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游戏,我以天赋成神 > 第十章 敌对
    “唔...”

    守着小巷的两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放倒。

    “这是哪?”

    突然,一股疼痛的感觉席卷了他们全身,他们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我问你答,我不会说第二遍。”

    常年跟随老大打群架的两人一看自己突然出现在了附近废弃的烂尾楼里就感觉到了不妙。

    “大哥,您有什么想问的直说,我们知无不言。”

    其中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个老油子一看不对,拉了拉他的衣角,两人直接跪下。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

    还没等他们说出口,只听咔嚓一声,面前男子的手指直接弯成了180度,软软的倒在手背上。

    “啊!”

    突然受到这种折磨,男子直接崩溃的大叫。

    “敢在我面前说谎,看来我是说的不够清楚啊。”

    旁边刚刚回过神来,好像鹌鹑不敢说话的那位,浑身如同筛子一样抖个不停,把头恨不得埋进土里。

    “你来说,再说谎惩罚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我说,我说,请不要杀我。”

    ......

    “何笙箫吗?”

    没听过的名字,但是当时杀掉的埋伏者后面居然还有个老大让他始料未及。

    把两人处理掉,玄君给杨利刚打了个电话。

    虽然是雇佣关系,但是找人这种小事相信他不会拒绝。

    论对城市势力的熟悉程度,军方肯定是不二人选。

    可惜政府的官员在哥布林来袭时正好在举行表彰大会,结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等军方赶到的时候他们尸体都啃没了,否则军方也不至于自己管理城市的政务。

    电器已经全部失效,但是玄君有别的手段联系杨利刚。

    掏出一面小镜子,这是杨利刚为了方便联系免费送给他的物品。

    “子母传音镜(普通)(异常装备)(残缺)(阴镜):镜分阴阳,两镜拥有者之间可以语音交流。

    注:每天最多可使用三次,每次最多可以交流三分钟。”

    “杨将军,在吗?”

    “玄君,你的修炼完成了?”

    刚发出信息杨利刚就进行了回复,语气也有些抑制不住的期待。

    “已经完事,明天就可以正式出发,不过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连你都说是麻烦,看来事情不小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杨利刚一愣,如今他和玄君是一个阵营,自然要互帮互助。

    “你认识一个叫何笙箫的吗?”

    “何笙箫...”

    他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正好昨天看到过他的报道,最近他在这杨兰市可算是风云人物。”

    “一天时间统一了杨兰市的黑道,手底下现在有几百号人,年龄不大,野心不小,在这城里也算是一号人物。”

    “你们军方难道就这么任由他发展?”

    既然是黑道自然不是良善之人,以军方的性子早应该把他铲除才对。

    “你知道的,我们现在还是以通知居民撤离和防备城外为主,杨兰市太大了,对于这种癣疥之疾,我们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

    “况且他手底那些小弟倒是好对付,但是何笙箫本身很棘手,他的天赋跟火焰有关,几个跟他作对的无论天赋如何都被烧成了焦炭。

    你要是决定对付他,我这边马上派人去协助你。”

    “派人就不用了,你给我一下他的情报就行。”

    对方不是什么大人物,他还不至于畏手畏脚。

    心里默默的将杨利刚提供的信息记在心里。

    挂断通话。

    “火焰吗?”

    他喃喃道。

    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控制能量。

    跟这种人结仇无疑不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但是梁子已经结下,去会会这位杨兰市的地下王者已经势在必行。

    ......

    “老大,我们有两个兄弟失踪了。”

    还是一样的酒吧,水月天国,何笙箫的发迹地,现在也成了他猛龙帮的大本营。

    “怎么回事?”

    “去的时候好好的,换班的时候人就没了,应该是被人干掉了。”

    何笙箫没有再说话,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心情不是太好。

    “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杀人。”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就连周围人的头发都逐渐出现了弯曲。

    面前的壮汉心中一颤。

    “噗呲。”

    突然房顶破碎,无数银光斩下。

    屋内的人直接被光芒淹没。

    一时间,血肉被切碎的声音不绝于耳。

    等了一会,直到里面再无声息。

    玄君正准备跳进去看看情况,忽然有一片灼热的感觉铺面而来。

    下意识的后退,月灵髓液自动化为巨大的盾牌挡在他面前。

    火焰的燃烧声与水银蒸发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周围顷刻间化为一片火海。

    “救火啊!”

    借助着易燃物,火焰眨眼间就扩散到了周围。

    无数酒吧里的客人被推倒践踏,玄君凝聚心神,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就是你杀了我的狗?”

    “就是你让我浪费了一个替死娃娃?”

    “我tm要让你死啊!”

    没有与玄君废话的意思。

    他的脸涨的通红,隐隐有热气浮现。

    他的手一招,数枚火球朝玄君的面门袭来。

    玄君减少月灵髓液的防护面积,后退闪避。

    短短几十秒,月灵髓液的损坏率就接近百分之十,这种火焰的温度极为恐怖。

    “想跑?”

    周围的火焰突然化为一道道绳索,不断往玄君身上缠绕。

    玄君感觉这有点像是职业的力量。

    何笙箫的技能太多了,而且在无数火焰的笼罩下,玄君的暗杀术毫无用武之地。

    他心里有了撤退的想法。

    他本来就是暗杀者,这次败了不可怕,他不信何笙箫还能有一个替死娃娃。

    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是最愚蠢的做法。

    突然,远处飞来一只精钢铁箭,直直的刺向何笙箫的面门。

    他的反应很快,一只火焰大手突兀的从地上升起,直接将铁箭握在手里,化为一滩铁水。

    “吃我一击。”

    紧跟在弩箭后面。

    一个壮硕的如同棕熊的大汉如同莽牛一般举着一面大盾朝酒吧的墙壁撞去,这片屋顶终于不堪重负。

    玄君轻盈的踩着墙壁借力落在地上,反观何笙箫,猝不及防之下却直接摔在地上,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玄君本想进攻,周围的火焰却化为一道道墙壁将他包裹。

    “你们是?”

    看着靠过来的两人,玄君一边戒备着何笙箫一边疑惑的问道。

    “我是姜壮树,他是孙晓寒,我们就是你明天的队友。杨将军怕你出事,派我们过来帮你。”

    “去你家没找到人,正好返回的时候听到水月这边有战斗声,也是赶巧了。”

    扛着巨盾的大汉挡在前面说道。

    “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他点点头,何笙箫强的有些诡异,他一个人对付却是力有未逮,有两个队友倒是帮他缓解了不少压力。

    “军队,我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是来送死了,把你们俩杀了杨利刚那个老匹夫应该也能心疼几天吧。”

    何笙箫已经恢复过来,不知为何,玄君总感觉他身边的火焰好像变得更加旺盛。

    “小心,何笙箫的火焰很强。”

    他面色有些严肃的说道。

    虽然没有配合过,但是三人自动形成一个简单的站位。

    姜壮树前排防守,玄君居中输出,孙晓寒后排牵制,也算是分工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