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八十章 追击
    大火持续了三天三夜。

    天空都会燃烧的灰尘覆盖,满城的尸体随着大火慢慢化为灰烬。

    除了野外的堕落者,如今的血族已经宣告灭族。

    没有人感觉残忍,大家现在反而都有种使命完成,灵魂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有人瘫坐在地上嚎嚎大哭,三十多岁的人伤心的就像一个孩子。

    有人将父母的遗物埋藏在城前,让这些曾经惨死的冤魂看看血族如今的结局。

    “结算本世界战争。”

    “结算后在本世界将无法获得新的固有结界,是否确定。”

    “确定。”

    “固有结界已生成。”

    “固有结界:血族末路(技能):本结界所有绑定英灵对人类伤害增加10%,对黑暗类种族伤害增加20%。

    所有参与固有结界形成过程中任意任意战斗的士兵,都可以转化为英灵并获得不同的加成,参与程度越高,英灵获得的加成越高。”

    等待众人的情绪平静一些。

    “诸位。”

    仿佛有无形的台阶托举,他一步步走到天上,俯视着所有的龙侍。

    “血族已经灭亡,我在这个世界的使命也已经完成。”

    他朝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大人,你要走了吗?”

    卡丽妲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早已将他视作亲人,如今却是钻心的难受。

    他超卡丽妲温和的笑了笑。

    “我很快就会离开,这份救世的功绩属于你们所有人,我们将共同分享这份荣光。”

    “这里的征程虽然已经结束,但是诸天万界还有许多等待我拯救的世界,不知诸君是否愿意与我同去,见识一下其他世界的风光。”

    他张开双手,拥抱太阳,一束阳光直直的笼罩在他身上,散发出无穷的辉光。

    “大人,我愿意誓死追随。”

    卡丽妲没有丝毫犹豫,她单膝跪下,再次做出曾经的那个表示效忠的礼节。

    “我们愿意誓死追随!”

    他们本就是失去亲人的孤儿,灭掉血族的时候更是清理掉了自己心头的阴霾,一路上玄君不知不觉已经成为支撑他们的新的支柱。

    微风吹来,他们的身体慢慢化为光点飘散。

    这不是死亡,而是新生。

    “固有结界:血族末路!”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周围的空间开始扩张。

    他已经完成了自己计划,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

    他要看一下这个耗费了自己两年多的时间,倾注了大量精力的技能是否对得起自己的付出。

    周围的场景开始改变,虚空中突兀的矗立起一片巨大的城池,这正是中心城没有焚烧前的样子。

    城中一片尸山骨海,血液把四周染的通红。

    他就站在城门口,后方则是他的龙侍军团。

    “感觉如何?”

    他扭头看向卡丽妲。

    “非常好。”

    她凌空挥舞了一拳,一圈波纹从她挥舞的地方扩散开来。

    “打我一拳。”

    他想看一看最强的卡丽妲现在到了什么程度。

    “遵命。”

    英灵似乎有隐藏的忠诚度加值,玄君感觉到她的忠诚度变得更高。

    “啊!”

    她怒吼一声,尽全力打向玄君。

    没有一丝声响,宛若泥牛入海,他的身子连晃都没晃一下。

    “B级巅峰,还不错。”

    提升了一个大阶位,结界的加成可谓是相当巨大,这个级别在高阶世界也不算弱。

    其他的龙侍也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基本都达到了C级巅峰水准,替他办一些杂事绰绰有余。

    收起固有结界,这个世界已经用不到它了,如今杀掉丹尼尔,他基本就可以宣告通关。

    世界后面催生世界之子没有发育的时间,就算运气再强也不过是蝼蚁。

    “让我看看,你在哪里呢?”

    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狞笑,刚刚他已经在丹尼尔身上留下了追踪标记,他已经无路可逃。

    ......

    “呼,呼~”

    丹尼尔一口气狂奔了数千里。

    “该死的老鼠...我要让你死...”

    他一边咒骂一边向着目的地的方向前行。

    刚刚果断的使用了替死蝙蝠,想到那只从小时候就被自己带着的伙伴就这么死亡,他就有些痛心。

    他还有其他的底牌,但是面对玄君却没有一点信心。

    他现在只能跑,尽全力的逃跑。

    他不知道玄君有没有追踪他的手段,但是他不敢赌。

    “就要到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顺利抵达目标的山洞。

    “等着吧,你会付出代价的。”

    他的语气无比的阴冷,最后看了一眼中心城的方向,他慢慢消失在阴影中。

    ......

    “嘭!”

    他如同一块陨石一般掉落在地上,无数裂缝出现,大地发出阵阵哀鸣。

    “看来就是这里了。”

    空气中隐隐还能感受到到丹尼尔那独特的黑暗气息。

    “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吗?”

    他看着山洞喃喃道,漆黑的洞口仿佛张着嘴的巨兽,静静的等待猎物的进入。

    他的眼睛隐隐有白光亮起,这是一门灵目之法,配合他的夜视天赋,一眼望去,洞内如同白昼。

    “那么,就看看你搞什么花样。”

    看似毫无戒备,他的意识始终凝聚在交易所通行证上,万一真碰到抵御不了的危险也能及时撤退。

    “这是?”

    一开始的路程没有什么特别,就仿佛只是普通的山洞,里面还能隐隐闻到常年不通风的霉味。

    但是当穿过一个拐角,眼前确开始慢慢出现文明的痕迹。

    一幅幅泥土塑形的浮雕壁画环绕在墙面上,古朴的画面和消失在长河里的艺术,凝聚着历史特有的厚重感。

    他看到头上带着光环的人类飘在天空,看到了两个仅仅用树叶包裹关键部位的男女。

    知道看到他们的孩子在田野里自相残杀。

    “这是...该隐的故事。”

    该隐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亚伯,由此被耶和华放逐。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记录这个故事,但是应该与丹尼尔的底牌有所关联。

    “血族...该隐...”

    想不多想都不行。

    “如玉,你认识该隐吗?”

    他决定先缓一手,万一真是某个血族的大佬在这里,自己弄不好要翻车。

    “见过,不熟,他原来好像是耶和华那一派系的,后来被清理了。”

    “你能打过他吗?”

    这才是关键,万一里面的存在真跟该隐有关系,把该隐惹出来他的小胳膊小腿肯定撑不住,只能看颜如玉这条大腿给不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