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五十九章 交恶
    “说完了?”

    桌上的灵枣还算不错,味道清甜爽口。

    玄君忘边吃边问道。

    苏大锤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玄公子,小儿不懂事,老朽替你向他赔罪了。”

    苏宁缓了一口气,向他低头道。

    玄君一言不发,一时间空气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

    片刻。

    “看在咋们相处的还不错的份上,一条腿或者一只胳膊,选一个吧。”

    “玄公子,我愿意赔偿。”

    苏宁一听大惊失色,他对太玄的力量深有体会,不过终归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大锤,此事因我而起,无影本就是低到尘埃里的人,如果这位太玄的大人要责罚,那就责罚我吧。”

    怎料此时白皙男子直接跪下,面露无可奈何之意,更是在“太玄的大人”几个字上咬的极重。

    苏大锤又被挑起了更深的怒火。

    “父亲,我搞不懂咋们为什么要巴结太玄的传人,武仙非紧急情况不得下界,纵使他天赋再高还能跟我剑心门一派相比吗?”

    “你给我住嘴。”

    苏宁再也忍不住,一掌呼出,把苏大锤打的人仰马翻。

    “去问心楼呆着,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慢着!”

    “苏掌门当我刚刚的话是在放屁?”

    玄君慢悠悠的说道,本来刚刚苏宁赔他几根千年灵药这事也就算了。

    但是苏大锤不但不道歉,还在大放厥词。

    他突然感觉有点好笑,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玄公子,大锤是我苏宁的传人,实在不能落下残疾啊。”

    玄君说的断手可是永久斩断,纵使有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接不回去。

    “一株圣药,这事就了了。”

    玄君决定最后再给他一个机会。

    “我爹都如此低声下气,你为何还咄咄逼人。”

    终归是亲情难舍,苏小小的语气也充满火气。

    “你也是这么想的?”

    他看向苏宁,他才是在场的主事人。

    “抱歉,我最多只能给您一株千年灵药。”

    他咬咬牙说道。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剑心门的地盘,他不信玄君为因为这点小事与整个剑心门交恶。

    “那就没得谈了?”

    玄君手在虚空一挥,一道刀气直直的劈向苏大锤,他已经精确到了毫厘之间,说要苏大锤的一条腿,那就要一条腿,不多也不少。

    “噹~”

    在刀气即将击中苏大锤的一瞬间,苏宁挡在他的身前,拔剑挡住他的这一击。

    “玄公子真要对我儿出手,他是剑心门的少掌门,对他出手就相当于与整个剑心门为敌,就算你是太玄传人,我们也不会姑息。”

    “这次就算扯平了,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大锤,太玄的人都这么不讲道理吗?下次在外面见到他会不会直接对你出手啊。”

    白皙男子云无影慌乱的说道,看似寻常的话却是字字诛心。

    苏宁也有些严肃,虽然他也对暗中挑事的云无影不喜,但是这次他说的还真是没错,万一玄君在野外对他儿子出手怎么办。

    “不如玄公子再发下一个心魔大誓,保证永远不伤害我儿可好?”

    苏宁心一横,反正已经恶了玄君,不如将错就错。

    “问心剑,呵呵。”

    玄君充满不屑之意。

    “你知道为什么我叔祖允许我融百家法吗?”

    “就是因为...”

    “我比你们都要强啊。”

    话音落地的瞬间,他欺身向前。

    “要打就打,唯唯诺诺算个屁的武者。”

    “轰!”

    苏宁哪里想到玄君说动手就动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多年的养尊处优,他早已不是几十年前那个与杀戮为伴的问心剑,一时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就这样?”

    “你可真是,弱的可怜啊!”

    “噗!”

    话音落地的瞬间,他火力全开,一拳切向苏宁的胸口,在虚无真意下,他将苏宁的宝剑视若无物。

    眼看他在这一击下不死也要重伤。

    “玄公子,就到此为止吧!”

    眼前出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手一伸一抚,一股柔力传来,将玄君的攻击引向另一边。

    “父亲。”

    苏宁看着老人低下头。

    他心中后怕不已,眼睛里出现丝丝浓重的恨意。

    没想到眼前的太玄传人如此恐怖,只差一点,自己就要身死道消。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

    “有意思,真有意思。”

    “玄公子,我们剑心门大宗师十几人,宗师高手更是不计其数,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感受到这里爆发的动静,不但有长老或者太上长老前来。

    除去不在宗门的,一共一十三名大宗师,他们的气势直冲云霄,狠狠的压向玄君。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发生了什么可以以后说,宗门的面子不能落。

    “颜如玉,帮我个忙。”

    “帮我把剑心宗封锁。”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道光幕如同一个倒放的饭碗,将整个剑心宗倒扣在其中。

    “你做了什么?”

    有人感受到强烈的危险感,对他们这种大宗师来说,这种情况简直惊悚。

    “我要干什么?”

    玄君身上光华闪动,他这次不想戏弄他们,只想速战速决。

    “我想要你们灭门!”

    他露出一丝狞笑,紧接着身影从原地消失。

    ......

    “嗯?”

    某位天上的武仙突然感觉冥冥之中有些不安,但是细细测算却一无所得,只得放弃。

    ......

    “啊,问天一剑!”

    有大宗师燃烧性命,发出这惊天一剑。

    “噹!”

    金铁交加之音。

    毫发无伤。

    不附加真意的攻击连让玄君破防都做不到。

    “混蛋,去死!”

    有宗师浑身如同化为钢铁,妄想控制住玄君的脚步,却被他一刀斩成两段。

    大宗师伤亡惨重却没有丝毫后退之意,这让玄君有些刮目相看。

    其实是他想岔了,颜如玉的封锁可比曾经的五王强了不知道多少,别说大宗师,就是冯山在这里,也照样出不去。

    在他们发现所有的逃命道具全部失效后,死战,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实力差距太大了,十三名宗师,领悟真意的只有两位太上长老,纵使如此,一位已经被玄君斩成数段,唯有苏宁的父亲还带领几位幸存的大宗师苦苦支撑。

    “请祖师遗物。”

    苏宁的父亲燃烧生命本源,终于争取到了一线机会,一把薄薄的小剑被大宗师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