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舌尖上的斗罗大陆 > 第三十七章 幸运的獾猪
    风氏镖局的威势还是很强的。

    据说这个镖局之中有着不止一位封号斗罗层次的强者,敢惹风氏镖局,必将迎来无尽的追杀。

    因此当镖队出发之后,露出专属于风氏镖局的旗帜,一路上便是畅通无阻,没有任何蟊贼敢来送死。

    临近第二天的傍晚,镖队来到卡莱城,这座城市倚靠卡莱之森建立,城市的名字也因此而来,抵达这里,祁寒的目的地算是到了。

    镖队在驿站之中修整,等待着明天继续启程,前往此行的终点莱兹城,而祁寒则和镖队分别,独自一人离开了驿站。

    天色已晚,祁寒找了一个环境不错的旅店住下,等待着第二天前往卡莱之森。

    夜晚的魂兽森林会比白天更危险,虽然他很想早些进入卡莱之森,但祁寒理智的选择了再等等。

    ...

    “等等,你给我站住!”

    清晨的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稀疏的洒落在林间的小径,一道黑影在树林之中亡命逃窜,打破了这静谧的画面。

    为了躲避背后追杀自己的男人,那黑影几乎用尽了浑身解数,在树林之中左突右进。

    “嗖!”

    一道破风声传来,紧接着便是金属击中树干的沉闷声音。

    飞天神爪收束,将祁寒的身体瞬间拉向半空中。

    一道森冷的刀光从祁寒手中紧握的菜刀上迸发而出,朝着黑影身前的位置挥砍而去。

    站在上帝视角上,这黑影仿佛笔直的撞上祁寒挥出的刀芒一般,只惨叫一声,便没了声息。

    那是一只黑色的四足小兽,足有半人长,长相与蜜獾有些相似,毛发却是纯黑的,那鼻孔比蜜獾要大上许多,看上去和猪有些相像。

    这是卡莱之森独有的一种魂兽,獾猪。

    由于种族并不强大,也没有太过强悍的魂技,这种獾猪魂兽种族上限很低,最强也不过百年魂兽,以十年魂兽为主,很少有人会看得上他们,猎杀獾猪作为自己的魂环。

    对于獾猪而言,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

    但现在随着祁寒的到来,它们的幸福生活恐怕时日无多了。

    根据斗罗大陆食谱百科记载,獾猪以蜂蜜为食,辅食各种水果,肉质之中自然的含有些许果香味,由于长期在森林中攀爬奔跑,它的四肢肌肉之中饱和脂肪酸含量极低,肉质鲜嫩多汁。

    因此獾猪很荣幸的成为了祁寒所构思的自创食谱原材料的预选之一。

    獾猪:你礼貌吗?

    “总算抓到了。”祁寒松开飞天神爪的爪钩,灵活的落在地面上,看了看眼前已经被斩成两半的尸体,以及尸体上缓缓浮现而出的白色魂环,他嘿嘿一笑,走上前来抓住尸体的一条腿。

    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旁人,下一瞬间祁寒带着獾猪的尸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啪!”用力一抛,将獾猪的尸体丢在案板上,祁寒拿出菜刀,眼中带着跃跃欲试的光。

    此刻他自然是在训练空间之中。

    由于三星食谱鱼腹藏羊还远远没有完成,训练空间也就一直没有关闭,而祁寒则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系统bug。

    即便不在训练空间之中练习鱼腹藏羊,训练空间之中的时间流速也不会发生改变,同样保持着一比三十的内外时间流速差。

    也就是说,祁寒可以在训练空间之中尝试自创食谱,这会节省他大量的时间。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好处。

    在森林之中条件简陋,小店内的厨具又无法带出小店,祁寒为了顺利实验食谱,提前准备好了各种厨具。

    但斗罗大陆的厨具,如何比得上系统的黑科技厨具呢?

    训练之中的厨具全部都是按照系统的黑科技厨具设定的,有它在,祁寒买的那些锅碗瓢盆可以直接丢了。

    一天一个浪费钱小技巧,真好。

    菜刀挥舞之间,祁寒开始了这只獾猪的解剖工作。

    虽然食材百科之中有獾猪的身体结构图,但书上的图终究过于简略,唯有亲自动手,将獾猪的每一个部分逐一分解,祁寒才能真正了解这种食材。

    不知道是否因为名字中有一个猪的缘故,獾猪的身体结构和猪有些相似,很快祁寒就将一整张带着黑色短毛的獾猪皮给拆了下来。

    獾猪皮和猪皮有些类似,但更厚更有弹性,若是大火爆炒想来嚼劲不错。

    不过看到獾猪皮表面上细密的黑色短毛,祁寒脸上出现了痛苦面具。

    去毛估计是个麻烦事,等会儿再说吧。

    剔除表皮之后,暴露在祁寒眼前的是薄薄一层的皮下脂肪。

    卡莱之森四季如春,獾猪并不需要太厚的脂肪来保暖,皮下脂肪的厚度很薄在祁寒的意料之中。

    用菜刀小心的将这一层皮下脂肪剔去,用一个小盆装好。

    这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炼油,还可以煎油渣。

    那香喷喷的油渣撒点辣椒面...

    祁寒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不知道这獾猪炸出来的油渣味道如何。

    剔除皮下脂肪之后,祁寒将獾猪的内脏取出,按照百科上的描述,獾猪的内脏也是无毒的,但至于味道如何,恐怕还需要祁寒自己尝试。

    但想来,这獾猪常年以各种水果和蜂蜜为食,内脏难道还能比不过猪下水?

    应该也是值得期待的。

    被祁寒初步处理过的獾猪,此刻只剩下骨肉了,其他的部分已经被祁寒彻底分开。

    肌肉的解剖是一门学问。

    祁寒的刀划过肌肉的速度极慢,没有太多经验的他只能谨慎的尝试,以免破坏獾猪的肉质。

    毕竟虽然在训练空间之中,但若是这头獾猪弄坏了,系统可不会给自己变出一头新的。

    到头来还得出去捕捉。

    好在祁寒在训练空间之中处理过许多荤菜了,也算是有经验,菜刀顺着獾猪肉的纹理线条细细划过,将不同部位的肉分割开来。

    肋间肉、腰腹肉、大腿肉、背脊肉,肩颈肉...

    不同的肉被祁寒分门别类放在一旁,很快案板上的獾猪就只剩下一副骨架和一个还算完整的头颅了。

    獾猪:造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