她的护士推门看见这幅情形,顿时有些紧张,“颜小姐,您快回来,可千万别着凉。”

    把颜汐劝回房间,护士将托盘里的药递过来。颜汐看都没看,直接悉数吞下,眉头都没皱一下。

    护士看着女孩满脸的红色斑点——这是用新药后的不良反应,不仅起红疹,还会关节剧烈疼痛。

    其实在颜汐生病住院这三年里,陆续出现持续发烧、感染、视力减退、剧烈头痛等症状,可小姑娘愣是一声疼痛都不肯喊,坚强得让人心疼。

    护士满是担心:“席先生说今天一早会来接您回家,这几天您千万保重身体。”

    病了这三年,颜汐的身体各项数据都有好转,终于能出院了。

    颜汐礼貌地跟护士道了谢,脸上的神情却很平淡沉稳。

    她知道护士是在为她高兴,可今天,真的是值得高兴的一天么?

    颜汐一直等到下午,才等来了护士的一个通知:她的父亲席景行今天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来不了了。

    护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带着几分不忍,觉得小姑娘肯定很失落,甚至主动安慰颜汐,明天席景行肯定会过来的。

    颜汐想了想:“我可以自己出院吗?我已经成年了。”

    其实过了今天,她已经年满十八周岁了。

    护士怔楞了一下,即便如此,她也不敢松口:“我帮您去问问医生。”

    等她走开,颜汐拨通了许久都不曾拨打的电话:“舅舅,我想回家,您能安排人来接我吗?”

    电话那头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紧跟着是颜允之堪称狂喜的声音:“可以,当然可以!”

    哪怕颜允之不在国内,半个小时后,颜家派来的车就停在了楼下。

    颜汐坐在车上,看着一路倒退的街景,脸上带着几分恍惚。

    住院三年来,她头一次离开医院,回归到这喧嚣而热闹的人间,仿佛空气里每一丝气息,都带着自由的味道。

    她不由得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梦里坠楼的失重感仿佛还真实存在过,让她忍不住抱了抱胳膊。

    ——任谁梦见自己被至亲至爱的人设计陷害、逼得跳楼死过一回,都不可能毫无波澜吧?

    最近一个星期,颜汐已经做了无数次相同的梦,跳了无数次的楼。

    梦里,她所处的世界是一本替身逆袭小说。

    她是病弱的白月光,也是恶毒女配。

    小说主角陈香香是从贫困山区走出来的村姑,因长相跟她及其相似,被她的父亲席景行收养,当做了她的替身。

    那些暗恋她的天之骄子也因求而不得,对陈香香一边利用一边虐恋情深,慢慢地被陈香香的温柔善良、自强不息所吸引,一朝幡然醒悟,一路护送陈香香青云直上,红遍全国。

    与之相对应的,颜汐这个惊才绝艳的大小姐,却活成了对照组,暴露了内心的丑陋,彻底跌落尘埃。

    最后还被她曾经的爱慕者设计毁了容,直接从二十八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

    ……

    这剧情堪称有毒,颜汐一度并不相信。

    然而席景行今天的缺席,仿佛一个巴掌狠狠甩在了她脸上。

    她不能像梦里一样,被动地等着席景行过来接自己,因此,才联系颜允之。

    她要回家看看,这一切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三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了一处别墅区。

    自家别墅院子里张灯结彩,是特意装饰过的。

    颜汐沉默片刻,上前按了下院门的指纹密码锁,然而语音提示未登记。

    颜汐看了看指纹密码锁,确实是当年自己改造的那个,性能可以说是超一流,绝对不会出现程序故障。

    她尝试着输入密码——居然也被提示密码不正确。

    与此同时,三层高的别墅里。

    霍子昂端着红酒杯,靠在二楼的露台上,冷冷看着楼下的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招手喊来佣人:“去把楼下那个女的打发了,警告她这里不是她可以来的地方。”

    他脸色不好,连带着跟过来的傅予淮也有点吓到,小声嘱咐佣人。

    “估计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带过来的女伴,让人离开就是了,别太为难人家小姑娘。”

    等佣人出去了,他才转身笑盈盈地看着霍子昂,“好了,霍大少,你也别生气了,知道你紧张香香,不想让那些不入流的人混进她的生日宴……”

    ——

    颜汐垂眸,沉吟片刻,忽然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把特制的钥匙,直接暴力开门。

    还好她当年多制作了一把钥匙,一直随身携带,否则今天恐怕连家都进不了了。

    佣人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颜汐穿过庭院,径直往大门这边走。

    忙厉声呵斥:“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

    一边快速走到颜汐身边,小声提醒,“这位小姐,你也不看看今天什么场合!别惹那些少爷生气,快点走……”

    颜汐没有理睬他,反而是看了看院子里的那个花墙,上面有“happy brithday”的字样,显然是在庆生。

    花朵环绕的中心,是一个大大的香字。

    “今天为谁举办的宴会?”她问佣人。

    佣人:“还能有谁,当然是香香小姐!不是,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颜汐凝视那个香字片刻,转身就往大门里走去。

    大门猛地推开,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生从里面走出来,见状皱眉抱怨:“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了?”

    颜汐声音淡淡的:“这是我家。”

    这个人她压根不认识,她才想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大背头刚想说两句,猛地看见了颜汐的脸。

    虽然戴着口罩,可是露出来的额头光洁饱满,柳叶眉杏仁眼,睫毛很长,漆黑浓密如鸦羽,衬得眸色漆黑如墨。

    ——漂亮得不像话。

    大背头总感觉这样的眉眼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是他的目光落在颜汐的脸上,忍不住对被口罩遮住的部分感兴趣起来。

    抬手就想去摘口罩:“你跑到别人家里来,戴着口罩可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