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六十二章 极乐
    “去给我侦测一下城内的情况,要求要特别详细,完事给你本宗师武学。”

    “宗...宗...宗师!”

    眼前的玩家差点被眼前的大馅饼砸晕了脑袋。

    万幸他没直接晕过去。

    “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他一路小跑进城侦查,他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打算。

    又拦住几个玩家同样的说辞,他们跟第一人表现无二,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跑的飞快。

    “希望下界的那几个武仙能兜住。”

    江湖世界帮了他不少,还是跟很粗的大腿,他自然不希望它出问题。

    邪派宗门他倒是不怕,可是域外邪魔就不好说了,能够隐藏的天衣无缝,族人被杀都不出现,直到这血雨到来,这才悍然发动攻势,心性谋略都不可小觑。

    “大佬,我回来了。”

    在树林里等了半天,侦查的玩家也都陆续跑回来。

    他们说的情况都大同小异,但是内容却让玄君脸色大变。

    城内已经宣布立极乐教为国教,他们不知道在武仙眼皮子底下藏了多久,号令一出,无数平民云集响应,皇室也对此行为默许,从此天下人不尊武仙,只尊极乐。

    武仙不需要香火信仰,按理说极乐教这么做根本没有意义,可是他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为了施行计划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血雨逆转,现在上下两界完全隔死,这只是第一波的前奏。

    把玩家的奖励结算。

    思索片刻。

    他决定去大楚城的皇宫一探。

    如果不是皇帝默许,就算极乐教再有诱惑力,也绝对不会发展这么快,楚国数百年积累下来的威势早就深深的刻在每个人的心里。

    可是现在皇室不管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他莫名想到了曾经被换了身体的五王,心里有了几分不妙的预感。

    ......

    “安寻年,你杀了我,天龙寺不会放过你的!”

    “哼,天龙寺。”

    “我早就想会会你们了,靠着上界的武仙作威作福,现在两界不通,你们也不过是被拔了牙的老虎。”

    听到身后之人狂妄的话语,前面逃跑的中年和尚不再多言。

    寺里派他出来查看皇室情况。

    行到半路,他遇到了散人大宗师安寻年。

    遇到同道本是好事,却没想到两人交谈过程中,他上一秒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下一秒就对自己痛下杀手。

    两人直接实力本就相差不大,他又怎么能躲得过安寻年的偷袭,和尚直接被打成重伤,再无还手之力。

    “难道我今日要命绝于此。”

    和尚有些绝望。

    随着血液的滴落,他的速度越来越慢,安寻年离他也越来越近。

    似乎看出和尚已经强弩已末,他不但不加快速度,反而远远的吊在他身后,避免他狗急跳墙。

    “又一个!”

    远远的天外传来声音。

    还未等安寻年和和尚反应过来,一道掌印一瞬间击中安寻年的额头。

    “嘭!”

    堂堂大宗师一声未出,就此殒命。

    “在下天龙寺武僧院定尘,不知阁下可否现身一见,救命之恩,定有重谢。”

    和尚朗声道。

    然后周围没有一丝动静,只有呼呼的风声。

    刚刚救了他的正是玄君,他还要抓紧时间去皇宫,哪有空停下来跟他寒暄。

    和尚不是第一个,估计也不是最后一个,宗门外的大宗师都遭到了邪派的人换体偷袭,他们似乎有其他手段可以定位大宗师的位置,偷袭起来可谓是无往不利。

    武仙们怕换体之事透露出去造成江湖动荡,故而未曾宣扬,却没想到这次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玄君虽然也分辨不出换体后的大宗师,但是敏锐的灵魂感应类似于一门小神通,可以侦测到他人身上携带的恶意。

    除非对方的气息滴水不漏,否则必定能被他发现端倪。

    路上有遇到的邪派大宗师他都会顺手打死,虽然收货不大,但是偶尔也能发现一两枚丹药,聊胜于无。

    距离国都越来越近,他不时也能遇到其他来临的高手。

    大家都不是傻子,现在乱象初现,群魔乱舞,这跟大楚皇帝的纵容绝对有关系。

    “嗯?”

    他发现一些不对。

    原本是大楚城的地方全部由光膜覆盖,唯有城门处留下一处空隙。

    他先来到一处城墙角落,眼前的光膜通体洁白,就仿佛一个巨大的蚕茧将整个城池包裹,触摸上去,还有一丝柔滑的感觉。

    “锵~”

    他的手上凝聚锋锐真意,然后轻轻触碰光膜,似乎是因为收到了刺激,它们的颜色愈发明亮。

    无效,甚至连一点伤痕都没留下。

    他正要用尽全力试一试光膜的成色。

    “兄台,别试了,打不开的。”

    有名正要飞往城门口的大宗师看到光膜旁的玄君,好心的提醒到。

    “别说是你,就连武仙大人都打不开这道光膜,据他说这似乎是什么法则的具现,在它完成前,非更高级的能量全部无效。”

    “法则具现!”

    他想起了颜如玉手中那一团团好像小溪一样的法则。

    “多谢兄台指点。”

    没有他这番话,自己还真不一定能看出这是什么,如今内心却是有了几分猜测。

    眼前的光膜肯定不是具体的法则,但却像是某道法则具现后的外围副产物,通俗点说如果法则是水果,它就是外面的那层皮。

    能领悟法则和能把法则整到现实完全是两回事,他突然感觉眼前洁白耀眼的巨蛋好像一只嗜血的凶兽,那没有防护的城门正是他的血盆大口,等着他们一个个踏入其中。

    “我是玄君,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刚刚提醒玄君的是一个笑眯眯的胖子,一脸和气生财的样子。

    “原来是太玄传人,难怪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在下四海商行的大掌柜,贾富贵。”

    玄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四海商行可不简单,在整个江湖世界的商行里,都稳居前三把交椅,也难怪眼前的人一脸和气。

    稍微寒暄几句,萍水相逢的两人一起赶到城门口。

    “不知贾兄对这次的事件有何看法?”

    “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贾富贵也收敛了笑容,天下大乱对商行的影响是最大的。

    “听说有数名武仙在血雨前就已经下界,贾兄莫非对他们没有信心?”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玄君一眼,摇摇头,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