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舌尖上的斗罗大陆 > 第四十八章 下一道菜很治愈
    到最后,芙雅也没真的动手。

    恢复冷静的芙雅随手挥散充斥四周的冰锥,坐在座位上瘪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祁寒。

    祁寒有件事做的很对,他做了两份爆浆肥肠,而且在芙雅的面前亲自试吃了。

    小黑鼠...哦不,黑化芙雅之所以冷静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吃,芙雅不得不怀疑祁寒是不是故意害自己,用这么...的食材来做菜。

    但祁寒也吃了,而且吃的很香,这让她的心理很大程度的平衡了。

    平衡归平衡,但冷静下来的芙雅,越想越难受。

    她回想起那美味的爆浆肥肠圈。

    既然肥肠是用獾猪的大肠做的,那里面的爆浆...

    yue!

    这事不能细想,不吃肥肠的人真的是因为不喜欢肥肠的味道么?

    不,大部分人不吃肥肠的人都是因为自己过度的联想,导致从来就不肯尝试肥肠。

    而芙雅又和这些人不太一样,因为她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过了...

    让我们一起说:祁寒是真的狗!

    这让她的心中分外纠结,脑袋瓜在不断的重复告诉她,这个东西不能吃,实在太...了,舌头又在不断地告诉她,这个东西真的很好吃,甚至还想再吃一次...

    啊啊啊啊那个再吃一次的想法快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克啊啊啊啊啊!

    两个小人在芙雅的脑海中一番大战,最终选择不吃的小人勉强占据了上风。

    目送着落败的小人含泪大喊:“我一定会回来的!”,得胜的小人发出高傲的冷笑。

    我,芙雅!这辈子不可能再吃一次这道菜了。

    为了让自己的内心更加坚定,芙雅毅然抬头看向祁寒,“老板,以后我的工作餐,不要给我做这道菜!”

    “好的好的。”差点被芙雅扎成刺猬的祁寒,这会儿可不敢再刺激她了,急忙点头答应。

    至于她以后自己要吃...

    那就和我祁某人无关了!

    “那...我去做第三道新菜了?”祁寒朝着厨房的方向歪了歪脑袋。

    芙雅抿了抿唇,老实说有了个刚才的经历,她对于祁寒的新菜莫名多了一些...恐惧?

    又期待又恐惧是什么心情?

    我们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复杂!

    你看,这叫什么?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上一次听到这番话,还是在上一次。

    “老板,这道菜的食材...”犹豫了片刻,芙雅还是问了出来。

    早有准备的祁寒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我给你保证,这道菜不会有任何怪味道,也不会用内脏。”

    嗯...大脑算不算内脏呢?

    感觉应该是不算的。

    毕竟这玩意儿又不在肚子里。

    祁寒什么都说了,却又什么都没说,于是芙雅信以为真,眼中重新放出了期待的光芒,“那我继续试菜!”

    为了进一步打消芙雅的警惕,祁寒微微一笑,“放心,下一道菜会很治愈的。”

    治愈吗?

    是指治愈自己刚才受创的内心?

    真的有这么神奇的食物么?

    芙雅心中微微一暖,她决定收回祁寒是直男的评价。

    老板明明是暖男才对!

    转身走向厨房,几分钟之后,祁寒再次端上来两个巴掌大小的小瓷盘。

    瓷盘之中,有一片被折起,垫在底下的锡纸,锡纸的顶端被封上口,不但看出其中究竟是什么,甚至连味道都闻不到丝毫。

    “这是?”芙雅睁大眼睛,看着这奇怪的食物。

    “这是一种特殊的烹饪方式,你看看我怎么吃的。”祁寒早就预料到芙雅没有见过这样的烹饪方式,主动做起了示范。

    将锡纸顶端的封口一扭、一拉,锡纸如同花瓣一般被打开,露出其中的脑花,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从破口出爆发而出,席卷整个用餐区。

    芙雅有样学样,小心翼翼的拉开锡纸,看了看里面的食物。

    有大半个拳头大小的脑花静静的躺在锡纸之中,浸在薄薄的一层汤汁里,表面撒着细密的蒜蓉葱花香菜小米椒等调味料,那带着淡淡蒜香的浓郁香味透过小小的锡纸口,不断地涌入芙雅的口鼻。

    唔!

    芙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锡纸烤脑花的味道实在是太过诱人。

    看来老板真的没骗自己,这一次的食物果然没有异味。

    这道菜的食材肯定很正常吧!

    她小心翼翼的扒开脑花上盖着的蒜蓉等调料,正打算大快朵颐,动作忽然僵住了。

    遮挡在表面的蒜蓉被扒到一边,脑花之上浅浅的沟回暴露在了芙雅的眼中。

    这东西...

    好像有点眼熟?

    让我想想在哪里见过...

    好像是在学院的魂兽知识课上的解剖课。

    原来这是脑子啊...

    等等...

    脑子!!!

    芙雅猛地抬起头,看向祁寒,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某个邪恶的组织。

    祁寒美美的拿起小勺,挖了一小块脑花送入嘴里。

    嗯,真香,可惜脑花的味道没有得到提升,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肌肉和内脏可以通过后天的饲养提升口感和味道,但大脑不行。】

    祁寒难得的没有怼系统,而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难怪这道菜是三道菜里唯一口味满分的菜,原来是没有改进空间了。

    然而此刻在芙雅的眼里,祁寒美美吃着脑花的画面,却显得分外恐怖。

    祁寒在芙雅眼中的形象,忽然一下就从光明伟岸的老板,变成了吸食脑髓的恶魔。

    小时候自己睡不着觉,妈妈就用吸食脑髓的恶魔来吓唬自己的。

    呜呜呜呜我想回家...

    老板好吓人...

    这就是老板所说的治愈吗?

    明明是致郁才对吧!

    “怎么了?”抬头看了看小白鼠,却发现芙雅的恐惧的缩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额...芙雅你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这是獾猪的脑花,味道很好的,不尝尝么?”

    果然!

    石锤了!

    这真的是大脑!

    芙雅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老板,我不要。”

    祁寒眨了眨眼,露出邪恶的笑容,“现在说不要已经太晚了哦~”,站起身走到芙雅身前,祁寒端起属于她的烤脑花,用小勺挖了一勺,凑近芙雅的脸,“啊~”

    芙雅猛地摇头,眼角多了几分屈辱的泪光,“不要!不要!啊!!!”

    祁寒在芙雅张口拒绝之际,飞快的将小勺送入了她的嘴里,这才施施然放下她的烤脑花。

    脑子!

    脑子在我嘴里!

    芙雅目露惊恐,疯狂摇晃着脑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

    砸吧两下嘴,芙雅忽然愣住了。

    怎么这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