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四十八章 暗流
    玄君看了他一眼。

    “不好意思,我不跟小白脸说话。”

    “啊?”

    男子一愣。

    “哈哈,我说笑呢,兄台不要在意。”

    玄君笑着朝他拱拱手。

    “哪里哪里,本人轩辕安,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叫我石明武就好。”

    “原来是石兄,不知兄台如何看出男子即将落败。”

    “他明显练的横练武学,女子一手软剑恰巧以柔克刚,两人实力相差不大,男子必输无疑。”

    “兄台好眼力,如果我所看不错,男子练的是民间流传的百兽体,女子这剑法倒是有点奇异,既像柔水剑派的水缠绵,又像百花院的蝶飞舞。”

    玄君这次倒是好好打量了一下轩辕安。

    “不知轩辕兄是何出身,连这街边比武的武学都能看出来。”

    “兄台真不知道?”

    他指了指腰间的玉佩,上面赫然刻着轩辕两个小篆。

    玄君端详一番摇摇头,对轩辕安抱拳说道。

    “我自幼随师傅习武,如今刚刚小成出山,对于各种势力不甚清楚。”

    “那就难怪了,家父正是镇蛮王轩辕成。”

    玄君对镇蛮王没什么概念,但是他目前所在的楚国好像一共只有数位王爷,轩辕安的身份可以称的上一声尊贵。

    “那为何轩辕兄...?”

    “石兄是想问我为何来这不算繁华的罗丰城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听说三百里外的淮南城出现了一个武仙大墓,我收父王之托过来探查真假,如今恰好在这落脚。”

    “武仙墓吗?”

    他没有再多问相关的事情,打听肯定是要打听的,不过不是在这里问轩辕安。

    “输了。”

    他话音刚落,男子就被打中要害,再也支撑不住,在台上倒下。

    立刻有人把他抬下去。

    “还有谁?”

    女子盘坐在台上调息,等待下一个挑战者。

    “这小娘子还算长的不错,石兄何不上台一试?”

    “我已有妻子,还是算了。”

    本来他是想答应的,但是自己从颜如玉那里拿到的那个神话天赋突然颤抖个不停,似乎下一秒就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东西。

    他一向很从心,颜大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就太可惜了,既然兄台不上,那我上去一试。”

    “你要纳她做妾?”

    轩辕安这种身份的人平妻肯定轮不到这种街边的卖艺女子,要娶的话她只能做妾。

    “石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台上女子你看着文文静静,现在怕是都百人斩了,这个比武招亲可是一年前就立在这里了。”

    轩辕安嗤笑一身,对女子有些不屑道。

    玄君只想说一句牛皮,这也算是异界特色的创新型营销了,没想到今日有幸见识了一番。

    看着轩辕安跳上台,本以为两人要有一场龙争虎斗,自己也好探探他的底细。

    谁知一看见他的腰牌和口袋里隐隐约约的银票,女子还没出手就被他一击制服,后面更是软软的倒在他怀里,哪有刚刚的剽悍的样子,大大彰显了一番轩辕安深不可测的功力。

    看着直接搂着妹子下来的轩辕安,他只能说一声佩服。

    “恭喜兄台抱得美人归,小弟就不打扰了,告辞,有缘再见。”

    挽留几句,见玄君执意离开,他也不好强留。

    ......

    轩辕安坐在阴暗的房屋里抿着茶水,奇怪的是他身旁却没有女子身影。

    突然,他面前出现一黑衣人单膝跪下。

    “查到了吗?”

    “回公子,他最近一次出现是五天前的庆水城,再往前没有查到任何踪迹。”

    “天机楼怎么说?”

    “似乎有人给他遮蔽了天机,看天象找不到此人的踪迹。”

    “有意思,难道真是哪个隐世高人的弟子?”

    “石明武...无名氏,真是把我当傻子耍。”

    “你先下去吧。”

    待房间里只剩自己一人,他拿出一面小镜子。

    “师傅,我今天...你看...”

    两人相谈了好一会,直至声音渐渐消失。

    周围彻底陷入宁静。

    ......

    夹一片熏鸭,喝一口飞龙汤,后面还有鸭脯,雪菜,藕粉桂花糕...

    整整十菜三汤三点心全部进了他的肚子,武者天生吃得多,但是像玄君这么能吃的周围的客人还是第一次见,大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不习惯在旁边有人看他吃饭。

    让小五给他指了一下周边的各种建筑就把他打发走,他现在过目不忘,仅仅听一遍就能在脑海里形成大致的地图。

    “客人,行行好吧,家母病重,家里已经没有余粮了。”

    有瘦弱的孩童一桌桌的乞讨,看他的面相也就十岁出头,衣服虽破倒是还算洁净,也难怪小二允许他进来。

    不论给或不给,他都给每桌磕一下响头表示感谢。

    很快男孩就到了玄君面前。

    “说吧,谁派你来的?”

    玄君不急不缓的夹了一片鸭子吞下。

    小男孩隐藏的很好,可是他已经是天下绝巅的大宗师,所谓至人之道,可以前知。

    有人要杀他,他自然冥冥中就会有感应,这无关杀气,而是天机显露。

    “大人,小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他慌忙间朝玄君跪下,不断的嗑着响头。

    玄君服饰华美,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一旦迁怒于他,可谓是十死无生。

    “嗯?”

    玄君皱了皱眉头。

    他的五感告诉他眼前的小男孩没有说谎。

    可是天机是不会骗人的,或者说就算天机骗了他,他也一样要出手。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就像一个长辈一样,他的手抚摸向男孩的头顶。

    男孩脸上露出一丝喜意,心中的大石也慢慢落下。

    “好孩子。”

    他的手发出莹莹的白光,从男孩的天灵灌下。

    仙人抚顶,虽为灌顶之术,但若是稍微提高一下真气浓度,则会立刻转变成一门杀人不见血的毒术。

    男孩感觉身体越来越轻,直至飞上云端,成就仙佛,就这么带着祥和安静的笑意,他再无生息。

    “难道自己真错了?”

    正当玄君收手的瞬间,男孩突然睁开双眼。

    “唰!”

    这是男孩吐出毒针的破空声。

    “锵!”

    这是玄君用指甲弹飞毒针的声音。

    暗器无论是力道还是选择的时机都堪称完美,C级宗师高手可能还能挣扎一番,D级先天高手则是必死无疑。

    “啊!”

    酒楼响起客人的惊叫。

    毒针插入旁边的地板,木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变黑,直至化为粉末。

    他决定收回刚刚的想法,这种级别的毒性就算是宗师擦到,不死也要拖一层皮。

    可惜这个杀手选错了目标,刚刚他出手只不过是为了保留一张底牌,拥有天涯真意就算他的毒针速度再快,时机选择再好对他也是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