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十九章 我陆某人就是容易心软
    让他俩来评断?

    这特么不是厕所里大灯笼——找死吗!

    这俩女人什么情况他们都明白。

    首先就是长相!

    他俩见多识广!

    就这种超越人类上限的长相,那特么能是人吗?

    而且他俩可是亲眼可到自己同伴是怎么死的。

    有因为呼吸颠倒直接窒息死亡的。

    也有直接被寄生有丝分裂而暴毙的。

    他俩现在都觉得他俩其实也被寄生了。

    那这怎么说?

    这俩怪物得罪哪个都是死!

    刑天正绞尽脑汁地想该怎么说才能两不得罪。

    虽然他长得五大三粗,但能当上队长可不是单纯只看武力的。

    他还拼命给赤木使眼色,让他也注意着点儿。

    但赤木仿佛没看到一样,只是思索片刻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我觉得,还是这位洛小姐赢了。”

    他表情十分认真,“说到底,食物就是食物,它唯一有用的就是味道,其他的任何价值都是附加在食物上的所谓价值。

    “如果理中客来说的话,好的食材确实有它好的原因。所以单纯从味道上来说,肯定是洛小姐赢的。”

    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你好勇啊!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难道你不清楚理中客的代价就是两边都得罪吗?

    陆离也有点儿吃惊。

    这人怎么这么猛?

    他这话看似是站在洛小姐那边,但实际上俩人都得罪了。

    首先直接否定了白小姐跟洛小姐的本意。

    人家俩人都说了以“家”为主题,结果你说那些都没意义。

    然后你说洛小姐做的更好吃,那就已经在白小姐那里被判了死刑。

    关键是......你说的是食材本身足够出色,那岂不是也否定了洛小姐的厨艺?

    陆离注意着所有人的表情。

    刑天是跟自己一样惊讶,这个没什么问题。

    关键是那两位妖怪小姐姐的反应。

    嗯......她们毫无反应。

    白小姐的视线毫无疑问落在了自己身上。

    洛小姐也是一样。

    等于说她俩压根就没去在意小黄毛赤木的话。

    但陆离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赤木......现在眼神分外恐惧。

    而且焦急。

    但他脸上表情十分淡定,依旧语无伦次地说着偏向洛小姐,但又没有完全偏向洛小姐的话。

    紧接着,下一刻,他的脑袋爆开了。

    就像是爆米花一样。

    红的白的,溅了刑天一身。

    赤木倒在了地上,自下颚以上的部分全都消失不见,只能看到下排牙齿以及舌头还在一颤一颤的。

    陆离内心毫无波动。

    他自己都挺奇怪的,为什么自己面对这种场景居然内心毫无波动。

    也不能说毫无波动,而是有点儿无奈。

    无奈于自家地板被弄脏了,之后打扫起来很麻烦。

    难道我陆某人天生就是个冷血生物?

    那不能够啊。

    但这些家伙必须得死。

    陆离扭头看向刑天,“刑先生,请开始你的评判。”

    刑天看着陆离,他眼神里满是绝望。

    此刻的他,就仿佛麦城前的关云长、街亭的马谡、四面楚歌的项羽。

    虽不能说是天无绝人之路,最起码也是万劫从此不复。

    这一刻,过去濒临绝境的各种场景开始在刑天的脑海中回荡。

    血人庄中面对刀枪不入飞天僵尸时候的无奈。

    短寿村中面对全村厉鬼时候的无力。

    剑气山庄面对天下第一剑客之时的如坐针毡。

    还有壬辰之乱面对倭寇不死鬼忍之时的愤恨。

    这是人生的走马灯。

    但刑天敏锐的抓住了这个机会!

    他要从过去濒临绝境但逃出生天的经历中寻找破局之法!

    然后......他发现毫无卵用。

    这次情况不同以往。

    他的生死只不过取决于对一顿饭的评价。

    而那种蝼蚁面对掌控自己生死的神明的绝望脱力感,他以前从未体验过。

    简直离谱!

    怎么会有这种任务的?

    从三个可以比拟神明的怪物手中活下去......

    难怪任务只有一个!而且只是简单的要求活过三天!

    结果当初信心满满的六个人,这才过了两天半不到,就特么已经死了五个!

    甚至连一场战斗都没有!

    但这种世界才是最恐怖的。

    可刑天想要活下去。

    他还有没做完的事情,他还有自己的执念。

    所以......他要自救!

    做了个深呼吸,他有了主意。

    “其实,我没有尝出这些菜的味道。”

    他抬起头,表情极度认真,“但是,我尝出了里面的感情!那些快要溢出的情感完全覆盖了食物本身的味道。或者说,相比起那些感情,味道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那些菜里全是感情。

    陆离也有点儿惊讶。

    这家伙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没想到小嘴儿还挺能说。

    能说你就多少点。

    多说多错。

    而且他明显紧张的要死。

    陆离都能看到他湿透的后背还有发抖的双腿了。

    “不过这些感情的对象不是我,所以我没有评价的资格。”

    刑天画风一转,扭头看向陆离,“所以就请真正有资格评价的人来做最后总结吧。”

    陆离:“......”

    你特么倒挺会祸水东引啊!

    但不知为何,在跟刑天对视的那一瞬间,他有点儿心软了。

    那是种什么眼神?

    祈求、恳请、恐惧、带着点儿尴尬的笑。

    这种眼神,陆离以前也看过,而且看过很多次。

    那时候他还在公司上班。

    类似的眼神和表情,他在很多同事脸上都看到过。

    就那种三十多岁的男同事的脸上看到的。

    那种结了婚生了孩子,然后还要每个月还房贷的三四十岁的男同事的脸上。

    在他们见领导的时候,在他们被领导劝退的时候,在他们被领导训斥完之后。

    因为有家庭的顾虑,所以哪怕被打了左脸,也只能笑着把右脸凑上去。

    在被比他们年纪还小的领导训斥完后,还要在大家面前装作没事人一样说几句大话。

    他们当时脸上的表情和眼神,就跟刑天现在一模一样。

    他们最大的爱好是钓鱼。

    口头禅是:我不高兴就去钓鱼,我一钓鱼我老婆就不高兴,我老婆不高兴我就不高兴,我不高兴就去钓鱼。

    陆离就是因为受不了这一点才辞职跑路的。

    当然不是受不了钓鱼。

    现在看到刑天露出同样的表情和眼神,他承认,他心软了。

    “你走吧。”

    陆离突然的话语让刑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他才愕然抬头,“您说什么?”

    是不是他听错了?

    这个怪物打算放他离开?

    “我说你走吧。”陆离掏出根烟叼在嘴角,尔后也递给他一根。

    接着他掏出银色镀铬ZIPPO打火机打开,拨动打火石摩擦出火星点燃了浸染着油料的棉芯。

    一丛橘黄色火焰明灭,点燃了香烟尽头的一抹亮红。

    缓缓从鼻翼喷出两道烟气,陆离淡淡道:“好好活着,尽量少害人吧。”

    刑天怔怔看着他,尔后看向白慕离跟洛芊凝。

    两位姑娘都只是含笑注视着陆离,完全没有看他的意思。

    刑天一咬牙,从手指头上把戒指摘掉递给陆离,“这是芥子纳须弥,只要戴在手上然后用意念就可以从里面取出东西来。里面的东西都是我收集起来的,希望能对你有用。”

    陆离接过戒指放到一边,什么话都没说。

    刑天起身朝他鞠了一躬,接着低头快速推门离开。

    他要离开这个城市!然后熬过今夜!

    只要等明天天一亮......他就能离开!

    听着屋外渐渐变小的脚步声,陆离叹了口气。

    他有些自嘲。

    如果在小说里,他恐怕也当不了那种“杀伐果断”的主角吧。

    算了,就是当个有点儿小缺点的普通人配角也不错。

    “没事的哦,陆先生~~”白小姐不知何时坐到了他左边,甚至还握住了他的手,“这样的陆先生,才是我的陆先生。”

    【不好意思,陆先生并不是你的。】

    洛小姐坐到了陆离另一边,她异色的眸子弯弯,里面流淌着陆离看不太懂的情绪。

    【就是这样容易心软却在关键时刻绝不手软的陆先生,才是我知道的那个陆先生啊。】

    左右看着两位超越人类外貌上限的妖怪女孩儿,鼻尖萦绕着淡淡的花香和幽香,陆离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晌,他嘴里蹦出来一句话。

    “我觉得......那菜确实有点儿咸。当然,海鲜也有点儿腥。”

    “......”

    “......”

    白小姐和洛小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