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十五章 异常
    “家里只有些粗茶淡饭,你们可不要嫌弃啊。”

    盛了一碗饭递过来,他脸上显得和蔼可亲。

    “老伯说笑了,现在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挑三拣四。”

    玄君一边扒饭一边回应道。

    “萌萌,你真不吃吗?老伯我做的蘑菇汤可是一绝,年轻时亲戚朋友可是都说好。”

    “伯伯,我也想啊,可是要保持体型,必须控制饮食。”

    王伯又劝了几句,见李萌萌下定决心一口不吃,他也就不再多劝。

    旁边玄君倒是吃的挺香,仅仅几分钟,就吃了个酒足饭饱。

    现在也没有了什么娱乐措施,蜡烛都成了宝贵的战略资源。

    两人直接跟王伯打了声招呼就回到房间。

    “拿个罐子给我。”

    派李萌萌在门口守门,他的胃往上一顶,晚上吃的食物就从嘴里吐出来。

    他现在对身体的掌控力远超常人想象,甚至可以短时间停止肠胃的蠕动。

    今晚的饭里下了迷药,也幸亏他早早就起了警惕心,也跟李萌萌打了招呼,这才没有中招。

    吐完以后顺便喝了几口水清理了一下,他把罐子密封好扔进李萌萌的随身空间。

    空间确实不错,销赃灭迹实属一流,现在他们在暗,王伯在明,且看他怎么出招。

    “你非要上来吗?”

    李萌萌的语气有些颤抖。

    “咱们都穿着衣服呢,你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玄君有些无语,自己靠近她也就算了,两人中间塞了一床被子,这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我,我是第一次跟别的男生一张床。”

    李萌萌怯怯的说道。

    “你没有爸爸?”

    此话一出,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李萌萌长了张嘴,正想打破这尴尬的氛围。

    “有人来了。”

    玄君出声预警,她连忙收敛声音。

    漆黑的房屋中一时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李萌萌有些佩服玄君了,他的声音刚刚一瞬间不但变的悠长无比,还伴有轻微的鼾声,如果不是他刚刚还在跟自己聊天,她绝对会以为玄君已经睡着了。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王伯,我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吗?”

    李萌萌装作疲惫的样子说道。

    “王伯这有点小事情,你能让你男朋友起来帮我看看吗?”

    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他还特意在男朋友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李萌萌感觉脸上有些发烧,下午她刚刚说完两人只是普通朋友,晚上就睡了一间屋子,这波打脸来的太快。

    “王伯,等明天吧,他可能今天赶路太累了,已经睡着了。”

    李萌萌的语气带了些许紧张,不过在这个场景中却是恰到好处。

    “好,那王伯明天再来找你。”

    听着渐渐远去的声音,没想到他走的这么干脆,李萌萌有些摸不着头脑。

    轻手轻脚的下床,她想看看王伯是不是真走了。

    哪知道刚走到窗前,一张人脸突兀的出现在她眼前。

    “啊!”

    李萌萌吓得后退几步,直接跌倒在地上。

    “萌萌,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啊。”

    王伯在窗口笑着跟李萌萌说道,原来和蔼的面容这一瞬间却无比狰狞。

    “小姑娘不听话,可是要受惩罚的。”

    门被粗暴的踹开,他还有旁边的几个年轻人一齐笑着走进来。

    在淡红色的月光下,这幅场景说不出的阴森。

    李萌萌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

    “玄君,救命哇!”

    她的眼角渗出几滴泪水,慌忙的往后爬去。

    以前她只是个象牙塔里的单纯学生,灾难后因为能力的原因也被军队保护的很好,哪里见过这种场景。

    王伯仔细端详着李萌萌,那目光就像在看一头待宰的肥猪应该先从哪里下刀。

    “别叫了,你那个男朋友现在睡的比猪还死,醒不过来的。”

    有个年轻人带着淡淡的嘲讽的说道。

    “你就对你们的迷药那么自信?”

    “那当然,那可是我们特制的。”

    突然,他感觉不对。

    玄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李萌萌的面前笑着看着他们。

    “能说说你们要抓萌萌做什么吗?”

    把她从地上拎起来,李萌萌下意识的紧紧抓住玄君的胳膊。

    王伯没有回答,反而一挥手。

    “醒了又怎么样,杀了他。”

    语气说不出的狠辣。

    本以为王老头只是个带路党,看这架势反而更像是领导人之类的角色。

    “砰,砰...”

    几个围上来的年轻人转瞬就被玄君踢飞。

    他还要问些事情,没有直接下杀手。

    “你们就这点水平,有些让人失望啊。”

    从身体素质来看对方就是几个普通人,他不尽兴的摇摇头。

    “你懂什么?没想到老头子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既然如此,就让你见识见识祭司大人赐予我们的力量。”

    看见玄君的强势,王伯不但不慌,脸上还带着一股自信的笑意。

    几个年轻人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皮肤开始由原本的黄色向淡绿色转变。

    他有些警惕,自己刚刚那几脚可不像看上去的那么轻。

    未免迟则生变,这次玄君打算先把他们的手脚卸下来,再好好问个清楚。

    还没等他动手,对面几人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皮肤粗糙,耳朵变长,这幅模样怎么看怎么熟悉。

    “哥布林?”

    后面的李萌萌没忍住惊呼一声。

    “没错,我们已经是伟大的哥布林王国中的一分子,还不投降吗?”

    王老头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几名年轻人慢慢包围上来。

    如果他们都是大哥布林那种实力,玄君可能还要费一番手脚解决。

    结果他仅仅加大了几分力气,他们一个个就躺在地上哭爹喊娘,场面一时颇为戏剧性。

    现在看来,他们也就比普通的哥布林强点,欺负欺负普通的玩家还行,碰上他就是送菜。

    王老头脸色难看无比。

    见势不妙,他慢慢后退。

    “老王,你打算去哪啊?”

    “玄小兄弟说笑了,我这不是就在原地呢吗?”

    已经退到墙角的王老头语气有些发颤。

    “谁是你兄弟。”

    玄君过去直接把他踹倒,顺便把他两条胳膊卸下来。

    “能说了吗?不说的话咱们就慢慢玩。”

    一边说着,他将王老头的几根手指头掰到一个恐怖的弧度。

    “对,快说为什么要抓我。”

    看到玄君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这伙人,李萌萌也站出来,从刚刚的唯唯诺诺变成了现在的盛气凌人。

    “啊...啊...饶命,我说,我说啊。”

    一滴滴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下,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惊恐。

    “大爷,不是我想抓李萌萌,是不得不抓啊。”

    “如果不能定期给哥布林那边上贡女人,村子就会有大祸临头。”

    他强忍着疼痛慢慢说道。

    “难道王婶和清丽她们都?”

    李萌萌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王婶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活明白,孩子的命哪有自己的重要,明明贡献了清丽我俩就能延寿,她非要阻拦。”

    王老头冷笑一声。

    “那你把王婶怎么了?”

    她急急忙忙的靠过来,脸上带有不少忧色。

    “呵...跟清丽一起送过去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多少只哥布林肚子里呢。”

    王伯满脸不屑。

    “你,你不是人。”

    李萌萌又气又伤心,眼眶都有些发红,上次来王婶还送了她不少土特产。

    她到死估计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伴手里。

    玄君拿起一只他被砍下来的手臂观察了一番。

    “这就是你所谓的延寿?不就是把自己变成哥布林吗?”

    “人类有什么好的,变成哥布林既能获得力量延寿,还能受到庇护。”

    “现在军队警察连自己的人民都保护不了,就别怪我们投敌。”

    他恶狠狠的说道,似乎对军队有着深仇大恨。

    玄君对他们的想法不敢苟同,虽然从道理上说得通,可是就算换种族也换个好点的啊,哥布林这种在各个世界都属于超凡链底端的存在,潜力都还不如普通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