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四十六章 重视
    冯山现在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他已经猜到了结果。

    就这么损失了两个S级的种子,他感觉有些心痛。

    “颜如玉,我冯山跟你不共戴天。”

    他狠狠的握紧拳头又慢慢松开。

    曾经怒屠中原十三宗,总计数万人的冯山自从成道以后就化身慈祥老爷爷的形象,却没想到今日被人把脸都打的啪啪响。

    “快看!”

    突然有武仙惊喝,此时正是玄君答对第一题的时候。

    “怎么可能?”

    “他答对了!”

    众人的脸色慢慢由诧异变成惊喜再转变为骇然。

    却是十分有趣。

    ......

    “没有资源了。”

    仅仅一天的时间,他有些无力。

    低阶还不太明显,高阶对资源的消耗简直恐怖,除了不修己身,只求外道的职业,这个问题根本难以避免。

    他从树上跳下,现在闭关已经无益,就空气中的那点能量,自己让武道技能自动运转吸收就可以,根本不用自己花费心神加快速度。

    逗小白玩了一会,他恭敬的站在木屋前。

    “师傅,不知道我太玄的传功殿在哪里,徒儿修为到了瓶颈,现在想找一些功法看一下。”

    “啪!”

    一本厚厚的册子飞出来。

    封面四个大字:江湖通缉录。

    “不知这是何意?”

    不懂就问,玄君没看明白阿青的这波操作。

    “我太玄一脉可学天下武学,但是为了不被其他门派诟病,需要去杀江湖通缉的邪道高手或者域外邪魔。

    每颗人头后面都有标价,可以允许你去任意一个门派的藏经阁翻阅一段时间。

    域外邪魔普通一小时,青铜三天,白银七天,黄金一个月,钻石一年,王者十年,神灵任意。”

    他第一次知道了boss后面的等阶,不过因为不是自己亲身接触到,系统还没有提示。

    等价交换,这种方式倒是蛮符合玄君的心意,不过他没想到太玄地位这么高,居然能让其他门派乖乖奉上绝学。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去虚空碰运气,看有没有哪个世界放自己进去,然后想办法获得资源。

    但是这个方法风险太大,耗时也不确定,而且过一段时间还要跟颜如玉去资源世界,这么一看性价比反而不高。

    第二自然就是先学习江湖世界的武道,他现在已经踏入大宗师,在这下界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想学遍天下名门的绝学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先学习补充武道。”

    他定下了下一阶段的小规划。

    “那徒儿就去了。”

    他向阿青告别,自己本来就孑然一身,加上如今B级已经能御空飞行,根本不需要带东西。

    “等等。”

    沉默了一会,玄君正想出口询问。

    “这本武技是我意外所得,我比较穷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这本就当做你的拜师礼吧。”

    阿青的语气有些闷闷不乐,既是因为在徒弟面前丢了面子,也是好不容易找了个伴说走就走,想到自己又要一个人,有些埋怨。

    接住飞出来的书籍,书名《碎玉成仙决》。

    他没有细看,把书揣到怀里。

    书的表皮还有一些温热的感觉,看来阿青很宝贝这本书。

    “谢谢师傅,不过徒儿现在已经B级,来回也不过数个小时,会时常回来的。”

    “你B级啦!”

    “咳咳,我是说你不用回来也没关系,师傅一个人生活也可以。”

    玄君笑了一下。

    “那我就走啦,师傅保重。”

    木屋中在没有声音传来,直到玄君飞走。

    “丢人,丢人,太丢人啦!”

    想起刚刚的表现阿青脸色就有些发烫,哪里还有一丝师傅的威严。

    ......

    “小毛驴,你快快走啊,浪格哩格浪...”

    玄君正骑着小毛驴慢慢的走在官道上,不时的还能碰到几个玩家。

    这个世界的平民与海蓝星一般无二,都有故土情结,加上荒野的危险,一般很少外出。

    玩家就不同,人多不怕死,还遍地做任务,已经是这官道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快看那个npc?”

    “这一看就是大佬啊,我们跟上去看能不能接个任务。”

    玄君满天黑线。

    那个大佬NPC就是他。

    本来想着飞行太过无聊,正好好不容易闲下来,可以领略一下江湖风光,却没想到时装又给他整了幺蛾子。

    一身黑白色搭配的劲装,一看就是名贵的绸缎,上面还绣有各种繁杂的装饰花纹。

    其实这些倒是也好,但是问题来了。

    为什么他后面会出现一对由白色雾气组成的翅膀啊。

    个头不大,时隐时现,将本来可能是高手的玄君直接实锤。

    又不是一刀999的页游,沙雕玩家哪里见过这么牛皮的特效。

    一个接一个的玩家不断上来烦他,偏偏人家没犯什么错,他还不能直接把他们打杀了。

    这就造成了他一个人在前面走,后面几百名玩家跟着,并且玩家之间有通讯手段,人员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远处的平民看到大道上这么多人成群结队,还以为是土匪要攻城了,一个个吓得瘫倒在地上。

    他决定想个办法摆脱眼前这些玩家,再这么下去他还领略个屁的江湖风情,光听苍蝇嗡嗡嗡就完事了。

    ......

    “阿青,玄君这小子去哪了?”

    冯山的雕像迈着小短腿从旁边的屋子跑出来。

    “他去做通缉令的任务了啊?”

    “哎呦,还是晚了一步。”

    经过那段颜如玉的影像,玄君无疑成为了江湖世界的香饽饽。

    他们甚至想直接把玄君带到上界保护好,免得又出现这档子情况。

    不过相信玄君现在大宗师的修为,在这下界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他又稍稍松了口气。

    再说他还跟颜如玉有了一段缘分,这才是真正不得了的东西。

    修为越强越忌讳因果牵扯,他不知道颜如玉为什么非要与玄君结缘,但是现在玄君只要有生命危险,下一秒敌人就会被颜如玉拍死。

    这么自我安慰了一番,越想越是这么个道理,他也是关心则乱,如今则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师祖,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算了,也没什么大事。”

    刚准备离开,他又顿住。

    “对了,你一定要跟他打好关系,切不可引起他的不快。”

    阿青性格很好,可是不谙世事,他怕她在什么地方无意间触怒玄君,被他记恨上。

    “他可是我徒弟啊,我不对他好谁对他好。”

    阿青想到玄君对自己的态度,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

    冯山端详一番,感觉没什么问题,这才放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