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三十七章 闭关
    “恭喜您获得天赋:时空承载者(神话)。”

    “时空承载者(神话):你可以在世界海中搭建自用临时通道前往其他世界,但是必须要获得目标世界的允许。”

    “恭喜您获得天赋:沸腾灼血(稀有)。”

    “沸腾灼血(稀有):血液附带灼烧效果,对暗黑邪恶侧等能量类型拥有者可以造成额外伤害。”

    “恭喜您获得技能:武道。”

    “武道:融万千武学成一道,直指武道本源,其名武道。”

    ......

    “小子,感觉如何?”

    看到玄君醒来,一群仙神重新围过来。

    “回师祖...”

    他突然明白了武道这个技能的的意思。

    刚刚仅说了几个字他就下意识用上了音波功与狮子吼的法门,也多亏眼前没有普通人,否则就这几个字足以让其他人肝肠寸断。

    直达武学本源,比原来只能提取特性的技能根源武道更进一步,意味着他只要不断融武学于己身,总有一天能自然而然的领悟武道法则,可谓是直达武仙的通天大道。

    “不错。”

    师祖看向玄君的眼神愈发的柔和。

    “既然此间事了,我们就此离去,阿青单纯,你切勿修炼懈怠。”

    随即他又摇摇头。

    “身着武体,简直就是武功的人间显化,懈怠又如何,哈哈哈!”

    随着笑声扩散,眼前的空间化为一道道碎片破碎,十几个雕像也重新化为死物。

    ......

    “徒儿,师尊他们没为难你吧。”

    看到他出现,阿青连忙迎上来,如今玄君已经是她的弟子,身为师傅自然对自己唯一的徒儿关心无比。

    “师傅放心,师祖他们对我很好。”

    确实很好,一下得到两个神话天赋,简直就是再生父母。

    “那就好,你赶快找个地方修炼,现在可是大好的机会。”

    “嗯?”

    “刚刚天地间的法则突然清晰,悟道的概率也增加了不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趁现在修炼一日顶原来一月苦修。”

    “难道是因为自己?”

    他随即摇摇头,他意识清醒的时候听老者说过,只是重塑后天灵体按理说不会影响世界。

    “系统。”

    “姓名:玄君

    等阶:D(63%)

    种族:海蓝星人类(??)

    阵营:江湖大世界

    职业:根源武者

    天赋:

    无面之人(神话)

    种族灭绝者(稀有)

    初级黑暗视野(劣质)

    火焰亲和(克图格亚特制)(史诗)

    兽语精通(普通)

    海蓝星的馈赠(稀有)

    时空承载者(神话)

    根源武体(神话)

    沸腾灼血(稀有)

    天生智者(稀有)

    装备:

    月灵髓液(稀有)(异常装备)

    布兰兆的魔法书(史诗)(异常装备)

    不存在的门(史诗)(异常装备)

    百变炫彩时装(史诗)(异常装备)

    技能:

    武道

    物品:

    神秘宴会的邀请函(?)(特殊物品)”

    炎精灵刻印,两个职业技能,还有极武宝玉和虚拟神器这次都被当做材料用掉了。

    其他的还好,虚拟神器他记得明明还没有凝聚成功,但是从时空承载者的天赋中他又的确感受到了自己试图制作的“银之匙”的气息。

    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只得放弃,正所谓付出的越多收获越多,他这次浑身的实力得到精简,伟力集于一身,等阶不减反增。

    他现在想直接闭关试试无上限的加成到底能恐怖到什么程度,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他的等阶就提高了一个百分点,提升幅度骇人听闻。

    看到玄君没事,阿青将修炼资源交给他就匆匆的回到小木屋练功,B级与A级是仙与凡的差距,跨越的难度十分之大,她也不曾懈怠。

    玄君没有回到不存在的门制作的小房间,那里的小空间与世界不互通,平时休息无所谓,如今世界发福利,修炼的话还是在这里更好。

    随便找了颗树跳上去,没有敌人的打扰,也不用进行月度排位,他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了灾难开始后的第一次闭关。

    ......

    “宴会已开始,是否立刻加入。”

    系统的声音把在武功的海洋中遨游的玄君拉回现实。

    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无上限,什么叫做天才。

    一天一小阶,三天一大阶,十多天的闭关他的实力跟吹气球一样疯狂膨胀。

    他巴不得苟到天荒地老,可是其他的事情也就罢了,邀请函他绝对不会错过。

    看了看身上,上身一身淡蓝色长袍,下身是普通的白色裤子,这次的时装正常的不可思议。

    阿青还没有出关,他也不想去打扰她。

    “使用邀请函。”

    一阵黑色的光芒将他笼罩,亮光消失,原地已经空无一人。

    在屋中盘坐的阿青突然睁开双眼看向玄君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一丝忧色。

    ......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玄君看见了书生久坐,千粟自来。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他又看见了黄金平地起,刹那化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书中小字演化,化为佣人护院,家丁奴隶,书生前呼后拥,好生让人羡慕。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微风吹过,恰巧翻到描写女子的一页,黄金屋的大门慢慢打开,一位倾城女子就这么出现在玄君的眼中。

    完美,极致,非人的美貌。

    周围的一切如同图画般破碎,他的心中出现一股怅然若失之感,似乎无数美好已经远离自己而去。

    仅仅一眼就让自己心潮澎湃,甚至升起无论如何都要娶那个女子为妻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脑海时时有武道真意流动,加上七情六欲微弱,刚刚怕是已经栽了。

    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闹市中。

    “老丈,不知道眼前是在做什么。”

    周围人的话语他都能听懂,这倒是省了不少功夫,自己明明是参加宴会,眼前的场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老人打量了一下玄君,感觉他没有恶意,这才解释道:

    “前面是天下最负盛名的戏法师鬼手李,据说他的戏法跟常人不同,能通天彻地,论奇诡世上无人能出其右。”

    玄君心中升起兴趣,无论是因为什么把自己送到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总不能就让自己在这里闲逛,眼前的鬼手李就很有问题。

    就像一条滑溜的鱼,他凭着卸力技巧挤到最前面,终于得以见到鬼手李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