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舌尖上的斗罗大陆 > 第四十六章 像猴子屁股一样红
    被系统收录的食谱,食材就会由系统来负责提供了,至于系统究竟是如何弄到獾猪的,祁寒表示懒得管了。

    反正系统无所不能。

    哦,不对,它不能生孩子。

    啧啧啧,系统你不行啊。

    【宿主也不能生孩子。】

    这...

    好像...

    是这么回事。

    祁寒一瞬间陷入了沉思。

    “系统,你不能站着尿尿!”

    很快,祁寒想到了对策,面露得意之色。

    【...?】

    【宿主,你礼貌吗?】

    礼貌不礼貌的,总之这一次又争赢了系统,祁寒表示心情愉悦,甚至连做的香煎蜜肋都更香了几分。

    【不,那是本系统专门培育的獾猪比卡莱之森原产獾猪更优秀的缘故。】

    你说是就是吧。

    作为获胜者,祁寒觉得自己应该对系统的嘴硬多一些宠溺式的容忍。

    为了让芙雅更容易接受新菜,祁寒十分体贴的做了两份香煎蜜肋,这样可以两个人一起吃,在芙雅品尝的时候多几分参与感...

    好吧,编不下去了,主要是因为赶路回家,祁寒自己也饿了。

    很快,两份香煎蜜肋被祁寒左右手端着,放在了芙雅面前的桌上。

    将刀叉体贴的放在芙雅的面前,祁寒做了一个请品尝的手势,随后拿过自己的那一份,大快朵颐起来。

    芙雅贪婪的嗅了嗅那混合着果香的肉香,脸上多了几分红晕。

    果然,老板的新菜还是这么的美味,让人闻了就忍不住想尝尝呢。

    这道菜不需要筷子么?

    芙雅很快注意到了盘子边的刀叉。

    斗罗大陆的常见餐具便是叉和勺,但刀叉一起用往往是贵族的举止,这里的贵族用餐礼仪和蓝星的西餐礼仪有些相似,同样是左叉右刀。

    芙雅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刀叉如何使用还是知道的,轻轻的用刀叉划下一小块,肋排的表面带着微微的焦色,让芙雅以为切下去会很困难,但刀切入肉中,竟然意外的顺畅。

    系统特制的刀十分锋利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祁寒烹饪的香煎蜜肋格外与众不同,深褐色的外衣之下,隐藏着的是红嫩的肉质。

    用叉子叉起切下的小块,稍微凑近一些口鼻,那浓郁的肉香便彻底涌入口鼻之中,让人沉醉。

    芙雅甚至能够凭借肉眼看到肋排的中央部位,那鲜嫩到滴出水来的肉质,以及其中隐隐渗透而出的汁水,这样的肉一口咬下去...

    芙雅不想再想象了,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她忍不住直接将肉块送入嘴里。

    咀嚼了两下之后,芙雅下意识的捂住嘴。

    然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是多余的,肉汁并没有从嘴里飙出来,这让她忍不住脸色更红了。

    真的太美味了!

    芙雅感觉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若是硬要找出一个词来描述,大概就是幸福了吧。

    肉汁和鲜嫩的肋排肉在嘴里混合,不断的给味蕾最深层次的刺激,浓郁的肉香和果香混合,完全没有任何油腻的感觉,回味反倒有一丝清甜。

    这真的是肉么?

    什么样的肉才会如此的美味呀!

    不,不是肉美味,一定是老板这双神奇的手,才能赋予菜肴如此神奇的味道吧。

    下意识看了一眼祁寒的手,芙雅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

    祁寒一块接一块的切下肋排,送入嘴里。

    果然,肋排肉的口感比之前好了一个层次,能达到这个程度肯定不是自己的原因,估计真是系统培育的獾猪比原产的獾猪更好的原因了。

    不过这可不能告诉系统,不然这小破系统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宿主似乎忘了,宿主的心声我也可以听到。】

    ???

    《斗罗,吐槽被系统窃听心声》?

    祁寒:对不起,草率了。

    没事,系统我翻脸不承认,你也没证据。

    【已录音。】

    你特么心声也能录音?

    【本系统无所不能。】

    你不能生孩子。

    【...】

    你不能站着尿尿。

    【...】

    系统不说话,祁寒就舒服了。

    嗯,真好。

    和系统“友爱”的互怼了一番,祁寒抬起头瞄了一眼小白鼠...哦不,芙雅的反应。

    毕竟是给客人吃的,芙雅尝过也能给出公正的评价。

    咦?

    只看了一眼,祁寒猛地陷入了沉思。

    “芙雅,你脸为什么这么红?”

    “诶?”芙雅呆了呆,沉迷在香煎蜜肋的美味之中,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摸了摸自己的脸,“老板,我脸很红么?”

    “嗯。”祁寒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这样说服力不够,又补了一句,“像猴子屁股一样红。”

    “诶?!”

    芙雅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脸上的红晕一瞬间爬到了耳后根,她猛地低下头。

    老板在说什么?

    猴子屁股一样红?

    忍不住,芙雅的脑中开始出现红彤彤的猴子屁股。

    然后她惊恐的发现,这红红的猴子屁股,和自己的脸正在慢慢的重合。

    重合...

    合...

    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芙雅猛地抱住头,抓狂的晃了两下。

    都怪老板!

    直男!

    哪有这样形容女孩子的!

    祁寒眨了眨眼,看着芙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忽然开始抓狂,心中多了几分忐忑。

    系统,你确定獾猪无毒?

    我怎么感觉芙雅像是中毒了?

    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你没发现的毒素?比如致幻之类的?

    【...她大概是中了你的直男毒。】

    直男毒?

    那是什么?

    祁寒左右看了看小店。

    哪有直男?

    【...我说的是宿主你。】

    我?

    直男?

    呵!

    祁寒露出高傲的表情。

    我可是无缝衔接菜谱的祁·渣男·寒,怎么可能是直男。

    【你说是就是吧。】

    这一刻,系统忽然觉得自己需要对宿主多一些宠溺式的容忍。

    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不过最后吃完香煎蜜肋,芙雅还是很中肯的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芙雅:只要给了意见,我就不是在吃白食!我可是很认真的在替老板实验新菜!

    好吧,也不算意见,因为她哼哧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特别好吃。

    这在祁寒的意料之中,作为三道新菜之中最正常的一道,能够俘获芙雅的欢心,这很正常。

    谁能拒绝肉肉的诱惑呢?

    不过接下来...

    芙雅,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