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五十七章 收获
    “轰!”

    天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极快的落下,隐隐还能听到音爆的轰鸣。

    感受到隐隐传来的威胁之意,青年连忙后撤了一段距离。

    “嘭!”

    镇蛮王终于掉落在地上,一道数百米高的无形波浪冲天而起,四周本就满目疮痍的大地变得更加惨烈。

    青年没有靠近,他心里的危机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逐渐加重。

    “你听说过一式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天边隐隐有声音传来。

    恐怖的压迫感袭来,地面开始缓慢下沉。

    刚刚依靠大地吊住一口气的镇蛮王刚睁开眼睛,就看到那遮天蔽日的巨掌。

    他的脸上露出绝望。

    整个天空中只能看到金灿灿的光芒和巨掌隐隐可见的纹路。

    一时间,仿佛天地都被纳于这一掌,纵有万般神通,又如何跳得出天地。

    “这个臭小子。”

    青年的脸黑的像锅底,这式巨掌绵延数千米,偏偏在落下的时候有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束缚感。

    这自然不是如来神掌,但是神韵却一般无二,玄君突发奇想,让几门真意配合沧澜界大罗寺的镇派武学,弥勒托天式。

    本是向上的武学玄君将其逆转,在几千米的高空蓄力,借着下坠的力量进行推动,这才有了眼前堪比武仙一击的力量。

    看似速度很慢,却眨眼间变到了跟前。

    “轰!”

    四平山脉的这一片地域本来高高隆起,这次彻底变成了平地。

    地上一片金光璀璨,佛门的降魔之力和锋锐法则附带的庚金之气在土地上疯狂肆虐,形成一幅美丽却又极度危险的图画。

    地上钻出一个人,正是太玄的青年,如今的他已经失去了那副文质书生的气息,身上的白袍甚至破了个大洞。

    攻击来得太过突然,偏偏他的法则擅长进攻而不擅长防守,纵使他尽力避免,任然显得灰头土脸。

    他亲眼看见镇蛮王被那一掌先是打成了肉饼,继而又被无数的锋锐挂成肉沫,最后被净化的渣都不剩。

    咽了一口口水。

    没想到自己的徒孙这么给力,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如今人没帮到,还惹了一身骚。

    周围的压制虽然还在,但是已经无碍。

    他准备御空离去。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跟玄君碰面,被自己徒孙一掌打成眼前的狼狈样子,传出去怕是能被上界那群人嘲笑几十年。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师公,是你吗?”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青年把脸蒙上一层水雾,接着就是一套反对三连。

    玄君沉默了一下,指了指他腰间玉牌上的太玄二字。

    他感觉自己这师公脑子可能有点问题,有种不太正常的感觉。

    水雾的遮掩下,男子的脸由黑变红再变白,本来这块玉牌是为了让自己下界的时候更好的泡妞,但是现在他只想扔掉。

    “我...”

    他还想在垂死挣扎一下。

    玄君却直接打断他的话语。

    “师公,我有要事禀报。”

    看到玄君郑重的态度,他也收起水镜,脸上严肃。

    自己这个徒孙可谓经历过大风大浪,经常跟大佬谈笑风生,连他都严肃的事情怕是不简单。

    “刚刚对我出手的是大楚五位王爷。”

    “哦。”

    “什么?”

    “你再说一遍。”

    青年惊讶的差点要蹦起来,此事非同小可。

    玄君只得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走,去上界。”

    抓起玄君,他马不停蹄的赶去上界。

    来到冯山的住处。

    “你把事情详细的向我复述一遍。”

    他的语气有些低沉。

    域外邪魔虽然可以操控灵魂,侵占肉身,但是条件十分的苛刻。

    青铜级的只能侵占普通人的身体,白银则只能侵占E级的一流高手以下人的身体。

    以此类推,如果想要侵占B级大宗师的尸体,那非A级的王者级域外邪魔不可。

    在域外邪魔降临的时候,数名B级以上的域外邪魔全被诛杀,就因为这样他们才放心把邪魔一族赶到楚国外,当做江湖界众人的试炼之地。

    “这件事我会立刻调查,你这次做的很好,五位顶级大宗师级的邪派高手,给你什么奖励呢。”

    “嗯...”

    冯山思索了一下。

    “你现在再做通缉令就是浪费时间,直接去学习武学弥补自身武道吧。”

    玄君的通缉令书册发出阵阵明光,最后的时间赫然变成了正无穷。

    这倒是意外之喜,邪道高手好杀不好找,就下水道的跟耗子一样,这一下不知道给玄君省了多少时间。

    又关心了他了一下,冯山这才挥手让玄君离开。

    等在旁边的青年终于忍不住发声。

    “师祖,难道监察那边出了问题?”

    “不好说啊,当初还是小觑了这些邪魔,世界被攻破后还能活下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

    “来者止步,阁下有何贵干?”

    两名弟子拦住骑着白虎而来的玄君,他们旁边的石碑赫然刻着青松门三个苍劲大字。

    拍了拍大白的脑袋避免它伤人。

    他一身银白色的侠客服,周围还有雾气萦绕,一身气质迥异于常人。

    门口的守门弟子不敢怠慢。

    “太玄传人,学天下法。”

    “稍等,我去禀告掌门。”

    数日后,一则消息传遍江湖,太玄传人玄君,欲取天下绝学,演自身武道天仙之境。

    消息一出,举世皆惊。

    ......

    “那几个废物,换了五个顶尖大宗师的身体连个二十出头的娃娃都打不过,果真是垃圾。”

    “大人,谁让那玄君如此妖孽,未到而立就开始汇天下法,怕是武仙已然近在眼前。”

    黑影消了消气。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上好的肉身才能配得上王的降临。”

    “咋们的计划怕是已经被那几个老匹夫发现,通知所有人神隐,待到时机成熟...”

    “遵命。”

    纵使出了如此纰漏他们也没有太多惧意,当时被屠杀也只不过是为了麻痹江湖众人而弃车保卒。

    至高从来都不会安排一面倒的对手,虽然确实不敌,但是他们的实力远超江湖的想象。

    如今己方在暗,上界众仙在明,谋划许久的计谋也已经步入尾声,他们现在占据绝对的先手。

    短短时间,无论是江湖还是楚国境外的邪教和域外邪魔都陷入了诡异的宁静。

    平静的湖面下隐藏着波涛汹涌的暗流,上界众仙在寻找一番后也偃旗息鼓,双方都在静静的等待。

    等待那个可以石破天惊,一战定生死的时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